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就威胁你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

端木良态度十分嚣张。



“我们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,你不了解我,这个人啊,很讨厌别人威胁我。”陆逸笑眯眯的说道。



“小子,我告诉你,你敢得罪我们,你的下场一定很惨……”



啪!



端木良话没说完,脸上就挨了一巴掌。



“你……”



“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?我已经警告过你,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。”陆逸冷声道:“别忘了,现在是你们在求我。”



靠!



端木良差点气疯了,从出生以来,他还是头一次被人打脸,当下怒道:“小子,你敢打我,你完蛋了!”



啪!



这一次,陆逸出手更加凌厉,一巴掌将端木良抽飞出去。



“胖子,送客!”



庞大鸟乐呵呵对端木新鲜说道:“端木先生,请!”



端木新鲜没想到陆逸态度这么强硬,微微错愕,看了一眼被抽飞的端木良,咬了咬牙,说道:“陆先生,我侄子有些不懂事,我给你道歉。”



“你是该给我道歉。养不教父之过,你身为他的长辈,对他的言行不加以管教,这么下去,你早晚会被他害死。”



陆逸道:“还有,你身上的病我治不了,你另请高明。”



本来被陆逸教训,端木新鲜心里有气,可现在听到陆逸的话,他心里一震,忙问道:“陆先生,你知道我什么病?”



“修行一道,欲速则不达。”陆逸早就看出,端木新鲜其实没有生病,只是受伤而已,而且是练功走火入魔反噬之伤。



端木新鲜更加震惊。



他没想到陆逸真的看了出来。



“陆先生,可否有救治的办法?只要你能治好我身上的伤,多少钱都可以。”端木新鲜把架子放得很低。



“抱歉,我不缺钱。”



“那陆先生需要什么?”端木新鲜问。



“我要的东西你拿不出来。”



“陆先生,你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

“你满足不了。”



“陆先生,还希望你明示。”



陆逸手指着从地上爬起来的端木良,道:“这小子眼睛不老实,只要你把他的眼睛挖出来,我就给你治伤。”



“这……”端木新鲜脸色变了。



“王八蛋,你别太过分了!”端木良气得浑身颤抖。



陆逸端起茶杯,轻轻地喝着茶,一点都不着急。



“陆先生,这个要求我无法满足你,还请你……”



“既然无法满足,那就滚吧!”陆逸很不客气。



端木新鲜脸色阴沉下来,说道:“陆先生,若是你能治好的伤,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,他日有所需要,只要你开口,刀山火海,我在所不辞。”



陆逸摇头:“我用不上你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端木良被陆逸的态度彻底激怒了,对端木新鲜道:“叔叔,既然这小子不识趣,那就杀了他。我就不信,这个世界上没有别人能治好你的伤。”



“陆先生,我这个人脾气虽好,但是也有底线,我已经再三请求你了,若是你还不愿意,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。”端木新鲜道。



“怎么,你也威胁我?”陆逸眯着眼道。



端木新鲜没有否认,道:“陆先生,你知道什么是聪明人吗?识时务者才是真正的聪明人。”



“你的意思是说很笨?”陆逸玩味道。



“不!”端木新鲜摇头道:“我相信陆先生只是一时间没有转变观念而已。你治好我的伤,可以获得我的好感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

“你的好感有屁用。”



“王八蛋,你别不识抬举,我叔叔他……”



啪!



陆逸手里的茶杯直接飞了出去,砸在端木良的脸上,茶杯未碎,但是茶水却浇了端木良满脸。



“你是什么东西?这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陆逸脸色冷了下来,对端木新鲜道:“请另请高明!”



“你当真不给我治疗?”



“不治。”



“你知道后果吗?”端木新鲜问。



“有什么后果?”陆逸反问。



端木新鲜眼神在陆逸,沈星儿,庞大鸟父子的身上转了一圈,说道:“你若不给我治疗,那么,你和你的朋友,谁都别想踏出这间屋子。”



“好大的口气。”陆逸不屑:“不要以为你们从古武界来的,世俗界就没有人能对付你么?”听到这话,端木新鲜眼里出现杀机:“你知道我们的来历?”



“猜的。”

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

“我就是一个医生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叔叔,别管他是什么人,既然这小子不给你治疗,那就宰了他们,对了,把那个女人给我留下,我可要好好享受一番。”



端木良看着沈星儿,脸上有着猥琐的笑容。



“小子,你还真当我们新月饭店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啊!”庞大鸟从腰间掏出了手枪,对准了端木良。



“开枪啊!”端木良一点都不害怕。



砰!



庞大鸟还真开枪了。



子弹呼吸的朝端木良飞去,眼见就要击中端木良了,可就在这个时候,端木良手一挥,把子弹抓在了手里。



“老大……”庞大鸟吃惊,惊恐的喊陆逸。



“一个小小的先天境,也只能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。”陆逸起身,所有人都没看清他的动作,就见他人已经出现在了端木良的面前。



“你来错地了,这里不是你装b地方。”陆逸说完,一脚踢了出去。



砰!



端木良根本来不及反抗,身子就飞了出去,狠狠地摔在院子里,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

他心里惊骇。



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吃如此大亏。

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端木新鲜沉声问道。



刚才陆逸出手的时候,他就在暗暗观察陆逸,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陆逸的修为,但是陆逸又能轻易击飞端木良,他猜测陆逸的实力应该跟他一样,是尊者境。



走眼了,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一尊高手。



不过这并不代表端木新鲜怕了。



“陆先生,我侄子虽有不对,但下手也不应该这么狠吧?”端木新鲜道。



“狠吗?我不觉得。”陆逸一脸无所谓。



“陆先生,你难道成心跟我们过不去?”端木新鲜脸上出现了杀机。



“到底是谁跟谁过不去,你他妈有没有搞清楚?你们上门来求我治病,却口口声声威胁我,妈的,什么玩意儿。”



陆逸大怒,指着端木良道:“自己把眼珠子抠出来,否则,你们叔侄俩今天一个都别想走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