陆逸并没有伸手去接宝盒,而是疑惑道:“大师,您为何说物归原主?”



老喇嘛笑道:“这本就是陆施主之物,只不过一直放在寄存在贵寺,难道陆施主对前尘往事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?”



陆逸摇头,他没有一点印象,而且听老喇嘛的意思,这件东西还是他前世寄存在布达拉宫的。



对于前世的事情,陆逸又怎么会记得?



“无妨。陆施主既然记不得,也没关系,总之,这件东西在我手里终究是物归原主了,陆施主,请收回吧!”



陆逸疑惑的接过宝盒,打开,只见宝盒里躺着一枚绿莹莹的菩提子。



“布达拉宫多年来一直守护这颗龙眼菩提,今日物归原主,兑现了我们的承诺,还希望,陆施主记得你的承诺。”老喇嘛说。



“什么承诺?”陆逸问。



“布达拉宫危难之时,还请陆施主搭救一把。”老喇嘛说。



“这是自然。”陆逸认真道:“布达拉宫是修行圣地,佛门净土,如果真有一天布达拉宫有难,就算大师不说,我也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

“陆施主如此说,我可以放心的去了。”老喇嘛语气变得轻松。



“大师,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样子?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陆逸好奇问。



“佛说,不可说,不可说,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,等到了那一天,陆施主自然会知晓。”老喇嘛回答道。



陆逸皱眉,很明显,这个老喇嘛知道他前世的一些事情,可偏偏就是不告诉他,这让他有些不爽。



不过转念一想,佛门的人就是这样,说话从不说透,他们要是完完全全的说出来,反而让人不信。



“大师,您先前说您重病缠身,我是名医生,要不让我给您看看吧?”陆逸说。



黑暗中,老喇嘛一言不发。



“大师?”陆逸又叫了一声,还是没等来回应,便抬头看去,只见老喇嘛慈眉善目,满脸微笑。



“大师,您倒是说句话啊!”陆逸又道,可老喇嘛还是没有说话,猛然间,陆逸脸色微变。



因为老喇嘛生命气息全无。



“大师走好。”陆逸双手合十,深深鞠了一躬,然后起身,推开门,只见小喇嘛立在门外。



陆逸行了一礼,说道:“大师圆寂了。”



谁知,小喇嘛不仅没有悲伤,反而脸上出现了笑容,说道:“多谢陆施主,师尊终于从俗世解脱,荣登极乐。”



“对了,大师法号叫什么?”陆逸问。



他想,如果知道老喇嘛的法号,也许以后还能碰到认识老喇嘛的人,说不定,对于自己的前世,还能打听一些事情出来。



小喇嘛说:“我不知道师尊的法号,寺中弟子都叫他活佛。”



什么?



陆逸吃惊,这个老喇嘛是活佛?



“师尊是我们布达拉宫三百年来最有智慧的活佛,已经活了两百多岁了,如今功德圆满,还多谢陆施主。”小喇嘛对陆逸行了一礼,然后走进了木屋。



陆逸发呆,两百岁的活佛,这可少见。



活佛圆寂,布达拉宫举办了很大的仪式,陆逸这些天也没离开,他一直在研究龙眼菩提。



他发现,这颗菩提子有着莫名的功效,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,或者是多么浮躁的心情,只要把这颗菩提子握在手里,他能瞬间入定,进入修炼状态。



而且,修炼的时候把这颗菩提子握在手里,不会产生丝毫的杂念。



“真是一件好东西,有它在手,从此就不怕心魔了。”陆逸将菩提子放进了空间戒指,很快,又皱起了眉头,自言自语道:“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”



陆逸在布达拉宫呆了半个月,参加完送别活佛的仪式,然后他紧跟着去下一个地方:十万大山。



十万大山,位于广北南部,面临大海,毗邻南越,这里风景秀丽,山水缠绕,不似龙虎山有大片的道观,这里只有一些小村落。



很多村民都是自作木船,接待游客,顺着绿水而行,欣赏两岸风景。



陆逸也租了一条木船。



木船的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汉,嘴里叼着一个老式的烟枪,一边划船,一边给用广北的方言给陆逸介绍:“这里风景很好,老板可以好好的看看,您要是有什么吩咐,尽管喊我。”



陆逸点了点头,站在船头,向前望去。



绿幽幽的水流,平滑如镜,将天上朵朵白云映衬在水中,别有一番精致。



陆逸见过长江的奔流,见过黄河的磅礴,也见过海面的汹涌,虽然这里的水流都没有那些景象,但是幽静,奇险,独特。



木船顺着水流而下,进入一条峡谷,两边,是陡峭的悬崖,时不时的,两岸山上会传来猿猴的鸣叫。



陆逸不由想起了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中记载长江三峡的一句诗,轻声吟了出来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啼三声泪沾裳。这跟三峡真像。”



“老板说的没错,我们当地人啊,都叫这里小三峡。”老汉笑着说:“等把这条峡谷走完,我们就要进入燕子迁了。”



“燕子迁?这名字到底有些怪异,难不成跟燕子有关?”陆逸问。



“等到了那里,老板自然就知道了。”老板故意吊人胃口。



木船一直往前走,穿出峡谷,又出现了一条更为广阔的峡谷,在峡谷左边,有一个巨大的溶洞,有几万只燕子在洞口外面盘旋。



老汉指着溶洞,对陆逸说:“老板请看,这里就是燕子迁,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,这里始终有燕子。”



陆逸明白了,这里是燕子栖居的地方,所以称之为燕子迁。



“当年抗战的时候,日本鬼子来我们广北扫荡,很多村民就躲在这个洞里。”老汉一边划船,一边给陆逸讲故事。



木船继续往前。



一路走走停停,莫约走了两个小时,终于,走到了尽头,前面没有水流了,放眼望去,只有连绵不绝的山峰。



“老板,我们回去吧!”老汉说。



陆逸指了指前方的山峰,说道:“老人家,您对这里熟悉,能否带我去那片山峰看看?”



听到陆逸的话,老汉忙道:“老板,那里去不的,去不得。”



“为什么?”陆逸疑惑。



老汉压低了声音,紧张的说道:“山里有鬼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