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有段时间没见李寒风了,在他心里,李寒风就是他的师弟,此时听到李寒风受了伤,他很震怒。



“具体怎么伤的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,寒风进了秦岭。”胡青牛说。



秦岭?



陆逸眼睛一眯,问道:“他去秦岭干什么?”



“不知道。”胡青牛摇头道:“我问了寒风,他没有说。”



“他现在伤势怎么样了?”陆逸问。



“已经被我控制住了,但估计要过两个月才能下床行走。”



陆逸点点头,道:“等公司开业完毕之后,我去看看他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胡青牛应了一声,又说道:“少主,我那个小弟子道心你还记得吗?”



“记得。”



“他去了龙虎山。”



“龙虎山?”陆逸有些讶异:“他去龙虎山干什么?”



“老瞎子前辈带他上山的。”胡青牛回答说。



“老瞎子来燕京了?”陆逸问。



“嗯。”胡青牛嗯了一声,接着说:“前些天老瞎子前辈来燕京了,我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的,但是他看上了道心,道心也愿意跟他走,所以我就没阻拦。”



“这个死瞎子,来了燕京,竟然不来找我。”陆逸心里有些好奇,不知道老瞎子有看上了小道心什么。



“老瞎子前辈来的很匆忙,走的也很快,估计还他还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处理。”胡青牛解释道。



“管他有什么理由,老子公司开业他都不来,哼,等再次见到他,我非揍他一顿不可。”



胡青牛笑了笑,他知道陆逸是在开玩笑。



“少主,要不我留在这里忙您迎接客人?”胡青牛问。



“不用!”陆逸道:“你今天是客,我可不能麻烦你,不过你真想替我分担的话,进去陪陪几位老爷子吧!”



“叶老来了?”



“嗯,还有李老和赵老,龙王也来了。”



“行,我进去陪他们,那少主你们先忙。”胡青牛点了点头,走进了大厅。



他刚走,萧韵云便道:“他刚才说老瞎子前辈来了燕京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人呢?”



“回龙虎山了。”



“不会吧,以你跟他的交情,你公司开业他不来?”



“龙虎山需要在百年内重现当年辉煌,他肩上责任很重,事情很多,不来我也不怪他。”陆逸说完又道:“不过这死瞎子也太小气了,老子为了他们龙虎山的未来出生入死,他倒好,人不来,贺礼也不到,什么意思啊!”



“你啊,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世俗了?”萧韵云掩嘴娇笑。



“我这不是世俗,而是想不通,老瞎子怎么匆匆来了又走了?”陆逸有些好奇,老瞎子来燕京干什么,该不是专门为了带走道心吧?



正在他疑惑的时候,突然听到萧韵云笑道:“快看,你的熟人来了。”



“谁啊?”陆逸抬眼一看,只见红地毯上出现了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,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,手持拂尘,一排得道高人的风范。



等看清来人面孔的时候,他差点笑出声。



“邢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经?这不是他的风格啊!”陆逸好笑。



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正式。”萧韵云也笑。



邢元青本来装的一本正经,可是在看到陆逸和萧韵云之后,他立刻挥舞着双手,大喊道:“陆少,我来了。”



说完,他竟然狂奔起来。



这一幕十分滑稽。



邢元青跑到陆逸面前,抓住陆逸的手,说道:“陆少,我可终于见到你了,你不知道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我可想死你了……”



“说人话!”陆逸打断了邢元青。



邢元青嘿嘿一笑,松开陆逸的手,说道:“陆少,我师伯派我来给你道贺。”



“他人呢?”陆逸问。



“回龙虎山了。”



“他这次来燕京干什么?”陆逸问。



“是最高首长召他进京,商谈一些道家的事宜。”邢元青道:“本来师伯要亲自来给你道贺的,只是天师和皇天师兄都闭关了,龙虎山群龙无首,他得回去处理事情。师伯让我给你说一声,让你不要见怪。”



“我不怪他。”



“我就知道陆少不是小气的人。”邢元青嘿嘿笑道。



“虽然我不怪他,但是下次见面,我得揍他一顿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的笑容僵住了,看着陆逸道:“陆少,你说真的?”



“真的。”



“太好了!”邢元青喜形于色,道:“那个老东西早就该挨打了,妈的,我差点被他折磨死了。”



“他又怎么你了?”陆逸笑问。



“陆少你不知道,自从你离开龙虎山之后,我就被他关进了小黑屋,逼着我修炼,而且每天还要我从山脚下挑一百担水。你说他是不是脑残,我们龙虎山有苦力,他竟然让我一个堂堂的先天境高手挑水?”



邢元青抱怨道:“最可恶的是,他不准我吃肉。妈的,把老子关在小黑屋整整七七四十九天,每天就给老子一个白面馒头,差点把我饿死了。”



“陆少你说,哪有这样做长辈的?”



陆逸点头:“确实有些过分了。”



邢元青叹了一口气:“可没有办法啊,他的修为比我高,我打不过他,我稍微反抗,他就会狠狠揍我一顿。”



“这么惨?”



“可不是嘛,要不是首长召他进京,我估计这会儿还会被关在龙虎山上的小黑屋里。”邢元青突忽然抬起头,看着陆逸道:“陆少,你说要揍师伯,是真的?”



“老子什么时候说过假话?”陆逸冷哼。



邢元青双眼放光,道:“陆少,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?”



“说!”



“你揍师伯的时候,千万别留情,尽管下死手,最好把他弄个半死不活的,让他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,这样的话,我就能天天欺负他了。”



陆逸无语,这得多大的怨气,才能这么狠心。



“老瞎子没让你给我带什么东西?”陆逸问。他很关心老瞎子有没有给他贺礼。



“陆少你是说贺礼吗?没有。”邢元青道:“不过师伯让我给你带一句话。”



“什么话?”



“师伯说,如果你要进秦岭的话,请务必小心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