抬眼望去,远处的森林,在夜幕中如同一头沉睡的狮子,十分可怕。



“今晚就在这里过夜。”战天行当机立断。



秦岭太危险了,之前进去的人都没出去过,如果在夜色中行动,只会让自己这些人陷入凶险之中。



最好的办法,就是等天亮之后再行动。



“我同意战神的决定,我们就地扎营。”陆逸说。



当下,第九小队的队员们快速拿出帐篷,支撑起来,其实也就两顶帐篷,很快就撑好了,然后大家帮助洋洋,把通讯设备和电脑放进了帐篷。



洋洋开始摆弄。



赵飞宇和苍龙几人在附近捡了一些干柴,生了一堆火,把熊掌拿了出来,邢元青忙着烤熊掌。



一群人坐在一起聊天。



“邢兄,你之前来过这里?”苍龙问。



“来过。”邢元青一边烤着熊掌,一边说:“好些年前,我师父还没死的时候,我跟他来过这里。”



“秦岭这么凶险,你们是怎么出去的?”龙九问。



邢元青神秘一笑,道:“这是秘密,不能说。



“呸,你也还有秘密?”赵飞宇翻白眼。



“每个人都有秘密。”邢元青脸上似乎出现了回忆,道:“可惜啊,我那老不死的师父死了,不然的话,有他带队,咱们会安全很多。”



“邢兄,你这么多年没来秦岭,你还记得路吗?”



“废话!只要是老子走过的路,不管过多少年,我都记得。”邢元青以前是盗墓的,盗墓者最强的本领就是认路。



“对了邢兄,龙虎山的老瞎子前辈号称天机神算,能算世间一切,他的本领你学到了没有?”



赵飞宇这话一问出口,邢元青脸就红了。



“我说你哪壶不开提哪壶,成心讽刺老子是吧?我要是学会了天机神算,还会跟你一起混?”



邢元青翻着白眼,道:“天机神算是我们龙虎山的秘术,师伯也没修炼到至高境界,据说,修炼到了至高境界,可以算尽古今一切,得道成仙。”“我说邢兄你丫的能不能不说大话?还得道成仙,我还白日飞升呢。”赵飞宇不信。



“是啊,要是真能得道成仙,那岂不是所有人都去修仙了?”



“从古至今,得道成仙也只是传说而已,现实中又有谁真正见过?”



“反正我是不信。”



第九小队的队员都不相信邢元青的话。



“我说你们几个,老子认认真真的给你说,你们怎么都不相信老子?陆少,你给他们说说。”邢元青求助陆逸。



“我觉得现在我们谈什么得道成仙,白日飞升都没有意义,现在我们身处险地,大家还是小心一点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陆少说的对,咱们大伙儿可千万要小心谨慎,总之,咱们这群人怎么进来的,就怎么出去,回去的时候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


“咱们都是兄弟,同生共死。”



战天行扫了大家一圈,说道:“现在听陆逸布置一下明天的安排。”



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,看着陆逸。



陆逸指了指前方沉在夜色中的森林,说道:“明天一早,我就跟邢兄进去,其他人,留守原地。”



“什么,让我们留守原地?”赵飞宇道:“我不同意!”



陆逸看着赵飞宇。



赵飞宇道:“陆少你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

苍龙也道:“队长,里面太危险了,我看我们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吧,要真是遇到危险了,互相也有个照应。”



“是啊,真要遇到危险,我可以一枪解决。”赵飞宇拍了拍抱在怀里的狙击枪。



邢元青冷笑,脸上出现了嘲讽,道:“赵飞宇,你就别逞能了,要真遇到危险,你只会给陆少添麻烦。”



“邢元青你什么意思?你是先天境,我也是先天境,我会给陆少添麻烦,难道你就不会?”赵飞宇不服。



“添麻烦是肯定的,只是,我会给陆少烤熊掌,你会吗?”邢元青嘿嘿笑着,把烤好的熊掌递给陆逸。



陆逸接过后,用匕首将熊掌切成小块,然后递给了洋洋,关切的说道:“小心烫,慢慢吃。”



“谢谢欧巴!”洋洋笑着接过了熊掌。



陆逸道:“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,明天我和邢兄两个人进去,其他人,都留在这里,谁都不能擅自行动。”



“可是陆少……”



赵飞宇还想说什么,却见陆逸抬手,示意他不要说话,赵飞宇赶紧闭嘴。



陆逸道:“大家呆在这里,也不是无事可做,洋洋负责空中侦察,其他人,小心戒备,准备接应我和邢兄。”



“秦岭这地方究竟多凶险,大家也都明白,明天我和邢兄进去之后,大家要万分谨慎,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

陆逸说道:“你们都是我的兄弟,来这之前,我和战神答应了龙王,要把你们活着带回去,我不想你们出事。”



“陆少放心吧,大家不会有事的。”



“我们都会活着回去。”



战天行严肃着脸,道:“这里已经是秦岭出事的边缘,我们不能再进去了,所以里面的事情,让陆逸和老邢去调查清楚,我们在这里接应他们。”



“下面我把分工安排一下。”战天行道:“龙九和苍龙负责侦查,赵飞宇负责狙击,一旦有危险靠近,立刻向我汇报。”



“其他人负责保护美少女的安全。”战天行安排完毕,邢元青也把剩下的几只熊掌烤好了。



邢元青取下腰间的酒葫芦,让大家喝酒御寒,大家一边啃着熊掌,一边喝酒,好不惬意。



当晚,所有人在这里过了一夜。



第二天,天刚亮,陆逸和邢元青就正式向秦岭最凶险的地方深入,临别之际,战天行再三叮嘱,要陆逸和邢元青小心。



“邢兄,还有多远?”陆逸问。



“快了。”



三个小时后,只听邢元青道:“陆少,你快看,那就是秦岭最凶险的地方,也是我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。”



陆逸抬头一看,只见前方三千米有一座石山,岩石千层叠合,像是一个偌大的书架,迷蒙于五彩祥云之中,似乎隐藏着无法破译的天机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