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,您为什么这么说?”陆逸满脸好奇。



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能有你这个体悟的,很少见了。”大爷说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,一心都钻到钱眼子里去了,那还懂得什么修行。”



“其实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挺好的。”陆逸说:“毕竟,社会不同了,年轻人的压力也大,像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,想在城市立足,只有拼命挣钱,要是没房没钱,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。”



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确实苦。”老头叹气。



“大爷,请问贵庚?”陆逸好奇道。



“我啊,今年九十八了。”



“九十八?”陆逸吃了一惊,认真的打量了大爷一眼,笑道:“大爷身体真好。”



“心态年轻身体就年轻,不过也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。”老头笑道:“华山是个好地方,我每周都会来爬一次。”



“大爷对华山很熟?”



“还可以吧。”老头指着远方的一座孤峰:“看到那座山峰了吧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当年大诗人李白就是那里,送别了他的好友丹丘子,听说丹丘子还是个得道的高人,可惜啊,那座山峰太险了,迄今为止,都没有开发出来。”



陆逸侧头看了一眼,那座孤峰如同一柄神剑,直插云霄。



“大爷,您没记错吧,我可听说,李白是在这北峰送别的友人。”





“小伙子你不知道,这是为了发展旅游,他们才对外宣传李白是在这北峰写的诗,不过李白曾经确实来过此地,那座孤峰,也算是北峰其一。”



“大爷您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

“我家就在华山脚下,祖辈一直居住在这里,所以我比别人清楚。”



原来如此。



大爷起身,拍了拍膝盖,笑道:“小伙子,我先走一步,我还要去别处看看风景。”



“大爷再见。”



“再见。”



大爷走远了,陆逸坐在山峰上,遥望着不远处的那座孤峰,眼眸动了动,趁着游客不注意的时候,他纵身一跃。



耳边风声呼啸。



这种感觉太爽了。



陆逸身体在云雾中极速下坠,过了三四分钟,他终于达到了崖底。



“嗖!”



他速度如风,几个闪身,就到了孤峰脚下。



抬头看去,孤峰笔直如云,上面寸草不生,就像是一柄宝剑倒插在地上。



“李白上过此峰?”陆逸不禁有些怀疑,这座孤峰太险了,李白能上去?



陡然,他想到了《侠客行》。



“李白不仅是位伟大的诗人,还是一名绝世剑客,以他的修为,不准还真上去过。”想到此,陆逸决定去峰顶看一看。



如果有人子啊这里的话,一定会大吃一惊,因为陆逸就像是动作灵敏的猿猴,在峭壁上快速的往上攀爬。



他的速度很快。



峭壁上光滑如镜,可难不住陆逸,他如履平地。



十分钟后。



陆逸来到了峰顶。



花香阵阵。



入眼,是盛开的桃花。



四周,云雾飘渺。



把这里衬托的像是一处仙境。



陆逸往前走了几步,一个大约直径两米的水池如现在他的眼里,在水池旁边,还有一个石碑,上面颗着“洗笔池”三个大字。



笔迹银划铁钩,却又给人一种浑然天真的感觉,一看就是出自书法大家之手,往下一看,落款是丹丘子。



“这该不是诗仙洗笔的地方吧?”陆逸震惊。



再一看,石碑反面还刻着一行小字:天宝三年,吾与太白在此暂留三月,每诗毕,以池洗笔,此白四十有四,丹丘子。



果然,这还真是李白作诗完毕,洗笔的地方。



诗仙不仅来过此地,而且还和好友丹丘子再次逗留了三个月,那个时候,李白还只有四十四岁。



“这个丹丘子也不是个普通人,而是一位道家高手。”陆逸惊叹。



他从石碑上的字迹笔画中,感受到了一股道韵。



离开洗笔池,陆逸继续往前走,没一会儿,眼前出现了一片桃林。



林中有一方石壁。



石壁上,刻着一首诗:



西岳峥嵘何壮哉,黄河如丝天际来。



黄河万里触山动,盘涡毂转秦地雷。



荣光休气纷五彩,千年一清圣人在。



巨灵咆哮擘两山,洪波喷箭射东海。



……



明星玉女备洒扫,麻姑搔背指爪轻。



我皇手把天地户,丹丘谈天与天语。



九重出入生光辉,东来蓬莱复西归。



玉浆倘惠故人饮,骑二茅龙上天飞。



正是李白《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》诗的全文。



全诗一字一句都是用剑刻在石碑是上的,而且是一气呵成,陆逸盯着石壁,双眸中金光闪动,他的视线仿佛穿越时空,看到了一幅壮观的景象。



李白和丹丘生,站在这山峰之上,看黄河像游丝一样从天际蜿蜒而来,奔腾万里,直射东海,他们谈天地至道,骑龙出入九重天,就连神仙见了他们,也纷纷打招呼。



“不仅是绝代诗仙,还是一代剑仙,正是你的这份气魄,才成就了大唐盛世。”陆逸佩服不已,然后在石壁面前盘膝坐下。



这虽然是一首诗,但字里行间,却充满了李白洒脱的剑意。



陆逸认真的感悟。



“铮铮……”



很快,陆逸身上就出现了磅礴的剑意。



这股剑意不同于他往日的那般庞大,凝实,仿佛是一朵云,飘忽不定,不食人间烟火,但是这股剑意却有十分洒脱。



陆逸的身上都出现了出尘的味道。



这一坐,就是整整一月。



陆逸在峰顶停留了一个月,无论是天晴下雨,他都坐在这里一动不动,一个月后,他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

“难怪贺知章曾说你是被贬到人间的神仙,名不虚传。”陆逸叹道。



这一个月,他从这首诗上,完全体悟到了李白的剑意。



“谢谢!”陆逸起身,对着石壁深深鞠了一躬。



可就在这时,“轰”的一声,石碑化成粉末。



“这……”陆逸意外,可过了一会儿,他仿佛又想通了什么,笑道:“诗仙前辈放心,你的剑术会跟你的诗一样流传万年。”



说完,陆逸转身离开山峰。



他要去下一站。



武当山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