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邢,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?”陆逸问。



“是。”邢元青道:“那就是我们此行的终极之地。”



抬眼看去,云雾缭绕,美不胜收,衬以苍翠的茫茫林海,遍野的芳草,悦耳的鸟鸣之声,好似天上人间。



前面不远处,是一条峡谷,两边悬崖峭壁,上面怪石嶙峋,走着走着,一条瀑布恰似银河落九天,浑然天成。



“实在难以想象,这么美丽的地方,竟然是凶险之地。”陆逸感慨道。



“其实就是这样,往往看起来很美丽的东西,就越危险。”邢元青道:“多年前,我和师父来这里的时候,也是觉得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,可没想到,唉……”



邢元青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

“对了邢兄,那地方下面是一座大墓?”陆逸问。



“是的。”邢元青很肯定道:“那座墓很大,真要挖掘出来,绝对不亚于秦始皇陵和成吉思汗陵墓。”



“我很好奇,什么人会把墓建在这里?”陆逸有些好奇。



“能把墓建在这里的人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。”邢元青道:“秦岭这地方非常神秘,是华夏南北的分界线,古代文明的发源地之一,也是华夏始祖的龙脉。”



“古人云,君山龙脉正结于此。所以,很多皇帝王陵都建在此地。”邢元青滔滔不绝道:“陆少,你知道吗,秦岭还是我国神秘事件最多发的一个地方。”



“是吗?”陆逸好奇。



“秦岭这地方发生了很多超自然现象和科学无法解释的黑科技,比如以前就发现了一种拳头大的蚂蚁,山包一样大的蘑菇,还有不少其他古怪动植物,世所罕见。”



邢元青小声道:“陆少,你是不死营的人,你知道,曾经秦岭有个村庄一夜之间神秘消失的事情吗?”



陆逸听说过此事,道:“我也只是有所耳闻,但是并没有调查过这件事,怎么,你知道那个村庄去哪了吗?”

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邢元青道:“不过这件事情发生后,我们龙虎山有高人专程来了秦岭,在这里逗留两日之后就回去了,从此之后,再也没有提起这事,官方把这个消息也封锁了。”



“看来秦岭的秘密,远不是我等能想象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点头,突然又道:“八百里秦岭,十万古墓,这座古墓隐藏在这么神秘的地方,一定很了不得。”



陆逸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邢元青,问道:“邢兄,你该不是又想盗墓吧?”



“不不不,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我答应师伯了,再也不盗墓了。”邢元青接着又搓着手道:“不过还是有些手痒。”



“真手痒了?”陆逸笑问。



“可不是嘛,这么一座大墓,谁要是能够打开,必定能够名垂千古。”说到这里,邢元青脸色一黯,道:“可惜,我那老不死的师父死了,不然他一定有兴趣。”



“要不咱们把这座大墓打开?”陆逸说。



“真的?”邢元青眼睛一亮,接着又忙摆头,道:“不行,我答应师伯了,这辈子再也不盗墓了。”



“老瞎子又不在这里,怕什么。”



“可要是被他知道了,就会把我赶出龙虎山。”



“现在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,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?”陆逸劝道:“要是你同意盗墓的话,有什么危险我给你扛着,回去如果老瞎子敢瞎逼逼,我帮你揍他。”



“真的?”



“千真万确。”



“好!”邢元青猛拍大腿,道:“老子早就想打开这座大墓了,妈的,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有机会了。”



陆逸好笑,他早就看出邢元青的心思,只不过顺势引导,让邢元青把隐藏多年的心思说出来而已。



“陆少,盗墓之前,我觉得咱们还是先找到洋洋父亲的下落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没错,先找到李铭博他们,然后咱们再去盗墓。”陆逸说完,跟邢元青加紧赶路。



本来距离就不远,两人很快就到达了山峰,两人站在山峰顶上,朝下面一看,只见云雾翻腾。



四方都是峭壁,唯独中间是空的,云雾滚滚,就像是一个天坑似的。



“下面是什么?”陆逸问。



“这下面是可是一个好地方。”邢元青笑道:“多年前,我和师父盗墓的时候,就是从这里下去的。”



“大墓在下面?”陆逸问。



“没错。”邢元青道:“那座墓就隐藏在这下面。”



“大手笔啊!”陆逸惊叹道:“能把大墓建在百丈悬崖之下,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



“是啊,这确实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,当时我和师父猜测,这是古代某位帝王的陵墓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当时你们怎么下去的?”陆逸问。



“用绳索啊!”邢元青回答说:“这地方我和师父踩点了很久,然后又准备了很久,才正式开始行动。陆少,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挖墓?真想知道,究竟是谁埋在下面。”



邢元青有些迫不及待。



“挖墓不急,不管是谁的陵墓,等我们把它打开之后,就知道了。现在当务之急,是快点找到李铭博他们。”



听到陆逸的话,邢元青皱起了眉头,问道:“陆少,秦岭这么大,我们该从哪里找起?”



“我查看了资料,李铭博最后的定位距离这里不远,我们先过去看看。”陆逸说完,在前面带路,邢元青紧随其后。



很快,两人来到了一片林子里。



这里古木参天,每一根树高高耸立,像是笔直的剑,直冲云霄。



“这么大的树,要是砍了拉出去卖,应该能卖不少钱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陆逸无语:“我说邢兄,没必要这样吧,你也不是缺钱的人。”





“我太缺钱了。”邢元青道:“我以前盗墓的那些存款,都被师伯那老东西拿去捐给希望小学了。”



“你舍得?”



“舍不得也没办法啊!老东西把我灌醉了,套出了密码,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把卡上的钱全捐了。”



陆逸哈哈大笑。



两人边聊天,边朝林子里面深入,突然,陆逸眉毛一挑,嗅到了一缕死气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