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孤无敌成名于三千年前,是蜀山剑派创建以来最有名的天才。



据说他三岁学剑,九岁成为蜀山剑派首席大弟子,十二岁入先天,只用了短短了一百年,就成为蜀山剑派创建以来唯一一个剑圣,名动天下。



本来,他可以成为蜀山剑派的掌教,但是由于他的性格比较孤傲,痴心于剑,不喜欢管俗事,遂做了蜀山剑派的护山长老。



后来蜀山剑派的老人相继离世,蜀山一代传一代,独孤无敌又成为蜀山剑派的护道人。



但是,一千年前,孤独无敌突然失踪了,具体去了哪里,没有人知晓,有的人说他去了修真界,可修真界也没有他的踪迹。



还有的人说他寻了一个僻静地方羽化了,更有人说他是窥破天机,寻找到了成仙奥秘,飞升了。



从此,孤独无敌就成了被记载在各种传说中的历史人物,陆逸怎么都没想到,他今天见到这个老头,就是三千年前蜀山剑派的剑圣。



陆逸发呆。



如果早知道这老头是一尊剑圣,说什么他也会找独孤无敌指点一二,可现在孤独无敌已经走了,他只能遗憾。



“独孤前辈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,不知道是不是蜀山剑派灭门给了他沉重的打击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修真界找剑神报仇?”



陆逸有些好奇,如果独孤无敌真去找剑神报仇,也不知道他和剑神到底谁厉害?



叹了一口气,陆逸转身下山。



本来,他这次来蜀山,是准备找蜀山剑派的高手请教一些剑道上的问题,现在蜀山剑派已经被灭门了,他也只好离开。



站在蜀山之巅,陆逸一阵惆怅。



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风流人物。”想到存在千年的蜀山剑派就这么样没了,陆逸不免有些感慨。



下了山,陆逸便直奔下一站:通灵之都。



从蜀山到通灵之顺路,陆逸有些想念小光了,想去看看,这么久不见,也不知道小光怎么样了?



陆逸以前来过一次,对路途非常熟悉,径直就到了通灵之都。



通灵之都跟以前还是一样,毫无变化,陆逸再来这里,竟然有恍然如梦的感觉,找到小光所在的宫殿,进去之后,只见空无一人。



小光呢?



陆逸眉头一挑,悄然戒备,然后宫殿中寻找起来。



足足过了二十分钟,陆逸都没有找到小光。



“他一个孩子,能去哪里?”陆逸低语,按理说,小光如果出去了,肯定会第一时间回江州。



难道,小光出事了?



陆逸眼里迸发出了冷光。



小光虽然跟他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他一直把小光当做自己的亲弟弟,谁要敢动小光,他就敢灭谁全家。



他不允许小光受到任何伤害。



收敛了一下心神,陆逸快速在通灵之都寻找小光的踪迹,找了半天,最后,他在进入通灵之都的那片城墙上看到了一行字。



“哥哥,我要跟我的族人去一个很远的地方,等办完事情后,我会回去找你,勿念!”



字迹是被人用手指刻在城墙上的,如果不仔细的看,根本就不会发现。



字迹很稚嫩,一看就是小光的笔记。



最后“勿念”两个字笔迹有些浅,像是很匆忙的样子。



得知了小光没事,陆逸吐了一口气,可是很快,他又皱起了眉头,小光竟然还有族人在世上?



通灵族当年是被剑神殿灭掉的,如果让剑神殿知道通灵族的人还有人活着,只怕又会派人剿灭。



想到这里,陆逸指尖冒出一道剑气,把城墙上的字迹抹掉了,以免给小光惹麻烦。



从通灵之都出来,陆逸就去了布达拉宫。



布达拉宫,位于藏区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,集宫殿,城堡和寺庙于一体的宏伟建筑,依山垒砌,群楼重叠,殿宇嵯峨,布局恢宏。



放眼望去,布达拉宫迂回曲折,同山体融合在一起,高高耸立,宫墙红白相间,宫顶金碧辉煌。



它是藏区的标志,也是藏区人民巨大创造力的象征。



陆逸来到山下的时候,见到了很多游客和朝圣者,那些朝圣者,三步一叩首,非常虔诚。



迈着台阶而上,陆逸顿觉心神宁静。



陆逸刚走完台阶,一个小喇嘛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恭敬行礼,问道:“请问施主是否姓陆?”



“没错,我姓陆,叫陆逸。”陆逸双手合十,回礼问道:“大师认得我?”



小喇嘛微微一笑,道:“师尊有请。”



说完就走。



陆逸跟在小喇嘛的身后,穿过交错的廊道,拐了好几个弯,又经过了一片杂陈的殿堂,最后,来到了一扇古旧的木门前。



“师尊,陆施主来了。”小喇嘛恭敬说道。



“请进!”木门里面,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

小喇嘛推开了门,然后站在门边,对陆逸道:“陆施主,师尊请您进去。”



“多谢。”陆逸点了点头,走了进去。



刚进门,一阵霉味扑面而来,就像是许久不见阳光似的,再往里面一看,果然,房间里面很暗,四面窗户都用纸给糊起来了。



“陆施主请坐。”



黑暗中,传来先前那个苍老的声音。



陆逸看了一眼,前面一米的地方有一个蒲团,陆逸走过去坐了下来,然后抬头向前望去,只见漆黑的前方,有一张木床,一个老喇嘛端坐在上面。



“陆施主是贵客,我本应前去迎接,无奈,重病缠身,不能下床,不能见光,还望陆施主勿怪。”老喇嘛说。



“大师客气了。”陆逸问道:“不知大师怎知我来了?”



“我闻到了你手上的味道。”老喇嘛说。



手上的味道?



陆逸一愣,下意识的往手上一看,顿时明白了,因为他的手上戴着赵老爷子送给他的天珠。



“这串天珠,是多年前我送给一位有缘人的,只是没想到,今天却到了陆施主的手里,当真是奇妙。”



“这串天珠是家里一位长辈送给我的。”陆逸说完,又道:“不知道大师找我有何事情?”



“兑现一个承诺。”老喇嘛说。



“承诺?”陆逸脸上出现了疑惑。



“看来陆施主真把前尘往事忘得一干二净了,不过也没关系,我们世代守护这个承诺,还是终于等来了你。”老喇嘛说完,拿出了一个鎏金的宝盒,递给陆逸,说道:“陆施主,物归原主。”

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天白天停电停网,晚上八点多才来,匆忙写了一章,请大家理解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