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去的路上。



邢元青向陆逸道谢:“陆少,太感谢你了,刚才要不是你,玉玺就完了,我们龙虎山也完了,我也完了。”



可以预见,如果传国玉玺真被摔碎了,龙虎山的传承就会断绝,老瞎子也会打死邢元青这个罪人。



幸好,陆逸接住了玉玺。



“客气什么,你也不是有意的。”陆逸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来这里的任务完成了。”



“陆少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古玉镯说道:“成吉思汗陵墓堪称奇迹,这里,能不能出土?”



“这座陵墓是属于国家的,国家如果要挖掘,当然可以。”陆逸明白古玉镯的心思,古玉镯想让这座陵墓重现世间。



古玉镯是考古专家,他们的职责就是尽可能的挖掘一些宝藏出土,给国家的科研留下重要的历史佐证。



“陆少,我有个想法,我想等这次回去之后,就向上面打报告,成立考古队,挖掘陵墓。”古玉镯回头看了一眼大殿,说道:“这个陵墓比秦始皇陵更有考古价值,如果能出土,绝对会震惊世界。”



“古教授,挖掘是好事,我支持你,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,你尽管开口。”陆逸笑着说。



“谢谢陆少,太感谢了,这次要不是你带我来这里,只怕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如此宏伟的陵墓。谢谢,谢谢!”



古玉镯不停地道歉。



“古教授客气了,这次也辛苦你了,你年纪这么大了,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十分不易,我要感谢你。”



陆逸话音一转,道:“古教授,你想挖掘这个陵墓,我有一个建议。”



“陆少请讲!”



“我们这一路过来,你也亲眼见证了这座陵墓诡异重重,如果冒然带着考古队来挖掘,只怕会遇到危险,所以我建议,你可以挑选一小队精兵悍将,先到这里开路,等解除危险之后,再让大部队进来。”



陆逸继续说:“如果需要国家其他部门的支持,你可以告诉我,我可以帮你协调,无论是军方的人,还是其他人,都可以。”



古玉镯大喜,忙感谢陆逸:“陆少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回去之后我马上给组织打报告组织人手,需要你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客气。”



陆逸瞟了一眼李鸿儒,又对古玉镯说:“古教授,鸿儒也是个难得的人才,如果可以的话,成立考古队的时候你可以把鸿儒也叫上,没准他还能帮上你大忙。”



“可以吗?”古玉镯望着李鸿儒,问道:“小李,你有兴趣跟我一起挖掘这个陵墓?”



“我……”李鸿儒脸上有犹豫。



陆逸忙道:“鸿儒,你还不赶快谢过古教授,挖掘成吉思汗陵墓这是多么光荣的事,别人求都求不来。”



李鸿儒顿时明白陆逸的用意,成吉思汗陵一旦出土,毕竟震惊世界,如果他能参与挖掘,会收获一份很大的功劳,到时候上面论功行赏,肯定不会忘了他。陆逸这是为了他好。



“谢谢古大师,等回去之后,我就留在燕京给您当助手,无论是组织人手,还是协调挖掘设备,我都给你弄好。”



“太好了,鸿儒你是个人才,有你帮我,我更有信心组织好这次挖掘。”古玉镯也很开心。



“陆少,我还有一个请求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古玉镯道。



“但说无妨,古大师,跟我你就不要客气。”



“你看,能不能让小邢也来帮忙?”古玉镯说。通过这些天的相处,古玉镯发现,邢元青也是个人才。



最主要的是,邢元青是个盗墓高手,如果邢元青能加入,对他们来说事半功倍。



陆逸看了邢元青一眼,笑道:“古教授,这事我做不了主,你想要老邢帮你,你得给老瞎子说。”



“我告诉你,想都别想。”老瞎子突然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没好气道:“等回了龙虎山,老子就关你禁闭,这一年你休想迈出山门半步。”



邢元青委屈的快哭了。



古玉镯也有些失望。



“古教授,我对考古不懂,我想问一下,考古的经费你们有吗?”陆逸问。因为考古都会涉及到经费这个问题。



“一般考古,国家会出一部分资金,然后缺的那部分资金,需要我们自己去找赞助。不过这次应该好点,毕竟是成吉思汗的陵墓,组织上应该会给我们一半的挖掘经费。”古玉镯笑道。



“这么说,剩下的那半经费还是需要找赞助?”陆逸问。



“是的。”



“古教授,根据你以往的经验,你预算一下,挖掘这个陵墓大约需要多少经费才足够?”陆逸问。



古玉镯略加思索,才说:“这座陵墓宏伟异常,布局又十分负责,里面的珍贵文物也不少,挖掘之后还需要保护,总体算下了,至少需要十亿经费。”



“要这么多钱?”陆逸吓得一跳,他没想到考古竟然这么烧钱。



古玉镯笑道:“这只是初步的预算,如果把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,我估计在这个基础上,至少还要加五个亿。”



邢元青插话道:“我说国家每年赚那么多钱都花到哪里去了,原来是给你们烧了。”



“我们这也是国家做贡献。”古玉镯笑呵呵的说。



陆逸道:“古大师,这次回去之后,你先看看上面给你拨多少经费,缺的经费你也不用去找赞助商,直接来找我,无论缺多少,我都出了。”



古玉镯有些不敢置信,看着陆逸问道:“陆少,你说真的?”



“真的。”



“太感谢了,陆少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古玉镯抓住陆逸的双手,激动地语无伦次,道:“陆少,你不知道,以往去拉赞助的时候,我都是东求西凑,要用很久的时间才能能找到钱,不仅拖延工期,还要低三下四,这次好了,有你帮助我,我再也不用求人了。”



听到古玉镯这番话,陆逸心里既感动又愤慨,感动的是古玉镯对考古的执着,愤慨的是古玉镯是著名的考古学家,他这么大年纪了都还要拉下脸去拉赞助,有关部门干什么去了?想想都让人气愤。



陆逸郑重说道:“古大师,我今天放下话,以后只要是你的考古,无论缺少多少资金,尽管来找我,不用去求任何人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