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中,一团黑雾朝这边靠近。



冷风入骨。



李铭博和身旁的老头没有修为,已经冷得在打寒噤。



“陆少,那是什么东西?”邢元青紧张的问。



陆逸目视前方,开启天眼通,盯着黑雾看了一会儿,也依然没有看透,不过黑雾似乎发现了什么,停止了前进。



“邢兄,你保护好李博士,我去看看。”陆逸说完,正要上前,忽然,那团黑雾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
奇怪!



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“那东西消失了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什么东西,竟然能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走?”陆逸疑惑。



“陆参谋长,你们在说什么?”李铭博问。他看到陆逸和邢元青都很紧张,可是没有看到黑雾,不明白他们到底在紧张什么。



“没什么。”为了不让李铭博更加担心,陆逸没有说出实情,而是说道:“邢兄,附近看看,找个地方先过夜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邢元青在周围找了一圈,最后,在几棵大树下面架起了一顶帐篷,又生了一堆火。



几个人坐在帐篷面前,边烤火边聊天。



“李博士,你在秦岭研究了这么久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陆逸问。



“发现当然有,不过都是一些生物学上的东西。”李铭博道:“在地理上,秦岭处在北纬三十度,很神秘。”



“什么意思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北纬三十度线贯穿四大文明古国,是一条神秘而又神奇的纬线。”李铭博身边的老头道:“在这条纬线附近,有神秘的百慕大三角,著名的埃及金字塔,传说中沉没的大西洲,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,神农架,藏区,当然,还有秦岭。”



“这条纬线上,存在这许多令人难解的神秘怪异现象,恐怖,神秘,怪异,迷幻,诡异……”



老头似乎很惊恐,说道:“秦岭也有很多科学难以解释的东西……”



“老赵!”李铭博瞪了老头一眼,老头立刻闭上了嘴。



“不知道您怎么称呼?”陆逸问老头。



李铭博道: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老赵,赵援朝,来自首都大学的地理学教授,也是科学院的院士。”



“李博士,你们来秦岭之后,有没有遇到什么神秘奇怪的事情?”陆逸问。



“有!”李铭博很肯定的说道:“我们科考队一共七个人,进入秦岭以后,先后遭到不明的攻击,有几个人队员已经牺牲了,除了我和老赵,还有几个,你们已经看到了,他们变成了干尸。”



“我想不明白,活生生的人怎么一会儿就能变成干尸,难道这世上真有吸食人精气的妖怪?”赵援朝说。



“老赵,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。”李铭博正色道:“我们生在红旗下,接受的科学教育,你怎么能相信封建迷信。”



“那你说,如果不是妖怪干的,那是什么干的?”赵援朝问。



李铭博语塞。



“赵教授,我个人觉得,您说的妖怪这种可能性极低,至于凶手到底是什么,等我抓住它就知道了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管他什么牛鬼蛇神,只要再出现,老子把他抓住。”邢元青道。



“抓住?你有什么办法能抓到凶手?”赵援朝问。



“山人自有妙计。”邢元青故作神秘。



咕噜噜!



李铭博和赵援朝肚子叫了起来,顿时,两个科学家脸上出现了尴尬。



“让你们见笑了,我们自从进了这个地方,就滴米未进,带的干粮也都吃完了,全靠喝水度日。”李铭博说。



“邢兄,赶紧的。”陆逸给邢元青一个眼神。



邢元青从包里掏出压缩饼干和牛奶递给了李铭博和赵援朝。



两个人有些矜持的接过,可是当他们拿在手里的时候,顿时狼吞虎咽,一副饿死鬼的模样。



这一幕让陆逸又好笑又心疼。



好笑的是两个大名鼎鼎的科学家,此刻就像是儿童一样,大口吃东西,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知识分子的形象。



心疼的是李铭博和赵援朝能活到现在,确实不易,一路上同伴相继离奇死去,他们又手无缚鸡之力,除了心理上遭受折磨之外,生理上也在遭受摧残。



“咳咳……”赵援朝被呛着了,猛一阵咳嗽。



“你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邢元青翻着白眼。



等李铭博和赵援朝吃饱了之后,赵援朝才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见笑了,我实在是饿极了。”



“你们要是再不来啊,我估计我和老赵就算不成为干尸,也会饿死。”李铭博说。



“这片林子这么大,想必有不少野物,你们只要打些野物,就饿不死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不能打。”赵援朝道:“一路上我们也看到了一些野物,可都是国家保护动物,而且,它们那么凶猛,我们要是去打他们,那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



“你们也真够可怜的。”邢元青叹气道。



“李博士,你们这段时间也累着了,你待会儿就跟赵教授在帐篷里将就一夜吧,明天我们再做打算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那你们呢?”李铭博问。



帐篷就只有一顶。



“我们皮糙肉厚的,就在这里坐一夜吧!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那怎么能行。这样,我们四个人轮流睡吧。这里是原始森林,晚上湿气很重。”李铭博说。



“我说你丫的废话还真多,陆少叫你们睡你们就睡,有我和陆少保护你们,你们就安安稳稳的睡。”邢元青受不了李铭博啰嗦,没好气道。



“李博士,赵教授,时间也不早了,你们快点睡吧!”陆逸说。



李铭博和赵援朝是真的困死了,这么久以来都没睡过安稳觉,两人也不再客气,钻进了帐篷,没一会儿,帐篷里面就传来了鼾声。



“这两个家伙,这么快就睡着了。”邢元青撇嘴。



“他们一路担惊受怕,也不容易。”陆逸笑了笑,然后站起了身,对邢元青道:“邢兄,你把李博士和赵教授看好。”



“陆少,你干什么去?”邢元青问。



陆逸道:“我去把刚才那团消失的黑雾找出来,我有种感觉,它就在附近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