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叫声在夜色中十分响亮,令人毛骨悚然。



“不好!”陆逸身形如箭,快速掠了出去。



邢元青也加快速度。



半个小时后,两人终于到了赶到了响起惨叫声的地方,现场,有两个活人和两个死人。



两个死人已经变成了干尸。



至于两个活人,一个看样子四十出头,留着小平头,穿着灰色的羽绒服,戴着深度的黑边框眼镜。



陆逸一眼就认出,这个人是李铭博。



另外一人是个老头,年纪在六十多岁,也穿着一身羽绒服,他看着地面上的两具干尸,浑身颤抖不停。



突然有人出现,把李铭博他们吓得一跳。



“你们是谁?”李铭博手里握着一柄手枪,指着陆逸和邢元青,神情紧张的问道。



“李博士你好,我是陆逸,来救你们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们是从外面来的?”李铭博问道。



“没错。”陆逸点头。



“不可能。”李铭博更紧张了,说道:“这地方十分隐蔽,一般人根本找不到,说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来这里有什么目的?”



“我说你这家伙,我们千里迢迢从燕京赶过来救你,你怎么不知好歹啊?”邢元青没好气道:“要不是看在洋洋的面子上,老子先揍你一顿。”



“洋洋?你们认识我女儿?”李铭博脸上出现了疑惑。



“我是你女儿的同事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是不死营的人?”



陆逸点了点头。



“证件呢?”李铭博还是不相信。



陆逸从兜里掏出不死营的证件,扔给了李铭博。



李铭博接过看了看,对身旁的老头说道:“老赵,他真是不死营的人,他是来救我们的。”



老头从李铭博手里接过证件扫了两眼,道:“二十多岁的参谋长,这不可能!老李,你别被他们骗了,他们肯定是来挖宝贝的。”



李铭博觉得老头说的有道理,谨慎的盯着陆逸,问道:“除了证件,你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的身份?”



“我说你这家伙,是不是要老子抽你一顿你才清醒?陆少长得那么帅,他的脸就是证据。”邢元青没好气道。



“邢兄!”陆逸瞪了邢元青一眼,他知道,李铭博之所以这么紧张,是因为一路走来,不时有同伴死去,李铭博早已成了惊弓之鸟。



“如果你连证件都不相信的话,那我也没有其他办法证明了,不过,我和你女儿是朋友,我认识谭雨露,也知道你和洋洋经常视频。”



“你真认识我女儿?”



“废话!不死营最高统帅是陆逸的爷爷,他还是不死营的参谋长,他能不认识你女儿吗?”邢元青道:“不怕告诉你,用不了多久,也许你还会成为陆少的岳父。”



“邢兄,少说两句。”陆逸呵斥道。



李铭博傻了,过了好一会儿,李铭博满脸激动,用枪指着陆逸道:“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?”



卧槽!



陆逸头都大了,恨不得抽邢元青两巴掌。



“李博士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

“陆少,还解释什么啊,你干脆给他明说了。”邢元青道:“你女儿喜欢陆少,已经跟陆少睡了,过不了多久,你就要当爷爷了。”



我日!



陆逸的脸彻底黑了。



“什么,我要当爷爷了?”李铭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过了好一阵,他脸上出现了凶光,狠狠地盯着陆逸道:“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竟然敢欺负我女儿,我杀了你……”



“我劝你最好不要冲动。”邢元青道:“你要是杀了他,洋洋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,还有你可怜的孙子,一出生就没有爹……”



啪!



陆逸终于忍不住,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让其闭嘴,然后才对李铭博道:“李博士,我奉最高首长和龙王的命令,接你回燕京。”



“首长?”李铭博身子一震,问道:“首长接到了我的求救电报?”



“是的,不仅如此,还派人救你来了,可惜,先前进来的两支特种部队已经全军覆没,所以,只好让我来了。”陆逸道:“李博士,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
李铭博过了好一会儿,收起了手枪。



“老李……”



身旁的老头刚开口,李铭博就道:“老赵,我相信他们是来救我们的,如果他们来这里有其他目的,也会变成老胡老袁他们这样。”



老头看着地面上的两具干尸,眼眶发红。



陆逸和邢元青走了过来。



邢元青蹲下身子,看了看地面上的两具干尸,回头对陆逸道:“陆少,这跟我们之前遇到的干尸一样。”



“你们之前遇到的应该也是我们队的成员。”李铭博说。



“李博士,这两位科学家怎么变成干尸的?”陆逸问。



李铭博摇了摇头。



那个老头说道:“我和老李赶过来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这样了。”



“陆少,你来看看。”邢元青让到了一边。



陆逸盯着两具干尸,悄然启动天眼通,视线望出去,他看到了两个科学家死之前,有一团黑雾把他们罩住了。



这一次,他看的比较清晰,他发现那团黑雾里面有一个影子,像是什么东西在动。



陆逸收回了目光。



“陆少,有发现吗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跟之前一样,他们死之前,有一团黑雾笼罩着他们,我还是看不太清楚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黑雾?什么黑雾,我怎么先没看到?”老头问道。



邢元青没理会他,问陆逸:“陆少,你说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?毕竟这里有一座大墓,阴气很重。”



“应该不是邪物……”陆逸话只说到一半,就听李铭博质问邢元青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大墓?”



“李博士,你别紧张,邢兄是来自龙虎山的高人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多年以前,他来过这里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龙虎山的人?”李铭博顿时肃然起敬,道:“多年前,我见过龙虎山的一位高人,他是个瞎子,算命很厉害。”



“那是我师伯。”邢元青说完,看了看李铭博和那个老头,问道:“你们那么多人,就只剩你们俩了?”



“嗯。”李铭博和老头情绪都很低落。



邢元青安慰道:“你们也不要太过于悲伤,生死有命……”



“安静!”陆逸突然道。



邢元青扭头,只见陆逸眸光如剑,盯着前方,握紧了拳头,忽然,一阵冷风袭来,他只感觉这瞬间连心跳都停止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