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急,陆施主请坐。”玄苦笑道。



陆逸坐了下来。



玄苦亲自给陆逸泡茶,递给陆逸。



“谢谢真人。”陆逸接过茶杯喝了一口,茶水入口,顿觉心旷神怡,这些天的疲惫一扫而空,不禁问道:“真人,这是什么茶?”



“这是我武当山上自产的茶叶,没有名字,比不得市面上那些好茶。”玄苦笑着说。



“真人太谦虚了,这个茶不亚于市面上的任何茶叶,哪怕是武夷山产的茶叶,都没有这个茶好。”陆逸说。



玄苦收起脸上的笑容,说道:“陆施主,你是高人,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,我直说了,你觉得我那弟子如何?”



竟然还是这事。



陆逸回答说:“云清年纪小,但天赋奇高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

“陆施主当真觉得是这样?”



“嗯。”



玄苦叹了一口气,眉宇间有着忧色。



“真人为何叹气?”陆逸问。



玄苦说:“云清是个苦命的孩子,父母都是武当山下的农夫,后来在城里打工出车祸去世了,所以我就收留了这个孩子。”



“当时我也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孩子看待,谁知道,我让他背经书,他竟然能过目不忘,看一遍就能倒背如流。”



玄苦道:“正是因为看他天赋非凡,我才破例把它收入门下,传授他功夫。可是我现在越来越头疼。”



陆逸静静地听着。



玄苦说:“云清这孩子,不仅天赋高,人也挺激灵,最主要的是,不服管教。每一个来武当山来造访的贵客,都被他索要了东西。”



陆逸笑道:“他还只是个孩子,年纪还小,没事的,等他长大了就好了。”



“不,我就是怕他长大的也是这个性子。”玄苦看着陆逸道:“陆施主,我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你答应。”



“真人请讲。”



“是这样的,我希望陆施主在武当多住些日子,替我管教管教云清。”玄苦道:“我这也是没办法,不得已才出此下策。”



“可以。”陆逸一口答应。



“多谢陆施主……”





“真人别急着谢我,我也有一个请求,希望真人能够成全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陆施主请讲。”



“我想进贵派的藏经阁看看。”陆逸说。



他这次来武当山,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进武当山的藏经阁看看,至于寻仙仿道,他没有兴趣。



“好。”玄苦笑道:“陆施主既然想进藏经阁看看,当然没有问题,不过,我还有一个请求。”



“请讲。”



“藏经阁里面存放了很多功法,而且绝大部分功法我们武当后人都没有领悟,若是陆施主看懂了,还请不吝赐教。”



“可以。”陆逸也没有拒绝。



其实这跟他闯九阶天梯是一个道理,若是学会了藏经阁里面的东西,要教给武当人。



玄苦大喜,道:“陆施主暂且在这里休息,回头我让云清给你弄些斋饭,等填饱了肚了,我就带你去藏经阁。”



“谢谢真人。”陆逸道谢。



“陆施主千万别跟我客气,你愿意传授小徒的功夫,我已经很感激了,要说谢谢也应该是我向你说。”



“真人别客气,我传给云清的是诗仙李白的《侠客行》剑意,这套剑法是李白剑意的巅峰之作,大气磅礴,洒脱不羁,若是云清学会,对他的性子多少应该有些磨砺。”



“如此贫道就在这里谢过陆施主了。”



玄苦给陆逸施了一礼。



陆逸回礼。



“好了,贫道也不打扰陆施主了,我们回头再见。”



“回见。”



玄苦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房间,他刚离开,云清就进来了。



“你跟我是师父说了什么?”云清进门就问。

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陆逸反问。



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有没有说我的坏话。”云清看着陆逸,问道:“你到底有没有说我的坏话?”



“说了。”陆逸准备逗逗这个小家伙。



“你还真说了?你怎么说的,给我老老实实的说出来,否则……”



“否则怎样?”



小家伙眼珠子转了转,道:“否则我就不给你饭吃。”



“哎哟,威胁起我了,胆子不小啊!”陆逸笑道:“我给你师父说,你很聪明,学东西很快,但是,你吃饭太少,以后每吨最少吃两碗。”



“你只说了这些?”云清不信。



“只说了这些,若是你不信的话,可以去问你师父。”陆逸笑着说。



云清打量了陆逸两眼,道:“我姑且信你。”



老气横秋的模样让陆逸好笑。



“对了,现在你有时间了,可不可以把那套剑法传给我?”云清问。



“我教给你了,你让我吃饭吗?”陆逸说。



“肯定给你吃。”



“那行,我现在就教给你,你看好了。”陆逸从桌上拿起一支笔捏在手里,然后以笔当剑,挥动起来。



《侠客行》剑意的前半部,他一口气施展出来,演化给云清看。



云清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,盯着陆逸的动作。



陆逸施展完毕,问道:“看清楚了吗?”



“看清楚了。”云清点头。



“这是《侠客行》剑意的前部分,等你学会了,我就把剩下的半部教给你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好。”云清说完,转身就朝门外跑。



“你干嘛去?”



“你等着,我给你拿饭去。”小家伙头也不回。



陆逸好笑。



过了几分钟,云清就端着一个木制的餐盘进来了,他虽然年龄不大,但是餐盘端在手里,非常平稳。



“陆施主,请用饭。”云清把餐盘放到了陆逸面前。



“你也一起吃吧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我不吃,我要练习你教给我的剑法。”小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把短小的木剑,然后认真练习起来。



刚开始陆逸还在观察,发现云清学的有模有样,后来他就没再看了,专心的吃饭,等他饭吃完,抬起头的时候,却听云清说道:“陆施主,你帮我看一遍,我学的对不对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陆逸漫不经心,看着云清施展剑招,可是很快,陆逸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,因为他发现,云清把《侠客行》剑意的前半部全部施展了出来,而且,无一处错误。



陆逸彻底惊了。



天才。



这孩子是天才中的天才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