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长办公室。



李梦寒给陆逸倒了一杯水,问道:“你还真敢打她啊?就不怕她闹个不停?”



“她敢威胁我,我为什么不敢打她?”陆逸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,秦纵横威胁他,就被他干掉了。



“唉,真搞不懂,这个社会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母亲。”李梦寒叹息。



“人性是复杂的,这个没有亲生经历,谁都说不准。”



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李梦寒道:“如果她真是想骗保,骗医院的钱,那到时候你怎么处理?”



“先看看再说吧!”



陆逸和李梦寒等了一会儿,大妈还没来。



“她该不会不会来了吧?”李梦寒道。



“如果你聪明的话,应该会来。”陆逸知道,大妈年纪那么大了,肯定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度过。



“希望她不要再出幺蛾子了。”李梦寒小声祈祷。



“我说梦寒,你好歹也是一院之长了,以后态度强硬点,摆不平的事情交给我,我给你摆平。”陆逸道。



李梦寒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以为医患关系这么简单啊?现在社会上,普遍认为患者是弱势地位,可根本不曾知道,其实我们医生才是弱势群体,我们在治疗过程中,稍有不慎,就会被患者家属投诉,而且现在网络那么发达,随便发一个视频上去,就可以形成舆论。”



“没关系。医患关系虽然紧张,但是作为医生,在治疗过程中给我们只要严格的遵循规章制度,就算出了问题,我们也站在正义的一方。”



陆逸说:“我们只要坚守我们自己的本心,保证仁心仁术,全力以赴,无论得到什么样的结果,我们都问心无愧。”



“话是这样说,可真正出了问题,即便医生不承担责任,医院也会承担一部分责任,反正还是比较复杂的。”



“慢慢来吧,现在国家不是刚刚召开大会吗,说了很多关于改革的措施,相信医疗卫生系统很快也会紧跟国家的步伐,进行改革,到时候这种情况肯定会好转。”陆逸安慰道。



“嗯。”李梦寒微微点头,问道:“天心和云姐她们都还好吧?”



“挺好的。”



“我听说新集团下个月开业,你过去吧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过去。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。”陆逸看了李梦寒一眼,问道:“我回来之前,天心给我说了一件事情,关于你的,我觉得还是听听你的意思。”



“什么事?”李梦寒好奇的看着陆逸。



“是这样的,新集团会成立一个慈善部门,由清思主管,开业之后,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贫困地区盖学校建医院,天心想让你来担任我们慈善医院的总园长。”



“啊,这个太突然了。”李梦寒完全没有准备。



“我说了,看你自己的意见,天心也不会勉强你,估计她是想让几个姐妹都能在一起工作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哼,姐妹,你干脆说都是你老婆得了。”李梦寒瞪了陆逸一眼,接着道:“虽然我个人非常喜欢做慈善,但是目前,我还走不开。”



“院里的事情这么忙,从我接手之后,才刚刚走上正轨,其次,我哥一直在燕京,我要是再去了燕京,家里就只剩爷爷一个人了,我也不放心。”



陆逸说:“老爷子的这个问题很好解决,可以把老爷子接到燕京去住。”



李梦寒想了想,道:“给我半年到一年的事情吧,到时候我和爷爷商量一下,然后再过去。”



“这样也行发,反正你自己安排,总之,只要你开心就好。”陆逸说。



两人正在谈话的时候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。



陆逸抬眼一看,只见大妈站在门口。



“李院长,陆主任,我,我能进来吧?”大妈身上再也没有先前那种嚣张气焰,变得有些拘谨。



“请进。”李梦寒冷声道。



大妈这才走进办公室。



“请坐!”



“谢谢。”大妈向李梦寒道了一声谢,在沙发上做了下来。“喝水吗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口不渴,口不渴。”



“那你现在可以给我们说说了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梦寒问。



大妈看了看李梦寒,又看了看陆逸,然后说道:“李院长,我是这样想的,这几天我和我儿子给你们添麻烦了,现在我想带我儿子出院。”



“出院?”李梦寒一愣,抬头看了陆逸一眼。



陆逸立刻说道:“医院接收病人,都是有严格程序的,想要出院,也要把程序走完,你儿子的状况没有好转,你就不明不白的要带他出院,医院不会允许,医生不会允许,我也不会允许。”



“可是我没钱给我儿子治病了,为了治他这个病,这些年我已经花了很多钱了。”大妈急道。



“你刚才说什么?为了治好你儿子的病,这些年你花了不少钱?”陆逸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,追问道。



大妈还没反应过来,接话道:“是啊,我就是一个普通工人,工资就那么点,每个月发的工资,还不够够给我儿子看病。”



“你丈夫呢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们儿子出生之后,他就离家出走了,到现在也没消息。”



“是不是看到儿子是个智障者,他就走了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不是不是,我儿子不是智障者,他很健康,就是前几天喝酒之后,才会成为这样。”大妈急着反驳道。



“阿姨,我看你也是苦命人,事到如今,你就不要再编故事了。”陆逸道:“你刚才都说了,这些年为了给你儿子看病花了不少钱,说明你儿子早就是这样,现在你否认也没有用,因为你刚才所说的一切,我都录音了。”



陆逸拿出手机晃了晃,接着道:“我完全有理由你相信,你把你儿子送到我们医院来,是为了敲诈医院,骗取保险,我可以让警察把你带走,你刚才所说的话,都会作为呈堂证供……”



“不要啊,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想这么做,可我真的是没办法了。”大妈非常惊慌,扑通跪在了地上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