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里。



中年人,还有胡公子和另外一个黑衣大汉全都被陆逸的手段惊到了,面前躺着一具尸体,已经被劈成了两半,血流一地。



“哇!”胡公子忍不住,当场呕吐。



中年人的定力明显比胡公子好多了,他虽然没有呕吐,但是脸色苍白,喉咙动了好几次,也想呕吐但被他压制住了。



胡公子呕吐完毕,然后才对中年人说道:“二叔,刚才那小子太过分了,竟然在我们会所杀人,孰不可忍。”



中年人脸色也阴晴不定,他明显不知道陆逸是谁,但是看陆逸的手段,一定不是个寻常人物。



“二叔,不要忍了,那小子干打我们的人,明显就是没把我们胡家放在眼里,这口气一定不能忍。”胡公子说道。



中年人没理会,转身问刚黑衣大汉:“那小子的身手如何?”



“很恐怖。”黑衣大汉眼里出现了恐惧,说道:“我没看到他的出手,而且,他刚才怎么杀的人我都不知道,我打不过他。就算有十个和我身手差不多的人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

“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拳脚打不过,我就不信他能躲开枪。”胡公子说完,从兜里摸出了一把银色的小枪,说道:“我去宰了他!”



“站住!”中年人一声大喝,瞪着胡公子道:“你嫌丢人的还不够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挑的事?我告诉你,今天这事要是能收场则好,要是收不了场,我就把你送回去,从此以后不准你来燕京。”



“二叔,都到了这个时候,你怎么还说我啊,要不是那小子,我会被打?我们的人会被杀?”胡公子说到这里,看了中年人一眼,嘲笑道:“我在东南的时候,听我爸说二叔把会所经营的如何如何好,现在一看,也不过如此啊,一个后生晚辈都不给面子,你说你,在燕京城混了这么久白混了。”



“闭嘴!”中年人怒不可歇,指着胡公子骂道:“我做的怎么样我自己清楚,你爸也清楚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。”



“二叔,我这是不是教训你,而是想告诉你,做人不要怂,我们胡家还没怕过谁呢。今天这事要是传出去,我们胡家颜面扫地,还会成为燕京城各大家族茶余饭后的笑料。”



“你还好意思说,这还不都是因为你,要不是你色胆包天,那小子敢在这里大开杀戒?”中年人没好气道:“你若是再敢胡来,我就,我就……”



“二叔,若我是你,这个时候就不会教训我了,而是想办法找回场子,要是不教训那小子,不用一个小时,全燕京都会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情,到时候,大不了我回东南,倒是二叔你,呆在燕京城有脸再跟其他家族的人谈笑风生,把酒言欢吗?”



“你他-妈给我闭嘴!再胡说八道,老子撕烂你的嘴!”中年人气得脸色铁青,回头问黑衣大汉:“那小子走的时候,说的什么?他叫什么陆什么来着?”



“他说他叫陆逸。”黑衣大汉回答道。



“陆逸,陆逸!”中年人嘴里念叨了两遍,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说过,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,为了谨慎起见,中年人决定打个电话问问。



中年人摸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出去,电话刚接通,那头就传来亲热的笑声:“*啊,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该不是你会所又来了极品妹纸吧?”



中年人笑道:“王总,你想要妹子的话随时可以过来,我这边最好的都给你留着,我有个事想跟你打听一下,你知道陆逸这个人吗?”



“陆逸?怎么,你想跟他做生意?”电话那头问。



“不是做生意。这小子不开眼,今天竟然当着我的面打了我侄子和我们会所的保安,我是想打听一下他的来历好收拾他……喂,王总,你还在听吗?”



中年人话没说完,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忙音。



“难道信号不好?”中年人疑惑了一下,接着又按下了拨号键,打的还是同一个电话,可这次电话打不通,提示已经关机。



“怎么回事啊?”中年人疑惑不解,然后给另一个朋友打电话,电话接通之后,中年人笑道:“季少,我向你打听一个人,他叫陆逸,你认识吗?”



“你说谁?”电话那头陡然提高了声音。



“陆逸!”



“你确定是陆逸?”



“他说他叫陆逸。”



“你得罪他了?”电话那头问。



“我没得罪他,是他得罪了我,季少……”



“我还有事,回头再说。”电话那头快速挂了。



草,什么情况?



胡公子在一旁讥讽道:“二叔,你在燕京城混了这么久也是白混了,连个人都打听不到,看来我爸想让你在燕京城拓展人脉的计划是没戏了。”



中年人没理会胡公子,他只是感觉很奇怪,无论是王总和季少,平时都跟他走的比较近,可是怎么一个电话打不通,一个把电话挂了,他们究竟什么意思?



想了想,中年人从通讯录里面翻了一阵,找出一个号码,然后再打了过去,等电话接通之后,中年人平静地问道:“曹老哥,你在吗?”



“老弟,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找我什么事啊?”电话里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

“老哥,我想像你打听一个人,他叫陆逸,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吗?”中年人问道。



“陆逸?你确定他叫陆逸?”



“我确定。”



“不会吧,你来燕京城这么久了,没听说过陆逸?”对方显然很吃惊。



“说来惭愧,我自从来了燕京,就一直在打理会所的生意,根本来不及熟悉环境。”中年人笑道:“老哥,陆逸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

“我给你说,陆逸我都惹不起,他可是直通天庭的人,叶氏集团听说过吧,叶氏集团的总裁叶天心就是他未婚妻。”



啊!



中年人大惊。



电话那头继续道:“燕京四大家族你知道吧,我告诉你,四大家族就是被陆逸给灭的。”



什么!



中年人面色大变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