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邢元青闹了那么一出,大家都没有了睡觉的兴致,一直坐到天亮,吃了早餐,然后才开始行动。



“陆少,要不就让李博士和赵教授留在这里吧?”邢元青说。



他担心黑雾太凶猛,万一抵挡不住,李铭博和赵援朝会出现危险。



谁知道,邢元青刚说完,赵援朝就道:“我不留在这里,我要跟着你们。”



李铭博也道:“我也想亲眼看看,那怪物到底是什么,我就不相信,那东西还真是妖怪。”



“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不知好歹呢,我让你们留在这里,是以免出现危险,你们会送命。”邢元青没好气道。



“那如果你们走了之后,那怪物来了怎么办?”赵援朝问。



“你这老头……”



“邢兄。”陆逸给邢元青一个眼神,示意邢元青不要再说下去,接着对李铭博和赵援朝道:“李博士,赵教授,我觉得,你们还是跟我们一道比较安全一些。”



“还是陆少通情达理。”



听到赵援朝这话,邢元青干瞪眼。



陆逸又道:“不过李博士,赵教授,此去斩杀邪物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危险,所以,你们务必要小心,一旦出现危险,你们要躲远点,免得受到伤害。”



“陆少放心吧,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。”李铭博说。



邢元青翻白眼:“你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拿什么保护自己?遇到危险还不是靠我和陆少。”



“邢兄,少说两句,我们此去斩杀邪物,必当同心协力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这才闭嘴。



因为邢元青昨晚去了一趟,认识路,他在前面带路,远远地,三颗古木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。



“就是那三棵古树,在古树中间有一个水潭,那个黑雾就是从水潭里出来的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天啊,那么大的古树,少说有千年了吧!”赵援朝惊叹。



“不止千年,至少有三千年以上的树龄。”李铭博道:“我以前去过西山,在定林寺有一根三千多年的银杏树,高二十五米,而且那树到现在还是枝叶扶苏,繁荫数亩,自干至枝,并无枯朽。”



“这么神奇?”赵援朝惊异。“只是这三根古树有点奇怪,长那么大,没有繁荫,而且,我竟然不认识这是什么树。”李铭博说。



“华夏地大物博,有些东西我们不认识也很正常。”赵援朝道。



“我说两位,危险近在咫尺,你们能不能有点反应?”邢元青道。



“什么反应?”



“比如紧张,浑身不安。”



“为什么要紧张不安?不开心也是过一天,开心也是过一天,生死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越担心越死的早。”



李铭博的话差点把邢元青气死。



“要不是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,老子非要抽你两巴掌不可。”邢元青懒得理他,然后凑到陆逸面前,说道:“陆少,你想到方法怎么对付那邪物了吗?”



“你们留在这里,我过去看看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陆少,把道剑拿上,那邪物怕祖师爷的佩剑。”邢元青把手中的道剑递给陆逸。



“不用。”陆逸道:“它若真是邪物,我自有斩它的办法。”



他身上有轩辕剑,轩辕剑至刚至阳,是剑中之圣,乃是天下邪物最大的克星。



“那陆少你小心点。”邢元青提醒道。



陆逸回头,看了一眼李铭博和赵援朝,道:“李博士,赵教授,你们就跟邢兄留在这里,要是情况不对,你们就赶紧退走。”



“那你呢?”



“不用管我。”陆逸说完,大步朝那三根古木走了过去,来到古木面前一看,果如邢元青所说,有一方水潭。



潭水绿幽幽的,深不见底,根本不是邢元青所说的墨色。



奇怪。



陆逸从地上见了一颗石子,仍进了水潭中。



水潭并无变化。



“邢兄。”陆逸朝邢元青招了招手。



邢元青跑了过来,问道:“陆少,怎么了?”



“你昨晚是不是看错了,这潭里的水并不是墨色啊!”陆逸问。



“不可能,昨晚我亲眼所见,这水就是漆黑的,绝对不会有错。”邢元青说完,伸头看了一眼,惊呼道:“水是绿色的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
“我也纳闷呢。”陆逸也疑惑。



“我来试试。”邢元青从旁边找了拳头大一块石头,扔进了水潭里,除了荡起波纹之后,别无反应。



“奶奶的,这到底咋回事?”



“我来试试。”陆逸对着水潭一指点出。



咻!



剑气迸发。



“轰!”



剑气击在水潭里,如同往水潭里扔进了一颗鱼雷,发生了爆炸。



瞬间,水色变得漆黑如墨。



“变了,变了。”邢元青指着水潭,一边叫一边后退。



“你退远点,保护好李博士和赵教授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忙跑到了李铭博和赵援朝身边。
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李铭博好奇的问。



“那邪物要出来了。“邢元青紧张的说。



当即,李铭博和赵援朝都盯着前方,眼睛一眨不眨。



一层薄薄的黑雾从水潭里面飘了出来。



陆逸往后退了几步,悄然运转内劲,指尖剑气涌动。



黑雾从水潭里面飘了出来,渐渐地聚拢,飘在水潭上方,最后形成一团小型的蘑菇云。



“咻!”



陆逸一句话都没说,直接一道剑气击了出去。



“轰!”



剑气击在黑雾上,发出铿锵之音,撞出一串长长的火花。



什么东西?



陆逸吃了一惊,明明是一团黑雾,可是,偏偏像钢铁般坚硬,他的剑气竟然没有击伤那邪物。



“嗷!”黑雾中陡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声,紧跟着,一股强劲的风暴朝陆逸冲了过来。



嗡!



陆逸身体表面散发出了璀璨的金光,将整个身体笼罩住。



“陆少这是……”李铭博惊得目瞪口呆。



“陆少这还是人吗?这明明是神仙手段啊!”赵援朝也震惊。



陆逸盯着黑雾,冷声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,今天,我必斩你。”说完,陆逸就一拳砸了出去。



“砰!”



金光爆炸。



这一拳,陆逸用了七成的力道。



“嗷!”黑雾中又传来一声吼叫,接着,黑雾慢慢地散开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

当看清黑雾的真面目之后,陆逸倒吸一口冷气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