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眉毛一挑,问邢元青:“老瞎子知道我要进秦岭?”



邢元青点了点头,说:“首长告诉师伯的,当时我在场。”



“首长召老瞎子进京,该不是主要谈秦岭的事情吧?”陆逸问。



“陆少就是陆少啊,太厉害了,这都被你猜出来了。”邢元青道:“首长让师伯进京,其实,是想让我们龙虎山的人进秦岭。”



“老瞎子没答应?”



“没有。师伯说了,秦岭异常凶险,非一般人能进去,他不敢进,我们龙虎山也没人敢进。”



“老瞎子知道我进去,他还不进去?”



“就是知道陆少你要进去,他就更不敢进去了。”邢元青小声道:“师伯说了,陆少你是重阳之体,可以死而复生,但是他只有一条命。”



“这个死瞎子,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。”



“陆少,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邢元青故作神秘的笑道。



“什么秘密?”



“其实,师伯也向最高首长推荐了你。”



草!



陆逸大怒。



“师伯说了,秦岭自古神秘,从古到今发生了不少神秘而且科学难以解释的现象,说陆少你对这种事情最感兴趣,你进去最合适。”



“我草他奶奶,等下次见到他,我非抽他一顿不可。”



邢元青道:“陆少,秦岭确实不简单,我下山之前,听天师说起秦岭,说秦岭是华夏三条龙脉之一,最近龙脉再异动。”



“不管怎么样,都得进去看看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陆少,要不你带上我吧?”



“你?”陆逸看了邢元青一眼,摇摇头,道:“秦岭凶险重重,我要是带你进去,你死在里面了,我怎么向老瞎子和天师交代?”



“没这么严重。”邢元青小声说道:“多年前,我曾跟师父去过秦岭一次,我对那地形比较熟悉。”



“你们去那里干什么?”



“盗墓啊!”邢元青说完,见萧韵云好奇的看着他,他又忙改口说道:“我跟我师父进去做科学考古研究。”



“发现了什么?”陆逸问。



“还别说,我们真有发现。”邢元青道:“我跟我师父在秦岭呆了足足三个月,最后我们才确定,秦岭里面有一座古墓。”



“古墓?”陆逸讶异。



“说了你也许不相信,秦岭里面的那座古墓,虽然没有挖掘出来,但是我和我师父都有种感觉,那座墓比秦始皇陵还要庞大。”



“不会吧?”



“真的。”邢元青道:“当时我跟我师父准备挖掘的,还组建了顶尖挖掘小队,只可惜,刚开挖不久,怪事就发生了。”



陆逸看着邢元青,示意邢元青继续说下去。



“我们打了第一个盗洞,开挖不久,就挖不进去了,无奈之下,只好放弃,挖第二盗洞。第二个盗洞上面有一颗大树,想要挖洞,必须砍树,可是,当第一斧子砍下去之后,你猜发生了什么?”
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

“血,全是血。”邢元青似乎还心有余悸,说道:“那树就跟人似的,不停地往外流血。”



“那是水吧?我记得有些树木,就会流出红色的水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,肯定是血。”邢元青道:“我亲自闻过,腥味很浓,那一定是血。陆少你知道吗,砍树的那个兄弟,当天夜里就暴毙了。”



“怎么死的?”陆逸面色严肃起来。



“不知道。”邢元青摇头道:“我们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就发现那个兄弟的尸体在那棵树下,你知道吗,他的尸体成了一具干尸。”



“干尸?”陆逸更吃惊。



以秦岭的气候环境,想要把尸体变成干尸,起码要很多年,可是一个晚上就将人变成了干尸,要不是亲眼所见,真的难以相信。



“那你们后来怎么做的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们是做这个行当的,大家也都是熟手,也曾经遇到过各种诡异的情况,那个兄弟死后,我们重新找了一个地方,继续开挖。”



“你们胆子真够大了,出了事还继续挖,这不是找死吗?”陆逸没好气道。



“陆少你说的没错,我们是真的在找死。”邢元青说:“我们重新挖了一个盗洞,当时挖到地下八米深的时候,又挖不进去了,遇到了阻碍,经过商量之后,我和师父出来买炸药。”



“你们打算炸开?”



“是的,秦岭山大,常年难以见到人,驻守的部队也距离那里很远,就算用炸药也没事。”邢元青道:“等我们买到炸药,回到里面的时候,我和师父都怕了。”



“又出了什么事?”陆逸追问。



“全死了!”邢元青有些惊恐的说道:“那些跟我们一起来挖墓的人,全都死了,他们的尸体跟之前砍树的那个兄弟尸体一样,也都变成了干尸。”



“我师父当时就做决定,马上离开秦岭,并跟我说,秦岭是大凶之地,以后不要进去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既然你师父都叮嘱不要再进去,你为什么还要跟我进去?”陆逸好奇道。



“陆少你本事高强,跟着你,我安全肯定没有问题。”邢元青笑了笑,接着语气变得深沉起来,说:“再就是,我想弄清楚,当时弄死我兄弟的到底是人是鬼?”



“既然你进过秦岭,你应该知道,秦岭里面有多么凶险,真要是遇到了危险,我不一定能照看你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没关系,我现在已经是先天境的高手了,加上手里有祖师爷的佩剑,想必保命应该没问题。”邢元青道。



陆逸想了想,问道:“老瞎子知道你要进秦岭吗?”



“知道啊。”



“知道?”陆逸颇感意外,问道:“他知道了,还没阻拦你?”



“没有啊!”邢元青道:“师伯说了,不管我去哪里,只要我跟着陆少你,他就完全同意。”



“靠,这个死瞎子到底安得什么心?”陆逸骂了一句,道:“邢兄,你准备一下吧,过两天我们就出发。”



“好!”邢元青话音刚落,一辆拥有特殊牌照的大红旗轿车就停在了红毯尽头,接着,所有记者对着车子疯狂的拍照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