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回事?



陆逸眸子一凝,抬眼看去,只见两只白狐狸的尸体上面,浮现出了一颗圆珠子,有婴儿拳头那么大,散发着莹莹的绿光。



那是什么东西?



陆逸疑惑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他肩膀上的冰蝉突然醒了,然后扇动翅膀,快速飞到了两颗圆珠子面前,一口吞下。



“我去,什么情况?”陆逸目瞪口呆。



紧跟着,只见冰蝉的身躯陡然变大到一尺,接着,它的翅膀开始变成了红色,身上气息陡然增大。



尊者境的威压!



陆逸明显感觉到,冰蝉的实力增大了不少。



难道是那两颗珠子起了作用?



就在陆逸疑惑的时候,空中楼阁一阵剧烈的颤抖,像是要倒塌一般。



外面。



老瞎子和天师等人都还在待在原地,龙虎山的众位长老盘膝坐在地上,齐声诵经,为陆逸祈福。



“天快亮了,怎么小兔崽子还没消息?”老瞎子有些急了。



“师叔,你别担心,陆少闯过第四关这才多久,第五关的难度应该大一些,多给陆少一些时间。”天师笑道。



老瞎子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说道:“天快亮了,时间越来越少了,小兔崽子要是在九天之内闯不过关,那就会被永远困在九阶天梯里面。”



“师伯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怎么还说丧气话。”邢元青埋怨道。



“老子这是说的事实。小兔崽子的时间不多了,他要是九天之内闯不过关,那这辈子就难以出来了。”



“师伯,你之前不是很相信陆少的吗,怎么这会儿又开始怀疑陆少的能力了?”邢元青不满道:“不管你相不相信陆少,总之,我相信他。”



啪!



老瞎子突然蹿到邢元青面前,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袋上,骂道:“你他妈的什么意思,是不是不说话就活不了?”



邢元青痛的直吸冷气,双手捂着头,看着老瞎子,委屈的说道:“我这还不是为了宽慰你,让你不要担心。”



“老子不需要你宽慰。”老瞎子之所以脾气这么不好,主要还是心里担心陆逸,怕陆逸闯不过关。



邢元青瞪了老瞎子一眼,小声嘀咕道:“死老东西,早知道上次埋你的时候,就应该把你埋深点,就算你死而复生,也可以把你活活闷死。”



“你个小王八蛋,嘀咕什么呢?”老瞎子冷声问。



“没说什么,没说什么。”邢元青忙摆手不承认。



砰!



老瞎子直接一脚把邢元青踹飞了,大声骂道:“你个小王八蛋,别以为你说老子的坏话,老子听不见。我告诉你,陆逸那王八蛋气我也就算了,你要是再敢气我,信不信我抽死你。”



“师父,消消气,我想师兄也不是故意气你的,他也是担心陆少。”皇天安慰了老瞎子一句,然后跑过去把邢元青扶了起来,说道:“师兄,现在什么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劝你还是少说几句吧,不然师父臭脾气一上来,你又要倒霉了。”



“哼,这个死老头,总是打我头,你看看,我头都比以前大了。”邢元青指着自己的脑袋,一脸不满。



皇天凑近一看,只见邢元青的脑袋上被老瞎子打出了包,心里好笑,这能不大吗?



“还笑,笑个屁!”邢元青扭头,看到皇天在偷笑,不爽道:“我告诉你师弟,不管你修为是不是比我高,反正你永远是我师弟,你要是敢惹我不爽,我照样抽你。”



“师兄说笑了,我怎么敢笑话你,咱们是同门师兄弟,以后还得指望师兄你多罩我呢。”皇天说。

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邢元青瞪着老瞎子,小声道:“妈的,以后我要好好修炼,等我的实力超过他了,看我抽不死他。”



天师对老瞎子道:“师叔,你以后就别打元青师弟了,他好歹也是你的师侄,我的师弟,你总是这么抽他,人家看到了多不好。”



老瞎子道:“有什么不好?我这是为了管教他。”



“管教也不用总是打啊。”



“夫妻之间都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,何况还是他。”



“可你跟元请师弟之间不是夫妻关系,而是师伯与师侄。”天师说。



老瞎子眼一瞪:“怎么,难道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夫妻关系铁?”



天师哭笑不得,说道:“算了,不说这个事情了。师叔,陆少在里面你就不要担心了。我们就算担心也没有用,在那里面,一切要靠陆少自己。”



老瞎子担忧道:“也不知道小兔崽子在里面经历了什么,总之,我现在只希望他早点闯关出来。”



“不仅是你,我们所有人都希望陆少早点出来。我们龙虎山能否振兴,全看陆少了。”天师沉声道。



“是啊,小兔崽子就是我们的希望。”老瞎子说完,回头看了一眼皇天,小声对天师道:“这小子也是我们的希望。”



“如果陆少能成功闯关,带出传承,再加上先天道体,那么不需要百年,最多五十年,我们龙虎山就能振兴。”天师道。



“对了,我们都来这里了,外面有没有布置?”老瞎子突然问。



“师叔,你是说?”天师问。



老瞎子微微点头,道:“以防万一,不得不防。”



“师叔放心吧,来这之前我就已经安排好了,等天亮了以后,我再交代一下,让大家都注意点。”



“嗯,小心为上,特别是在这种时候。”



天师笑道:“不过我估计,也没人敢来犯我们,再怎么说,我们龙虎山都是天下道教祖庭,来犯我们不是找死吗?”



老瞎子沉声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还是小心为上,龙虎山已非当年那么昌盛,我们经不起折腾了。”



“嗯。”天师重重点头。



与此同时。



燕京城,此时东方刚刚露白,通往紫禁城的大街安静无比,两个人影慢悠悠地朝紫禁城的大门走去。



前面一人,是个青年,面容英俊,身材修长,步伐沉稳。后面一人,则穿着黑袍戴着斗笠,手持竹杖,看不清面容和真实年纪。



青年走到紫禁城门口之后,抬头看着城墙,过了好一会儿,才大声笑道:“时隔多日,我又回来了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