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心里很震惊,他见过的天才不少,皇天,小光,还有他的师父陆无双,那都是天赋绝佳之人,甚至他自己都是,可是眼前的云清,依然让他大吃一惊。



要知道,才一顿饭的功夫,云清就学会了《侠客行》剑意的前半部,这种天赋,除了恐怖,陆逸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。



“怎么样,我学的还可以吧?”云清问。



“可以,简直太可以了。”陆逸心里都有了收徒的念头,要不是这孩子是武当掌教的关门弟子,他真的会抢过来当徒弟。



这种恐怖天赋,只要精心调教,极有可能在小家伙未成年之前,就成为王者境的高手。



“你只教给了我半部,还有半部呢?”云清问。



“别急,我一会儿就教你,你先过来,让我看看,你的身体是否能学习下半部剑招。”陆逸说。



云清走到了陆逸面前。



“把手腕给我。”陆逸说。



云清抬起了手腕。



陆逸抓住他的脉搏,仔细查探起来,越查探陆逸越心惊,这个小家伙,任督二脉竟然打通了。



怎么跟小光一样妖孽?



可很快陆逸又皱起了眉头。



按理说,任督二脉打通之后,体内应该拥有内劲,可是陆逸发现,云清的体内,竟然没有一丝内劲。



这很诡异。



难不成这小家伙身体有病?



陆逸闭上眼睛,再次查探云清的身体,过了一分钟,陆逸眉头皱的更紧了,这个小家伙不仅没病,而且身体十分健康。



这他妈究竟是什么回事?



身体健康,任督二脉也打通了,可怎么就是没内劲呢?



陆逸悄然释放出一道内劲涌入云清的体内,刹那,陆逸脸色变得严肃起来,他发现,当他的内劲进入云清体内之后,就像是溪水汇入了海流,刹那消失不见。



见了鬼了。



难不成,这小子也是什么逆天的体质?



“你怎么了?”见陆逸脸色变幻不定,云清问道。



“没什么。”陆逸掩饰道。



“快把下半部教给我。”云清说。“好。”陆逸从云清手里拿过木剑,说道:“你看好了,下半部分比上半部分要复杂,你好好看,别遗漏了。”



“嗯。”云清点头。



陆逸开始施展《侠客行》剑意的下半部分,他的动作十分缓慢,为的是让云清看个清楚,花了半个小时,陆逸才演化完毕。



“看清楚了吗?”陆逸问。



云清皱了皱眉,说:“记住了一半,还有一半没看清楚。”



“那我再施展一遍给你看看。”



陆逸再次施展,云清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。



“看清了吗?”陆逸又花了半个小时,才停了下来。



“看清了。”



“真看清了?”陆逸有些怀疑。



“真看清了。”云清点头道:“不过这下半部分很复杂,我一时半会应该学不会。”



“没事儿,这套剑法本就不凡,我当时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剑招,你不用心急,慢慢来……”



“我估计需要三天。”云清道:“对,三天就够了,只要三天,我肯定能学会剑招。”



我勒个去,这孩子是人是妖孽?



陆逸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。



这时,武当掌教玄苦来了。



“真人。”



“陆施主。”



两人互相行礼,然后玄苦看了一眼在练剑的云清,笑道:“我这小徒生性顽劣,没有打扰陆施主吧?”



“看您说的,小家伙很聪明,我挺喜欢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若是陆施主真心喜欢,不妨就让小徒跟随在陆施主身边……”



“真的?”玄苦话没说完,陆逸就问道:“真人,你说真的,若是您没有意见,我就收这孩子当徒弟了。”



“咳咳!”玄苦猛一阵咳嗽,道:“我是说陆施主在武当的这些日子,可以把小徒带在左右。”



靠,还以为你舍得把徒弟给我呢?



不过想想陆逸也就释然了,云清的天赋这么搞,武当怎么可能让小家伙认别人做师父。



“陆施主,我现在就带去藏经阁吧!”玄苦说。



“好。”陆逸点了点头,跟着玄苦出门。



小家伙还在房间里练剑。



“陆施主,请。”



陆逸和玄苦来到外面,朝藏经阁走去。



路上,陆逸忍不住好奇,问道:“真人,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您,是关于云清的。”



“陆施主但讲无妨。”



“是这样的,我发现云清的任督二脉其实早已打通,可是他的体内怎么没有半分内劲,这根本不合常理啊!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玄苦叹气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事不仅陆施主费解,就连我也疑惑,甚至,我们武当上下都很郁闷。”



“此话怎讲?”



“云清自从被我收为徒弟之后,我就悉心调教,每天都会给他泡药浴,可是,无论我是用什么方法,都无法帮他凝聚内劲,这孩子体内就像个无底洞似的。”



玄苦道:“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带他上龙虎山,请龙虎山的高人帮忙看看,可我又怕老瞎子看到我这弟子,见猎心喜,舍不得放云清走。”



“对了陆施主,你是医道圣手,难道也看不出来什么?我一度怀疑,这孩子是不是身体有疾病。”玄苦说。



“不,云清的身体很健康,我刚才给他查探过们,甚至,他比普通的孩子要健康好多倍。”陆逸道:“也许云清这孩子的体质也很特殊。”



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凝聚内劲,这事可愁死贫道了。”



“真人也不必着急,一切自有天意。”陆逸安慰道。



玄苦点了点头。



陆逸跟着玄苦,来到了南岩宫悬崖上,一路所见,峰岭奇峭,林木苍翠,上接碧霄,霞临绝涧,据传,唐朝时间,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就曾在此修道。



远远地,一片古建筑映入眼帘。



玄苦带着陆逸,穿过南天门,进入龙虎殿,最后来到藏经阁。



“藏经阁是本派重地,已经多年未对外开放,陆施主,你进去之后,可以随便翻阅,但还请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。”玄苦在门口停下来,说道。



“真人放心,我若是领悟了什么功法,一定会告诉您的。”陆逸说完,推门进入,顿时,一股苍凉古朴之气扑面而来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