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十分迅速利落,一巴掌抽在青年的脸上。



青年被陆逸一巴掌打懵了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反应过来,冲陆逸吼道:“你敢打我?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

“啪!”



陆逸甩手又一巴掌抽在青年的脸上,没好气道:“你不知道沈星儿是我的女人吗?”



“你究竟是谁?”青年问道。他看了出来,陆逸不简单,他自爆了家门,陆逸还敢抽他,由此可见,陆逸也有背景。



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里是燕京城,不是东南。哪怕即便是在东南,敢动我的人,我照样抽你。”陆逸十分强势。



“我不管你谁,你敢打我,今天你走不掉。”青年恶狠狠的说道。



“我想走就走,你还能拦我不成?”陆逸道。



“我告诉你,这家会所就是我们家开的,我二叔就在这里。”青年说完,掏出手机拨打电话,看情形是在叫人。



“陆兄,我——”赵信准备劝陆逸,大事化小小时化了,可是他刚开口,就见陆逸微微摇头,赵信赶紧闭上了嘴。



陆逸说道:“赵兄,以后你也可以强势点,出了事有我在你身后兜着,不怕。”



赵信为人比较圆滑,估计是赵家衰败了一阵,赵信的性格也有所改变,但是陆逸更希望从赵信身上看到锐利的气势。



年轻人,身上都应该有锋芒,而且,赵信还是陆逸商业上的先锋大将。



青年打完电话,对陆逸放着狠话:“小子,你敢打我,今天你们走不掉了,我会让你知道,你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。”



陆逸笑道:“其实你说的话正是我想说的话,我想很快你就会知道,得罪我,你的确很愚蠢。”



踏踏踏!



一阵匆忙的脚步声,很快,就有二十几个身穿黑衣服的保安走了进来,为首的保安还没开口,就见青年指着陆逸道:“给我打死他,我给钱。”



“少爷,我们——”



“打死他!”青年怒吼。



顿时,所有人的保安一哄而上,朝陆逸冲了过来。



陆逸还没动手,李天龙和赵信就冲了出去,和保安们打在一起。



“妈的,叫你打我,今天我非弄死你不可。”青年重新在沙发上坐下,恶狠狠的盯着陆逸。



陆逸看了一眼,放开了沈星儿,温柔地说道:“等我一分钟。”



嗖!



话音落下,陆逸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了,很快,就有惨叫声响起,紧跟着,惨叫声不停。



一分钟不到,青年叫进来的保安全倒在了地上,陆逸拍了拍手,看着青年不屑道:“这就是你的人?一群垃圾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青年又惊又怒,又掏出了手机,一边打电话一边冲陆逸道:“你给我等着,我找两个高手进来。”



“最好别让我失望。”陆逸说完,才问李天龙和赵信:“你们没事吧?”



“没事。”李天龙和赵信都没受伤。



青年打完电话,只过了二十秒,就有两个穿着西装大汉走了进来,他们的前面,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。



中年人年纪四十多岁,头发花白,戴着金丝边眼睛,他进门就冲青年吼道:“胡宸,你在干什么?是谁给的权力让你在这里撒野?“



青年满脸委屈:“二叔,不是我撒野,是有人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,你看看地上,我们的保安全被他们打了。”



中年人往地上一看,还真是,会所二十几个保安现在全部躺在地上,一个个哀嚎不已。



中年人沉着脸问青年:“胡宸,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我告诉你,如果是你惹得事,我立刻把你送回东南。我管不了你,我就不信你爸还管不了你。”



“二叔,今天的事情真不怪我,我跟星儿小姐约好了签合同,谁知道他们三个冲进来打我,二叔你看,我脸上被他抽了两巴掌。”青年指着脸上的指印说。



“你没骗我?”中年人问。



“这事实都摆在眼前,我还用骗你吗?”青年一副惨兮兮的样子,对中年人说道:“二叔,我爸让我来京城,就把我交给你了,现在我受了委屈,二叔你可要为我做主啊,呜呜呜……”



说到最后,青年竟然哭了起来。



“闭嘴!”中年人呵斥了一句,然后说道:“在我们的会所,打我们的人,这有点过了,你放心,二叔会为你讨回公道的。”



说完,中年人在沈星儿和陆逸几人脸上扫了一圈,对沈星儿笑道:“沈小姐,这件事与女士无关,你们要么出去,要么让到一边吧!”



沈星儿正要说话,就见陆逸给她递眼神,示意她坐到一边去,沈星儿微微点头,和经纪人梅姐在沙发角落坐了下来。



中年人扫了陆逸三人一眼,最后,他的视线落在了赵信身上,客气的问道:“先生,不知你尊姓大名?来自哪里?”



赵信淡淡道:“我是来自江州的无名小卒!”



江州,不是燕京人?



中年人心里微微一松,接着又问李天龙,道:“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?来自哪里?”





“我是江州人。”李天龙说。



又是江州!



中年人最后把目光移到了陆逸身上,问道:“这位先生,莫不是你也来自江州吧?”



“没错!”陆逸点头。



中年人长长的喘了一口气,这三个人都不是燕京人,就说明他们的根基不深,这件事情处理也就好办多了。



但是为了保险起见,中年人又问陆逸道:“不知先生在哪里高就?”



“高就谈不上,我自己做点小买卖,不值一提。”



听到陆逸说是做生意的,中年人心里更放松了,因为要比钱的话,他们胡家有的是钱,最重要的是,这年头,再多的钱都没有权力这玩意儿有用。



他的哥哥胡满江现在是东南的一把手,位高权重,而且下一届极有可能问鼎,以这份背景,他就不需要怕任何人。



中年人脸色冷了下来,说道:“几位先生,事情的大致经过,我都听我侄子都说了,现在是你们打了我的侄子,还打了我们会所的保安,你们说吧,这件事情怎么解决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