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没有这么简单?



李梦寒忙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
“我现在严重怀疑,这个患者本来就是个天生弱智。”陆逸说:“患者家属把他送到医院来,极有可能是为了骗钱。”



“不会吧?”外科护士长道:“再怎么说,这可是她亲生儿子,作为一个母亲,她怎么可能这么做?”



“患者以前在其他医院治疗过吗?”陆逸问。



“没有。”李梦寒道:“我查过卫生系统,完全找不到他以前的病历。”



“这么看来,只有两种情况,第一种就是他从来没有进过医院,他的身体非常健康;第二种就是他进过医院,但是去的小医院,没有联网的这种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真怀疑患者家属是为了骗钱?”李梦寒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

“我再来给他检查一下。”陆逸说完,放下病历,继续抓住青年的脉搏,继续把脉。



这一次,陆逸非常认真,足足用了五分钟的时间。



陆逸才放开青年的脉搏,然后对李梦寒道:“我坚持我刚才的意见。他绝对不会因为醉酒,则导致智力下降。”



“那现在怎么办啊?”外科护士长问。



“我来查一下。”陆逸说完,走到了病房的角落,然后拨了一个号码出去,等电话接通之后,陆逸道:“帮我个忙。”



“不帮!我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。你个大坏蛋,来了基地竟然躲着不见我,你什么意思?”电话里传来洋洋的声音。



“我去基地的时候,战神告诉我说你在上学,所以我就没敢打扰你。”陆逸敷衍道。



“你个骗子。”



“真的,战神还专门叮嘱我,说你现在学业很重要,不能让我打扰你。”陆逸甩锅给战天行。



“战神真是这么说的?”洋洋有些不信。



“要不是战神再三叮嘱,我怎么可能不去看你?我上次去基地,就是专门为了看你和龙王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没骗我?”



“我怎么可能骗你?对了,我给你买了零食,在天心那里,回头你去找天心,她会给你的。”陆逸继续忽悠。



“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洋洋傲娇道:“找我什么事情?”



“是这样,你梦寒姐遇到了一点麻烦,想请你帮忙……”陆逸在电话里,把患者的情况告诉了洋洋。



“陆逸欧巴,你想让我帮忙查什么?”洋洋问。



“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这个患者能够查到的所有信息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这个简单,你把他的名字和身份证好吗告诉我就行。”



“稍等。”陆逸重新拿起病历,因为病历上面有患者的资料,随后,他把患者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报给了洋洋。



“给我两分钟,两分钟后我把他的信息发送到你的手机上。”洋洋说。



“好的,谢谢你了。”陆逸说完就要挂电话。



“等等——”洋洋忙道。



“你还有事?”陆逸问。



“陆逸欧巴,下个月天心姐的新集团开业,你来燕京吗?”洋洋问。



“来啊,必须来。”陆逸道:“怎么,你也去?”



“肯定去啊!我必须为天心捧场啊!”洋洋道;“天心姐可是我崇拜的偶像,我要去跟她合影。”



陆逸心想,大家都那么熟了,合影也没必要一定选在开业的那天吧?



“你能去捧场天心肯定很开心,只不过那天估计她比较忙,没法陪你玩……”陆逸话没说完,就没洋洋抢白了。



“我不要她陪我,你陪我就行。”



我勒个去!



陆逸一阵头大。



“对了陆逸欧巴,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,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洋洋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。



隔着电话,陆逸都感受出来了,洋洋的情绪很低落。



“你遇到什么事了?咱们都这么熟了,你直接告诉我就行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算了吧,等你来了燕京之后,我再给你说吧!”洋洋道:“我先挂了,一会儿你收消息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挂断电话,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洋洋的性格他很了解,这个小丫头天生乐观,非常开朗,然而刚才她表现出来的低落,让陆逸很担心。



这个小丫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?



“叮!”



手机接收到了新消息。



陆逸的思绪一下子惊醒过来,打开手机仔细看了看,洋洋把能查到的患者资料全部发给了陆逸。



看了很久,陆逸才停下来。



“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直接的发现没有,间接的发现确有。”陆逸回答说。



“什么间接发现?”



“患者的母亲在他十岁的时候,给他购买了一份人寿保险,保额五万,可真正让我感到奇怪地是,就在六个月前,她母亲给他加保了。”陆逸说:“而且现在的保额很高。”



“多少?”



“五百万!”



“什么?五百万?”外科护士长直吸冷气,说:“我也给我儿子买了一份人寿保险,保额才三十万,一年都要交四千多,他这五百万一年要交不少钱吧?”



“确实要交不少。”陆逸说:“我看了,六个月前加保的时候,缴费了七万。”



“七万?我滴个乖乖,我想都不敢想,一年交七万保费是个什么概念?”外科护士长道:”据我所知,我们科室的张医生,给他儿子交的保费最高,一年也才交一万多。这个患者他妈对他真不错啊。”



“你不觉得这个很可疑吗?”陆逸说道:“我调查到,他们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,母子俩相依为命,他母亲不过是个工厂的普通职工,一个月的工资才两千多块,平时维持生计都比较困难,怎么一下子能拿出这么多钱给他加保?”



“他母亲的银行账户,里面的存款只有三千多块钱,而在六个月前,他母亲一次性取走了四万,很显然,是为了给他儿子缴纳保费。”



“虽然确实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但是这并不能说明,他进我们医院的时候就是个智障者?”李梦寒道。



“我没说他进我们医院之前就一定是个智障者,而是我怀疑,他母亲现在的这个态度,极有可能是有其他目的。”



外科护士长惊呼道:“难道是骗保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