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抬眼看去,只见一个年过古稀的道士迈着台阶而下,他身着白色长袍,头插白玉道髻,手拿拂尘,面容清瘦,下巴上留有三绺长髯,飘洒胸前。



仙风道骨。



“师父!”云清赶紧行礼。



原来这位就是当今武当掌教,还是一尊伪王者,陆逸也跟着行礼,说道:“陆逸见过真人。”



道士还礼,笑道:“贫道玄苦,见过陆施主。欢迎陆施主来武当山作客。”



“真人知道我要来?”陆逸问。



“今天早上喜鹊在窗外不断鸣叫,我掐指一算,便得知有贵客到来。”玄苦笑着说道。



“真人真乃神机妙算。”陆逸说。



玄苦摇头,笑道:“神机妙算,也抵不过天机妙算,龙虎山那位,才是真正的能算尽天机。”



陆逸微微一笑,要说起推演天机,老瞎子的确是首屈一指。



“云清,我让你迎接陆施主上山,你怎么还在这里?是不是又在找陆施主寻要好处?”玄苦脸色严肃。



“师父,我没有找陆施主索要好处,倒是陆施主,见到云清欢喜,传授了我一招剑法。”小家伙恭敬地说道。



“大胆!在为师面前,你还敢信口雌黄。”玄苦板着脸呵斥:“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来我们武当山的贵客,你要好生迎接,不能索要任何好处,你怎么听不进去?”



“师父,我……”小家伙要哭了。



陆逸忙道:“真人,切勿怪云清,他还只是个小孩子,而且他确实没有找我索要好处,是我见他心生欢喜,便传授了他一点上不了台面的功夫,还请道长莫要见怪。”



“是啊师父,陆施主说了,他要把整套剑法都传给我。”云清看着陆逸:“你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?”



“说过。”陆逸点头。



他发现,眼前这个小家伙,不仅天赋奇佳,而且十分机灵,真不知道将来长大了会成为什么样子。



这让他心里不由感慨,龙虎山找了一位先天道体的传人,而武当山也有云清这样一位神通,未来道门必将辉煌。



“这可使不得。陆施主,你的绝技怎么能传给小徒呢,这不合规矩……”玄苦话锋陡然一转,训斥云清:“陆施主既然愿意传你剑法,便算是你师父,还不快给陆施主磕头谢师。”



“是!”云清还真要给陆逸磕头。



“别,千万别!”陆逸赶紧扶住了云清,笑道:“相逢便是缘,我和云清也算是有缘,若果你要行此大礼,折煞我了。”



陆逸心里暗骂,这一对师徒真是狡诈。



若是他接受云清磕头,那么,只怕云清这小家伙还想要其他绝技,到时候是给,还是不给,这是个难题。



“既然陆施主话已至此,云清你就不要为难陆施主了,不过,陆施主是我们武当山的贵客,云清,你可要好生招待,随时陪伴左右,听从陆施主的吩咐。”玄苦说。



“是,师父。”云清恭敬应答。



陆逸心里苦笑。



这武当山的掌教看起来仙风道骨,可是做起事来,狡猾的却像个狐狸似的,他的用意很明显,就是想云清跟在陆逸身边学点本事。



“陆施主,剩下的剑法你准备什么时候传授给我啊?”云清问。



“这个……”



“云清,你已经得到了一招剑法,怎么能不知进退,为难陆施主。”



“不为难。”陆逸笑道:“这套剑法比较繁杂,等上山之后,我就传授给你。”



“太好了师父,咱们赶紧回去吧!”云清兴奋的说。



“陆施主,请!”玄苦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。



“真人请。”陆逸客气。



玄苦微微点头,一手牵着云清,一手拿着拂尘,然后跟陆逸并肩上山。



两人踏着石板台阶,有说有笑。



“陆施主,听说你跟龙虎山很熟?”玄苦问道。



“我和龙虎山有些渊源。”陆逸如实道:“老瞎子跟我师父是结拜兄弟。”



玄苦又问:“那陆施主知道吗,龙虎山得到一位高足,我听老瞎子炫耀说,他的弟子体质十分罕见,是真的吗?”



陆逸稍微犹豫,点了点头:“是的。”



“那以陆施主之见,老瞎子那弟子与我徒弟相比,孰强孰弱?”玄苦追问。



“这个……”陆逸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,想了想,便道:“老瞎子的弟子体质确实非凡,不过真人的徒弟也绝非池中之物,真要比个高下,我还真说不准。”



“有陆施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玄苦笑道:“老瞎子嘲笑了我一辈子,哼,等我徒弟长大了,定要他替我找回脸面。”



原来两人有过节啊,幸好自己没说错话。



陆逸暗自庆幸。



到了山上,玄苦领着陆逸直接来到了紫霄宫。



紫霄宫始建于北宋宣和年间,到了明朝永乐时期,又开始扩建,一共有二三十栋建筑,占地六七千平方米,布局宏伟庞大。



院落与殿堂楼宇,鳞次栉比,主次分明。



“不愧是紫霄福地,当真气派。”陆逸感慨。



“陆施主请跟我来。”玄苦带着陆逸进了紫霄大殿。



大殿气势恢弘,三十六根金柱排列有序,神坛之上,供奉着真武大帝坐像,左边有金童捧册,右边有侍女端宝,水火二将执旗捧剑拱卫两厢。



坛下玄武一尊,为金婉合体。坛前设香案,置供器。神坛上方,悬着一块鎏金牌匾,上面有清朝康熙皇帝手书“金光妙相”四个字。



整个大殿,无论是外面的瓦片,还是内部木质的构建,结构都十分严谨。



陆逸感慨不已,虽然经过了五百年的严寒酷暑,但这座大殿,却至今仍辉煌如初,当真了不得。



云清拿了三根香点燃,递给了陆逸。



陆逸上前,对着真武大帝恭敬行礼,玄苦和云清在旁边跟着行礼,等陆逸把香插在了神坛中,玄苦才说:“陆施主,这边走。”



陆逸跟着玄苦,在后院穿梭,时不时会遇到道士,他们看到玄苦都会行礼,态度恭敬。



玄苦把陆逸带进了一座四合院,然后对云清道:“你先出去,我和陆施主有事要谈,没经过我的允许,不准任何人进来。”



“是!”



云清出去了,陆逸才问玄苦:“不知真人要跟我谈什么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