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目望去,前面没有半分阴冷之气,更没有黑暗,一片光明,如同皓日当空,空气清新无比。



前方一千米的地方,是一片琼楼玉宇,非常宏伟壮观,流光溢彩,霞光四射,如同来到了天上宫阙。



四周奇花异草遍布,芳香阵阵,闻之令人心旷神怡。



“天啊,这究竟是什么地方?”李鸿儒惊叹。



邢元青也惊叹:“我本以为,我们会遇到更大的诡异,可是没想到,竟然会遇来到这么一个地方。”



古玉镯不愧是搞科学研究的,震惊过后,他便拿着单反疯狂的拍照,一边拍照,还一边手舞足蹈的说道:“奇迹啊,真是奇迹,陵墓之中竟然有这么一片仙宫,要是传过去,绝对能震惊世界。”



那片楼宇通体如同黄金铸成,金光灿灿,在金光之中,还流露出一股庞大的神圣之气。



“嗡!”



陆逸悄然开启天眼通,视线朝那片楼宇望了过去,他想搞清楚,楼宇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?



可是,他的视线只往前看了一百米,就被挡住了。



怎么回事?



陆逸吃惊,视线再看过去,依旧被阻挡。



陆逸心里叹气,他明白,还是他的修为太低了,如果他的修为足够高,天眼通可以望穿一切虚妄,可以看到过去,看到未来,贯穿古今。



只可惜,他现在修为还不够。



“必须要找到九转金身决的中篇,否则,将无法提高自己的修为。”陆逸在心里提醒自己。



“妈的,成吉思汗该不是躺在里面吧?”邢元青突然说。



陆逸回头,只见邢元青手里拿着望远镜,正在看那片琼楼玉宇。



“老邢,你说成吉思汗躺在里面?”李鸿儒震惊道:“我感受到了磅礴的生机,如果成吉思汗在里面,他是不是没死?”



“都几百年前的人了,怎么可能没死。”邢元青笑道:“成吉思汗必然死了,他的蒙古大军也肯定死了。”



“可是我心里感觉很不安。”李鸿儒有些恐惧。



“李兄你别多想,不会有事的。陆少,我们进去吧!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邢兄,你不是跟着老瞎子学了天机神算吗?要不你算一卦,看看传国玉玺在不在里面?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会吧,邢兄也会算卦?”李鸿儒大感意外。



“没看出来,小邢还是个高人啊,老朽眼拙了。”古玉镯也很意外。



邢元青老脸一红,不好意思道:“陆少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跟师伯的时间那么短,怎么可能学会天机神算?”



“知道你不会,我就是开个玩笑。”陆逸哈哈大笑。



顿时,紧张的氛围冲散了。



“陆少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还能有什么打算,当然是进去看看。”陆逸说:“已经来了这里,总不可能原路返回吧!”



“陆少,事不宜迟,咱们进去吧!”邢元青有些着急。



“好!”陆逸点头,接着道:“大家小心点,谨慎一点,随时防备出现意外。”



天眼通看不透,陆逸觉得这里肯定有古怪。



陆逸在前面领路,一行人慢慢地往前走,走了两百米,陆逸又悄然运起了天眼通,视线依然被阻隔了,什么都看不到。



“妈的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

陆逸心里也充满了疑惑。



“奇怪,这里看起来生机勃勃,怎么反而让我觉得不安呢?”李鸿儒一直感到不安,眼睛往四处乱瞟。



“这地方是有点诡异,小心一点。”邢元青在队伍后面断路,他也很谨慎,右手紧紧握着手枪。



至于古玉镯,这个时候胆子反而变大了,他跟在陆逸身后,一边走一边拍照,忙的不亦乐乎。



“这些奇迹要是不拍下来,真是遗憾。”古玉镯刚举起相机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。



他刚扭过头,就见一支竹箭出现在他脸前。



“我命休矣!”古玉镯吓得闭上了眼睛。



可是,他等了一会儿,发现竹箭并没有穿透他的脸庞,缓缓地睁开眼,只见竹箭被陆逸两根指头夹住了。



呼!



古玉镯长长喘气。



“陆少,谢谢你,要不是你,我这条老命刚才就……”古玉镯向陆逸道谢。



陆逸没理会他,眼神盯在前方。



“古大师,你魂还在吧?”邢元青笑道。



“还在,还在。”古玉镯擦着额头的冷汗,以前,他总觉得死不可怕,可是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,他才知道,原来死亡是那么的可怕。



“陆少,什么人射的箭?”李鸿儒问道。



“他们来了。”陆逸说。



李鸿儒顺着陆逸的视线往前一看,只见前方出现了三个人,其中是一个白人老头,另外两个人,则是一对青年的男女。



女的穿着蒙古族特有的服饰,长长的辫子盘在头上,手里握着一把黄金短刀,柔美中充满了野性的味道。



男的身材很魁梧,上身裹着一张兽皮,手里握着一张金弓,背上背着一个箭筒,腹部受了伤,鲜血染红了兽皮。



至于那个白人老头,衣衫褴褛,身上有好几处箭伤,浑身鲜血淋淋,看起来非常狼狈。他左手提着一把枪。



这三个人在没下墓之前,陆逸他们都见过,白人老头是来自外国的盗墓贼,另外那对男女,是守陵人。



白人老头在前面跑,那对男女在后面追他。



看到陆逸几人,白人老头哈哈大笑,放满了脚步,转身说道:“你们不是说,只要进墓的人都要死,现在这里还有别人,你们有本事也杀啊?”



邢元青脸色一变,盯住了那一男一女。



那一男一女也停下了脚步,看着陆逸,脸上有些惊讶,特别是那个女孩,惊讶的问陆逸道:“你们没有地图,怎么能来到这里?”



“这是哪里?”陆逸不答反问。



“不管是谁,擅闯大汗的寝宫,都该死。”裹着兽皮的男青年语气十分不善,说完,就拔箭弯弓,对准了陆逸。



“你说这里是大汗的寝宫,如此说来,成吉思汗就葬在里面?”陆逸指着前方的那片琼楼玉宇问道。



“没错。”男青年坦然承认。



“如此甚好!邢兄,我们进去!”陆逸说完,大步向前,根本没把男青年放在眼里。



(三章更新完毕!)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