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骗保?这也太可恶了吧,竟然拿亲生儿子的命骗保。”外科护士长愤怒道。



“简直就不是人。真想不明白,世上怎么还有这么狠心的母亲?”外科医生也很气愤。



“难怪不关心他儿子的性命,口口声声找医院要赔偿。”李梦寒怒道:“我亲自去找她谈一下。”



“恐怕不是简单的骗保。”陆逸说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她现在想从医院弄一笔钱,然后再骗保险公司的钱。”



“不管怎么说,她就是个骗子。”



“幸好陆主任回来了,不然我们还不知道她是个骗子。”



陆逸道:“拿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骗保,这种事情本就匪夷所思,如果不是认真调查,根本就发现不了。”



“陆逸,现在怎么办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我现在也只是猜测,我们去证实一下吧!”陆逸说完,就站起了身。



“陆主任,患者他不要紧吧?”外科护士长问道。



“放心吧,暂时他不会出问题,等我把事情搞清楚了之后,再来给他治疗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陆主任,能治好他吗?”外科医生问。



陆逸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望着他傻笑的青年,说道:“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治好他,但一定能改变现状,治疗之后,他的智力绝对比现在好一些,如果理想的话,也许能够治好他。”



“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。他本来就很可怜了,还有一个狠心的母亲,如果他还这样,说不定他母亲下次还会找别家的医院骗钱。”



“先去问一下她母亲。”陆逸说完,率先出门。



李梦寒紧随其后。



两人从病房出来,就见青年的母亲站在外面走廊上,看到陆逸和李梦寒,大妈忙问道:“我儿子呢?你们治好他了吗?”



李梦寒冷着脸没说话。



陆逸的态度还要好点,说道:“阿姨,你别着急。你儿子是什么状况相比你也非常清楚,就算再高明的医生帮他治疗,也不一定能马上治好他。”



“听你的意思,你没治好我儿子是吧?”大妈立刻变脸了,嘲笑陆逸道:“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,原来也只不过是个浪得虚名的医生,就你能击败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,真是走了狗屎运。”



“大妈,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你儿子在进我们医院之前,智力就跟现在一样吧?”陆逸笑着说。

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大妈瞪着陆逸。



“我是什么意思,想必你知道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好啊,你们没本事,治不好我儿子,还推卸责任,我要去卫生局告你们。”大妈厉声说道:“要是你们治不好我儿子,就赶紧赔偿,否则,我让你们都当不成医生。”



“你一个小老百姓,有什么能力让我们当不成医生?”陆逸脸色冷了下来,道;“不是我看不起你,拼背景、人脉、能力,财力,你没有一项能跟我们比。”

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大妈阴沉的着脸。



“陆医生的意思是说,不管你去哪里告我们,我们都不会有事。”李梦寒冷漠的说道。



“李梦寒,我听你这意思是告诉我,你们比我有背景,有钱,我告不倒你们是不是?”



李梦寒没有做声。



大妈冷笑道:“李梦寒,你给我听好了,我虽然没有你们有钱,我也知道,也许卫生局不会把你们怎么样了,但是你应该明白,现在是信息时代,我可以在网上公布你们的恶行,还有那么多记者,我就不信你连他们也能控制。”



“没看出来啊,阿姨你懂得还挺多的啊,知道现在是信息时代啊。”陆逸开玩笑道。



“哼,不要以为我年纪大,我就什么不知道。”



“那你应该懂保险吧?”



“我当然……”大妈话说到一半,突然停止了下来,瞪着陆逸道:“你问保险干什么?”



“看样子,你应该很懂保险,不然的话,你也不会给你儿子买保险了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那可是我的亲生儿子,我不给他买保险,谁他他买?”



“可也不用买那么高的保额吧?”



“你管我啊!”大妈很不客气道:“我只有那么一个儿子,我不给他买保险,你给他买啊?”



“他又不是我儿子,我为什么要给他买?”



“这就不得了。除了我关心他谁还会关心他?你叫陆逸是吧,我告诉你,你们治不好我儿子,就赶紧赔钱,不然我就去给记者爆料,说你根本没本事。”



陆逸眉毛一挑:“你威胁我?”



“我就威胁你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大妈昂着脖子,态度非常跋扈。



啪!



陆逸甩手一巴掌抽在大妈的脸上。



突然的举动把大妈和李梦寒都搞蒙了。



“陆逸……”李梦寒刚开口,就见陆逸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


大妈捂着脸看着陆逸好一会儿,接着嘴里发出了凄厉的叫声,坐在地上大喊大叫:“杀人了,杀人了……”



李梦寒急了。



这是病房走廊,还有不少病人在住院,呆在这里的家属也比较多,她怕大妈这么一闹,又会吸引其他人的围观。



而且,陆逸还动手了。



到时候要是大妈蛮横的闹下去,对医院很不利。



“我只不过抽了你一巴掌而已,还没杀人呢?虽然我不介意杀掉你,但是看你也是可怜之人,算了。”



陆逸看着大妈,冷声道:“给你一次机会,自己跟我去办公室把事情说清楚,否则,我就让你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。”

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大妈停止了叫喊。



“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?”



李梦寒道:“你儿子天生弱智,你却把他送到我们医院来骗钱,不仅如此,你在六个月前给他加保了,每年要交七万多的保费,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们家庭条件根本就承受不起一年七万的保费,你不觉得这很蹊跷吗?”



“你、你究竟什么意思?”大妈脸上出现了慌乱。



“不想坐牢的话,跟我把侍寝给说清楚。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李梦寒说完,看了陆逸一眼,两人头也不回走了。



大妈呆呆的坐在地上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咬牙爬了起来,朝院长办公室走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