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的电话?”赵信问。



“胡满江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把他的电话都挂了?”赵信笑道:“估计这会儿胡满江气疯了,他应该还没遇到过敢挂他电话的人。



“我才懒得管他,早知现在,就应该早点给我打电话赔罪。”陆逸道。



正如赵信所说,此刻,东南省,一号楼的办公室里,一个中年人正在发怒,将名贵的茶杯摔个粉碎。



他就东南省的天子一号,胡满江。



“什么玩意儿,竟然挂我电话,真当我们胡家怕你不成?”胡满江满脸怒容,这么多年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骂他什么玩意儿,关键是,骂他的人比他还要年轻。



如果是一号首长,或者是已经退下去的元老,这么骂他的话,他估计心里还会好受点,可陆逸骂他,他忍不住发火。



“姓陆的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胡满江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怒不可歇。



就在这时候,办公室的门开了,一个秘书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恭敬地说道:“老板,李总他们已经在会议室等您了。”



胡满江不耐烦的说:“让他们等着。”



“那老板您什么时候过去?”秘书问。



“我处理点急事,处理完了,我就过去。”胡满江说完又吩咐道:“你告诉其他几个人,在我没来之前,想办法稳住李总,关于他们投资的事情一定不能黄了,知道吗?”



“放心吧老板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

“去吧!”



秘书点点头,退出了办公室。



胡满江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想了想,他决定还是再给陆逸打一个电话,接着,他又拨通了陆逸的电话。



陆逸和赵信刚进门,手机又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还是胡满江的号码,陆逸直接按了挂断键。



可是胡满江这回很有耐心,不停地打,似乎陆逸不接听,他就会一直打下去。



“接吧,看他说什么?”赵信笑道:“你要是不接电话,估计他会不停地打下去,一直打到你接听为止。”



“希望他是个聪明人,我还给他一次机会。”陆逸说完,按下了接听键,说道:“胡老板——”



陆逸刚开口,就听到电话那头吼道:“姓陆的,你什么意思?我的电话你都不接了?你是不是想跟我们胡家为敌?”



陆逸气乐了,妈的,老子没向你兴师问罪,你倒好,直接说这样的话,好吧,这可是你自找的。



“胡满江,我想你搞错了,我既不是你的下属,也不是你的晚辈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陆逸很不客气道:“你说我跟你们胡家为敌,你想想,你们胡家有能力跟我为敌吗?配吗?”



胡满江气的不轻,大声道:“姓陆的,我劝你一句,趁事情还没有彻底恶化到无法收拾的局面,就此收手,等我来燕京之后,请你喝茶。”



“喝茶?”陆逸怒气反笑:“胡老板,我想你现在还没搞清状况,你儿子找杀手杀我,你认为,请我喝茶就能消气?”



“那要怎样你才能消气?”胡满江道:“要不这样,等我问鼎之后,我给你一个商业帝国。你的天逸集团在江州发展不是不错嘛,到时候我支持的天逸集团开的世界各地。”



“没有你的支持,我的集团照样能遍布世界,倒是胡老板,没有我的支持,你想成为下一届的一号首长,想都别想。”



“陆逸,我知道我儿子做了糊涂事,我在这里给你道歉好不好?改天,不,今天晚上我就来燕京,亲自登门,带着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给你赔罪,你看怎么样?”



“胡老板,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走上今天这个位置的,难道你还不清楚,你儿子找杀手杀我,这件事情不是赔礼道歉就能解决的?”



“那你想怎么解决?”胡满江问。



“我要你儿子的命。”陆逸说:“杀人偿命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何况,这里还是燕京城,在天子脚下行凶更是罪加一等。我现在代替我师父镇守燕京城,如果有人杀我我不解决,你说我有什么资格镇守?”



“陆逸,难道你真的想把事情推到不可挽回的地步?我告诉你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如果他出了事情,我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。”



“胡老板,我能理解成,你找是威胁我吗?”陆逸声音变冷了,道:“首先,我不怕任何威胁。其次,你只有一个儿子,我的命也只有一条,谁要我的命,我就要谁的命。”



“陆逸——”



“胡老板,多说无益,我劝你还是给令公子准备后事吧!”陆逸道。



胡满江怒得大骂:“陆逸,我警告你,你要是敢动我儿子,我就敢动你。”



“动我?凭你?还是你认为你们胡家有能力杀我?如果你自信有实力的话,你可以试试。”陆逸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

“看来胡满江一点都不聪明。”赵信道。



陆逸撇嘴:“不仅不聪明,他还很愚蠢,我真无法想象,像这么愚蠢的人,究竟是怎样走到现在的位置的。”



“人脉呗。”赵信道:“胡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隐隐成了东南第一家族,有胡家在后面支持,胡满江只要不是个傻子,就能爬上去。”



“你不知道,他竟然还威胁我,也不想想,他们胡家再强大强得过曾经的燕京四大家族吗?他胡满江再厉害有秦家的人厉害?”



陆逸冷笑道:“不过这样也好,现在解决了他,免得给国家留下一个祸害。想到这样的人有可能成为下一届的国家一号,我就后怕。”



赵信点头道:“这样的人确实不能掌管一个国家,否则国家会有打乱,老百姓都会遭殃。”



“是啊,留之是祸害。”陆逸已经决定了,他要将胡满江踢掉,不能让胡满江成为下一届的一号。



“走吧,进去看看胡公子在不在?”赵信说。



陆逸点点头,和赵信朝里面走去,刚走两步,又出来几个黑衣人挡在了他们面前。



(感谢打赏的兄弟姐妹,谢谢!)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