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!”



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。



“师伯,你打我干什么?”邢元青捂着脑袋,问道。



“你现在已经是龙虎山的长老了,长老就要有长老的样子。静心修炼,不得喝酒。”老瞎子板着脸道。



“你也是长老,凭什么你能喝酒啊?”



“老子修为比你高。”



“这不公平。”



啪!



老瞎子甩手又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骂道:“别他妈的跟老子叽叽歪歪,叫你不准喝,你就不准喝。”



“我偏要喝。”



“你敢喝我就敢打死你。”



“打死我了,看谁能驾驭道剑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老瞎子瞪着邢元青,过了好一阵,才道:“其实喝酒对修道也有好处,我这还不是担心你的身体,喝酒可以,但要少喝,切记不能喝醉知道吗?”



这还差不多。



邢元青眉开眼笑,对陆逸道:“陆少,我请你喝酒。”



“好!”陆逸一口答应。



邢元青径直把陆逸带到了他居住的地方,走进院子,陆逸吓得一跳,邢元青居住的地方少说有两三百平米,还有单独的院子。



“邢兄,你一个人住在这里?”陆逸问道。



“对啊!”邢元青点头。



“厉害啊,这么大的院子,要是在燕京,起码得千万以上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这要感谢陆少你啊。”邢元青笑着说:“因为你从九阶天梯里面带出了道剑,道剑又认我为主,所以,我就破格晋升了长老,上面就给我分了一个单独的院子。”



“听你这么说,难道龙虎山的其他长老,每人都有一个院子?”陆逸问。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在想,自己回头也找天师要个院子,这样以后有空的时候就来龙虎山避暑,等住腻了,就把它卖掉,还能换不少钱。



见陆逸眼珠子转个不停,邢元青问道:“陆少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

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陆逸转移话题道:“你不是说要请我喝酒吗?酒呢?”



“陆少你跟我来。”邢元青把陆逸带进了小楼的二楼,找了一个能观赏风景的地方坐下,邢元青对陆逸笑道:“陆少你稍等,我去拿酒。”



“赶紧去吧!”陆逸笑道。



邢元青去得快,回来的也快,两分钟不到,邢元青就抱着两坛酒就回来了,放在桌上对陆逸笑道:“陆少,今天我们一醉方休。”



“刚才老瞎子还说了,叫你不要喝醉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没事。”邢元青摆手,表示没事。



“你就不怕老瞎子知道了抽你?”陆逸笑问。



“怕他作甚?他哪次喝酒没喝醉?”邢元青不满道:“他自己身为长老,不能以身作则,总是说我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底气。”



陆逸笑了笑,跟邢元青喝了起来。



酒刚入口,陆逸神色一震,问道:“邢兄,你这酒从哪里弄来的?这绝对是我喝过的最好的酒。”



邢元青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这是我偷的。”



“偷的?”陆逸一愣,问道:“偷的老瞎子的?”



“嘘!”邢元青示意陆逸声音小点,接着道:“这两坛酒还是师伯上龙虎山的时候珍藏的,少说有六十年以上了。”



“这要是被老瞎子知道了,非打死你不可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今夕非往昔。”邢元青道:“我有道剑在手,师伯不敢打我,惹急了我,我用道剑刺他。”



陆逸无语,看来邢元青有了道剑在手,也开始膨胀了。



“不管你了。反正你啊,以后悠着点,多加修炼,争取早日成为高手。”陆逸道:“道剑既然选择了你为主,那么你就要明白你肩上的重担,龙虎山振兴,任重而道远,你要努力。”



“陆少说的我都明白,我会加油的。”邢元青跟陆逸碰了一杯,问道:“陆少,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。”



陆逸早就看出来了,邢元青心里藏着事,便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

“陆少你能帮皇天师弟打通经脉,能不能也帮我打通经脉?”邢元青说完,看了陆逸一眼,见陆逸脸色没有变化,继续道:“皇天师弟比我入门晚,现在就已经先天境高手了,而我才刚刚迈入暗劲的大门,加上我天资愚钝,我怕拖龙虎山的后腿。”



“你有这种想法,说明你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了你身上要承担的责任,很好。”陆逸笑道:“我能帮你打通经脉,但是修行之路,必须一步一个脚印,以后你得多加努力,稳打稳扎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邢元青脸上露出了喜色,刚感谢道:“多谢陆少,多谢陆少。”



“跟我客气什么,喝酒,喝完酒我就给你打通经脉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邢元青忙给陆逸倒酒。



不得不说,邢元青这家伙的酒量很好,他跟陆逸把两坛酒喝完了,都还没醉。



接下来,陆逸用金针帮邢元青打通经脉。



邢元青的体质没有皇天的体质好,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,陆逸才帮邢元青打通经脉,当感受境界提升的刹那,邢元青脸露狂喜,急着要给陆逸道谢。



“你境界刚刚提升上来,还需要打坐,把境界巩固。我在这附近转转,给你护法。”陆逸说完,就离开了。



邢元青盘膝坐在地上,打坐巩固境界。



陆逸刚下楼,就见老瞎子气冲冲的跑了过来,皇天跟在他的身后,见到陆逸,老瞎子便问:“小兔崽子,你见到元青没有?”



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陆逸明知故问。



“那个小王八蛋,胆大包天,竟然把老子珍藏几十年的好酒给偷走了。我要打死他。”老瞎子大声道。



“我劝你最好别打死他。”陆逸认真道。



“为什么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因为邢兄刚刚突破了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突破了?”老瞎子一愣,问道:“他突破先天境了?你别开玩笑了,就他那天资,能成为暗劲高手就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。”



“我说老瞎子,戴有色眼镜看人可不好,邢兄天资虽然确实一般,但他很刻苦。”陆逸替邢元青辩解。



“行了小兔崽子,你别帮他说话,今天我非打死他不可……”老瞎子话没说完,脸色突然变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