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震惊至极,等他把石床上的篆字读完,已经确定,这是《道德经》的上半部分,只是,张三丰为什么会把《道德经》刻在石床上?



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祖师爷为什么会把《道德经》刻在床上?”云清看出了陆逸的疑惑,问道。



“我确实很疑惑。”



“想知道原因吗?”云清笑问。



“你知道?”陆逸有些意外。



“当然。别忘了,我可是把藏经阁十万卷藏书看完了,藏经阁里不仅有我们武当山的各种秘籍,还有一些珍贵典籍,里面就记载了关于石床的事情。”



“给我说说。”



云清道:“这块石头是师叔祖一百岁的时候,从函谷关带回来的。”



函谷关?



陆逸心里一震,“难道是老子西行的函谷关?”



“是的。”云清语气肯定,说道:“祖师爷一生向道,他对老子十分推崇,他去函谷关就是为了纪念先贤,可意外从一块石头上发现了这篇《道德经》,祖师爷把这块带回来之后,就做成了床,每晚就在这上面睡觉。”



“这么说,石床上的《道德经》不是三丰真人写的?”陆逸又问。



“不是。”云清说:“根据典籍中的记载,这篇《道德经》极有可能是老子本人刻上去的,就算不是,也是他弟子尹喜写的。”



尹喜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,号文始真人,自幼研读古籍,精通历法,善观天文,习占星之术,能知前古而见未来。



他曾经是周朝的大夫,后来驻守函谷关,有一天,他夜观天象,见东方紫气三千丈,便知有圣人不日降临,沐浴斋戒,等候三天,迎来了西行的老子。



尹喜尊老子为师,拜求至道,老子遂收尹喜为徒,传其道法,并留下五千言的道家无上秘典《道德经》。



没想到,这半部《道德经》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,真是太意外了。



“为什么只有半部?”陆逸又问。



“你问我?”云清眼皮一翻:“我又不是万事通,你问我我问谁?”



“你不是看了你们武当的典籍吗?”



“又不是所有东西都会记载在典籍中。”云清道:“总之,祖师爷从函谷关带回来的,就只有半部。”



陆逸伸手去摸篆字,入手,竟然有温润的感觉。



“陆施主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云清突然说。



“什么秘密?”



“这个石床曾经是祖师爷打坐睡觉的地方,典籍中记载,祖师爷曾经在这个石床上睡了四百九十九天,然后,他得道成仙了。”



“这么神?”陆逸不信。



“是不是不信?我也不信。”云清笑道:“因为我知道,祖师爷当年并没有得道成仙,而是去做了一件事。”



“什么事?”陆逸好奇心大起。



“祖师爷追随老子的步伐,西行去了,从此之后,他再也没回武当山,至于是生是死,世上无人知晓。”云清坚定道:“这是我们的秘密,虽然不知道祖师爷到底最后去哪了,但是我相信,以祖师爷的手段,肯定成仙了,否则以他对武当的感情,肯定会回来。”



“陆施主,我听师父说,你这次出来,是为了红尘炼心,江湖悟道,我觉得,你可以躺在这个石床上睡睡,没准你还能梦到祖师爷。”云清笑道。



“是吗,那我得试试。”陆逸还真不客气,在石床上睡了下来。



脊背贴着石床,完全感受不到寒冷,反而觉得浑身温暖。



“陆施主,我先出去了,需要我做什么的时候,你喊我,我在藏经阁外面练剑。”云清说。



“好。”陆逸点头。



云清看了陆逸一眼,笑着出去了。



陆逸睡在石床上,说也奇怪,他躺下不过几秒钟,整个人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,灵台空明。



九转金身决运转起来。



瞬间,陆逸整个人就进入了修炼的状态。



他没有发现,被他压在背下的半部道经,在这一刻也浮现了璀璨的金光,玄奥无比。



时间渐渐流逝。



陆逸陷入了忘我的修炼之中。



藏经阁外面。



玄苦问云清:“陆施主在里面呆了几天了?”



“三天了。”



“一直没有出来?”



“没有。”



“你进去看了没有?”玄苦又问。



“看了。”云清道;“陆施主躺在祖师爷的石床上修炼。”



玄苦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

“师父,陆施主他不会有事吧?”小家伙脸上有着的担心。



“放心吧,陆施主天纵奇才,不会有事的。”玄苦跟着又问:“陆施主传授给你的剑法,你学的怎么样了?”



“还行。”云清轻松道。



玄苦眼神复杂的看着云清,既有欣慰,又有担心,他这个弟子领悟力太高了,也不知道将来会成长到什么模样,希望不是伤仲永才好。



很快,六天时间过了。



七天,八天……



终于,在第九天的时候,陆逸睁开了眼睛。



“不愧是张真人留下来的石床,有它在,修炼事半功倍。”陆逸震惊,在这短短的几日之内,他的境界又有所提升。



若不是他刻意压制,估计这会儿就要开始渡劫,进入彼岸境了。



至于石床上的半部道经,已经被他烙印在了脑子里。



接着,陆逸起身,下床,然后面对石床,鞠了一躬,他没有说话,只是在心里在感激张三丰。



这九天时间,他收获巨大。



“是该离开武当了。”陆逸扫了一眼石床,然后转身出门。



当陆逸从藏经阁里面出来的时候,玄苦和云清都在外面。



“你出来了。”云清大喜。



“陆施主,可有收获?”玄苦问道。



陆逸微微一笑,行礼道:“多谢真人,这些天收获颇丰。”



“只要陆施主有所收获就好。”



“这些天打扰真人和武当了,我准备今天就离开。”陆逸说。



玄苦忙道:“陆施主,武当清净,要不你多留几日,顺便,再教导教导我这不成器的徒儿?”



陆逸笑问云清:“我交给你的剑法学的怎么样了?”



“我已经全部学会了。”



什么!



陆逸差点惊叫出声,想当初,他用了好几个月,才完全领悟《侠客行》剑意,可眼前这小子,只用了九天就学会了,这还是人吗?



这种恐怖天赋,只怕世上无人能及吧!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