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离开不死营基地,出门的时候,遇到了战天行。



“去见两位老爷子了?”战天行问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点头,说道:“过两天我要出趟远门,燕京这边还请你多照顾一二。”



“干什么去?”



“红尘游历。”陆逸故作感慨: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



“说人话。”战天行瞪眼。



陆逸笑道:“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历练一下心境,回来闭关。”



战天行说:“放心去吧,燕京这边我会帮忙看着的。”



“行,我先回去了,等我闭关出来,请你喝酒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真正的兄弟就如同这样,并不需要多说什么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

出了基地,韩雪还在等候。



陆逸上车,韩雪就道:“叶总刚才打电话来了,说公司还有事情,她们走不开,让我先带你去吃饭。”



“也好,吃了饭我还要去金秋园。”陆逸说。



韩雪点头,开车把陆逸带到一家川菜馆,两人吃饭的时候,韩雪突然陆逸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跟叶总结婚?”



陆逸抬眼看了韩雪一眼:“为什么问这个问题?”



“好奇呗!”韩雪道:“你和叶总在一起这么久了,而且你们又有婚约在身,所以我问问。”



“等我闭关出来吧!”陆逸说。



现在他的全部心思就放在修行上面,根本无暇他顾,而且现在东方集团刚刚成立,叶天心要忙的事情也很多。



“噢,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娶云姐?”韩雪又问。



“你怎么还纠结这个问题啊?”



“我是好奇。”韩雪笑道:“我在想,到时候你是娶叶总一个人,还是把她和云姐一起娶了?”



听到这话,陆逸明白了韩雪的心思,笑着说道:“这是个秘密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


“说嘛,老公。”韩雪开始撒娇。



“不说。”



“你说不说,小心我不理你了。”



“你敢!”陆逸道:“你要是敢跟我生气,小心我晚上我打你屁屁。”“哼!”韩雪故作生气的哼了一声,突然注意到陆逸手指上的戒指,问道:“咦,你什么时候开始戴戒指了,星儿送你的?”



“不是,我在明珠得到的,你别告诉别人,这个戒指可是一件好东西。”陆逸神秘的说道。



“一个戒指而已,有什么好神秘的。”韩雪不信。



陆逸也不多说。



两人吃完饭,韩雪把陆逸送到了金秋园。



“小雪,你先回去吧,不用等我。”



“那行,你忙完需要我接你的话,给我打电话。”韩雪说。



“好的。”



韩雪开车走了,陆逸进了金秋园,来到了最高首长居住的地方。



“咚咚!”



敲响房门。



开门的是赵清思。



“陆逸!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赵清思一脸惊喜。



“今天刚回来。”陆逸笑着说。



“快进来。”赵清思拉着陆逸进屋。



进门,最高首长充满威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:“你这小子,秦岭的事情忙完了,也不回来给我汇报,却跑到明珠潇洒去了,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?”



陆逸嘻嘻笑道:“邢元青不是回来了,我让他汇报的。”



“他没向我汇报。”



“是吗?这个邢元青,也太不靠谱了吧,临走之前,我再三叮嘱他,一定要把秦岭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原原本本的向首长汇报,谁知道他竟敢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,回头我抽他一顿。”



陆逸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。



“行了,坐吧!”



陆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

赵清思给陆逸泡了一杯茶,然后乖巧的在陆逸身边坐了下来。



“陆逸,李铭博和赵援朝是国家不可多得的人才,你把他们从秦岭带出来了,这是大功一件,我代表国家感谢你。”最高首长说。



“首长您别跟我客气,我这也是为人民服务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这小子,刚表扬你一句,你就翘尾巴。”最高首长瞪了陆逸一眼,道:“秦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你给我说说。”



“邢元青和李铭博他们真的没有给您汇报?”



“汇报了。可现在我想听你的汇报。”



陆逸便把秦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最高首长。



赵清思字在一旁听的是目瞪口呆,陆逸所讲的一切,在她听来,就跟讲故事似的。



“这么说,秦岭的危险解除了?”最高首长问。



“目前发现的危险解除了,但是还有没有其他危险,还不知道。”陆逸说:“首长,我建议,秦岭那个地方还是不要轻易让人进去,特别是核心地带,我总觉得有些诡异。”



“回头我和军方沟通一下,让他们派兵长期在秦岭外面驻扎,不让人进去。”最高首长话锋一转,问道:“你今天来找我干嘛?”



“我是来跟首长告别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最高首长还没说话,赵清思就急着问道;“你又要去哪?”



“我准备出去转一圈,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,然后回来就闭关。”陆逸说。



最高首长瞬间明白,笑道:“你能有这个想法很好。真正的修行不只是在家里,庙里,更需要在社会中,只有红尘炼心,才是最好的修行。”



“首长高见。”



“你别拍我马屁,我也就是说说而已。”最高首长道:“以前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说过,有的人整天打坐、磕头、拨念珠,修行了好多年,可是习气未改,烦恼依旧,性格和心态也都老样子,没有任何改变,这不是真正的修行。”



“小逸,你还年轻,将来要走的路还长,未来要迎接的挑战也多,我希望你能真正的沉下心,走好每一步。”



“谢谢首长的教诲,我会铭记在心。”



“家没有外人,就不要张口闭口的叫首长,叫我爷爷就好。”最高首长说。



“是,爷爷。”



“我先上楼了,一会儿你上去找我。”赵清思在陆逸耳边小声说了一句,然后就匆匆上楼。



陆逸和最高首长继续聊天,足足聊了一个多钟头,最高首长接到电话要去开会,陆逸这才找到机会上楼。



推门,进入赵清思的房间,陆逸瞬间目光呆滞,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鼻血流了出来……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