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怎么可能是为了钱?钱再重要也没有我儿子的命重要。”大妈脸色涨红,指着陆逸道:“我告诉你,你要再敢胡说,我连你一起告。”



“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给你儿子治病?”陆逸问。





因为大妈的反应让他觉得反常。



按理说,换作任何一个母亲,知道自己儿子身体情况很严重的时候,都会让陆逸出手治病。毕竟,陆逸的名气那么大。



可是这位大妈,却选择了拒绝。根本不合常理。



“我不让你们给我儿子治病,那是因为我信不过你们。”大妈道:“反正我不管,你们马上赔钱。”



“口口声声要钱,还说钱不重要?”陆逸冷笑道:“明知道全国最顶尖的医生就站在你面前,此刻,你不相信我,你该相信谁?”



“我要你们马上把赔偿给我,我就可以带着我儿子去国外看病。”大妈厉声道。



“如果我治不好你儿子,就算你去了国外,也没有医生能治好他。”陆逸说完,问李梦寒:“病人在哪?”



“还在病房。”



“我去看看。”陆逸看着大妈道:“如果确实是我们医院的责任,我们医院不会推卸,可如果不是,你想敲诈我们医院也绝不可能。”



“我现在就就去给你儿子治病,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,无论什么事,等我治好你儿子以后再说。”



陆逸说完,对围观的人群道:“这件事情,我们医院的态度是绝对公开透明,任何治疗手段都会公布出来,江州医院作为建院百年的老医院,不可能为了一个病人砸了自己招牌的。大家也都散开吧,不要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。”



“我们相信陆医生。”



“陆医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,我们相信你。”



“是啊,我一直就在江州医院看病,他们医生还是不错的。”



“我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

“先散开吧。”



围观的人员都表示相信陆逸和医院,纷纷散去。



“你——”



大妈看到围观的人都散去了,她又急又怒,指着陆逸道:“我告诉你,我儿子要是出了任何问题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

陆逸冷冷扫了她一眼,然后径直朝病房走去,李梦寒快步跟了上去。



“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陆逸问。



“说也奇怪,这个病人原本只是醉酒,我们外科的医生给他输液之后,他醒来智商就降到了婴儿状态。”李梦寒说。



“有没有相似的病历?”



“有!”李梦寒说:“前不久,在湘江也有一个二十九岁的青年,参加了一场同学间的酒局,等他醒来的时候,他的智商也退化到了婴儿状态,智力更是不如一岁的孩子,连家人都不认识,只能瘫卧在床。”



“联系湘江那边的医院没有,最后结果呢?”



“我让人联系了,那边最后的诊断结果是急性酒精中毒并发缺血缺氧性脑病,说那名男子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是后遗症很严重。”



“那名男子现在完全不能自理,他的听力和理解能力严重倒退,语言能力则退化为零,见到熟人偶尔会拥抱,但不会点头或摇头回答问题,甚至还会出现行为紊乱,用嘴乱咬东西,特备是咬衣服和扣子,无规律的乱叫,全靠家人照顾。”



“后续怎么治疗?”陆逸追问。



“我亲自打电话问了那边的专家,他们说这种病的治疗,康复训练过程很复杂,涉及多学科的合作。因为那名男子因为家里经济条件的原因,治疗没有连续进行,错过了救治的黄金时期,现在情况还比较棘手。”



“那现在我们医院的这个患者,他又是什么情况?”



“他的情况也很不乐观,跟我刚才所说的湘江那名患者状态差不多。”李梦寒皱眉道:“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怪病,现在全院的专家都束手无策,我也是不得已才给你打电话,没打扰你吧?”



“你怎么还跟我客气,遇到棘手的事情应该早告诉我,以后不准这样了,知道吗?”陆逸停下脚步,看着李梦寒说。



“嗯。”李梦寒轻轻嗯了一声,心里跟吃了蜜似的。



“还有,以后不准这么辛苦了,你看你,我才离开多久,你都瘦成这个样子了,一点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

“那我以后听你的,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?”李梦寒挽住陆逸的手臂,笑道。



正在这时,外科护士长匆匆跑了过来,对李梦寒大声道:“李院长,不好了,病人的病情急剧恶化,现在情况十分……”



话没说完,护士长的眼神落在了李梦寒的手上。



因为李梦寒挽着陆逸的手臂。



“别急,慢慢说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是这样的,他的呼吸开始衰竭,要是再不及时治疗,我怕患者他……”



“我来了,他就会没事。”陆逸自信一笑,对李梦寒道:“不要担心,一切有我。”



李梦寒点了点头。



“快点带我去病房吧!”陆逸说。



“陆主任,这边。”外科护士长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在前面引路。



陆逸和李梦寒跟在她身后,来到了病房。



进门,就见到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躺在病床上,嘴里不停地叫上,嘴角还留着口水,旁边站着几个护士,不停地帮青年擦口水。



“李院长,你来了,情况很不好,他的呼吸开始变弱,就连其他器官也都开始衰竭,估计救不好了……”



“我来看看。”陆逸一步来到病床边上,快速握住了青年的脉搏,查探起来,没一会儿,陆逸眉毛一挑,接着掏出两根金针,快速扎在青年的胸口上。



顿时,青年的呼吸畅通,然后他睁着眼睛,看着陆逸,脸上露出了傻笑。



陆逸一阵心酸。



这个青年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年华,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真是让人惋惜。



“情况怎么样?能治吗?”李梦寒紧张的问。



“把他病历给我看看。”陆逸说。



护士长把病历交给了陆逸。



陆逸翻开病历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脸色变得阴沉,道:“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