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阴兵过道!”邢元青吓得脸色都白了,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哆嗦,忙道:“大家快蹲下,屏住呼吸。”



众人蹲了下来。



“踏踏踏!”



只见这一群阴兵身着蒙古大军的盔甲,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,他们之中,有人身上有着恐怖的刀伤剑痕,还有的只有半边身子。



终于,阴兵走了过去。



邢元青长途了一口气,道:“老子下了那么多的墓,还是第一次见到阴兵过道,妈的,吓死老子了。”



“你之前下过墓?”古玉镯问。



“下过啊,我告诉你,我连王侯墓都下去过,那里面也没这里恐怖……”邢元青话没说完,就见陆逸在对他打眼色。



邢元青一愣,抬头,只见古玉镯愤怒的看着他。



“原来我没有看错,你真的是盗墓贼,我打死你。”古玉镯拿着单反,朝邢元青的头顶砸了下去。



陆逸快速一把抓住古玉镯手里的单反,说道:“古大师,您别生气。”



“陆少,你别阻止我,我这辈子最厌恶盗墓贼了,我今天非打死这王八蛋不可。”古玉镯怒气难消。



陆逸狠狠瞪了邢元青一眼,邢元青自知失言,低头沉默不语。



“古大师,您别生气,邢兄不是盗墓贼。”陆逸替邢元青解围。



“陆少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可你也不用为他辩解,他自己都承认下过墓,不是盗墓贼是什么?”古玉镯不信。



“邢兄是说下过墓,可他并没有说自己是盗墓贼啊?古大师,你也经常下墓,难道你也是盗墓贼?”



“我怎么可能是盗墓贼。”古玉镯解释道:“我每次下墓,事先都是经过组织安排,允许同意,我才能下墓。而且,我是为了科学研究。”



邢元青不屑:“说好听点是科学研究,说不好听就是帮国家盗墓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古玉镯气得浑身颤抖。



“怎么,我说的不对吗?你敢说我说的不对?”邢元青继续道。



“闭嘴!”陆逸呵斥邢元青:“怎么说话的。古大师下墓,那是做科学研究,为国家做贡献,你看你,都说的什么话啊!”



“难道我不是为国家做贡献?要不是我,会有那么多墓出土?”



听到邢元青这话,陆逸心里一动,忙安抚古玉镯,说:“古大师,您别生气,虽然邢兄跟您不在一个单位,但是邢兄的确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。”



“就这盗墓贼也能为国家做贡献?”古玉镯瞪眼。



“古大师,您有所不知,邢兄下墓,属于国家秘密行动。您想啊,邢兄是龙虎山的人,他要是盗墓,龙虎山会轻饶他?”



“龙虎山我倒是有所了解,从古至今,龙虎山门规还是挺严的。”古玉镯神色终于有所缓和。



这个时候,李鸿儒插话道:“古大师,你误会老邢了,不是我说您啊,就算您不相信老邢,也应该相信陆少和老瞎子前辈的人品。”



“陆少和前辈的人品我相信。”别看古玉镯有些迂腐,但是为人处世的本事还是挺高的,他马上给邢兄道歉:“小邢,对不起,是我误会了你。”



“哼!”



邢元青冷哼一声,扭开了头。



啪!



陆逸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冷喝道:“邢兄,古大师都给你道歉了,你别蹬鼻子上脸啊!”



“陆少,我——”



“你什么你,赶紧给古大师道歉,刚才你言语那么冲撞,幸好古大师大量,不然我非得替老瞎子教训你。”



陆逸一边说,一边给邢元青打眼色。



邢元青明白的意思,不情愿的对古玉镯道歉:“古大师,对不起,刚才我一时口快,冲撞了您,还望您不要见怪。”



“这不怪你,刚才我也不对,小邢,还请你海涵啊。”



邢元青微微点头,不看古玉镯,显然,他嘴上虽然给古玉镯道歉了,但是心里还是不痛快。



“好了,我现在有点事想给大家说说。”陆逸扫了众人一眼,说道:“我们这一路上,遇到的各种各样的诡异,但我们还是坚持走到了这里,如果我猜的不错,我们已经到了陵墓的核心,接下来,也许还有未知的危险,所以我希望大家都小心点,注意好自己的安全。”



“另外,我们这行人,能组成队伍,走到这里,实属不易,所以我希望咱们能同舟共济,争取早点传国玉玺。”



“陆少说的是,大家能相聚在一起是缘分。虽然这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危险和诡异,但我们都走过来了,接下来的路,我们要携手并进。”李鸿儒说。



古玉镯也道:“我活到这把年纪,下过无数墓,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,如此宏伟的墓,就算是死,也死而无憾。”



“好好地,说什么死。”邢元青呛了古玉镯一句,接着道:“师伯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传国玉玺,镇压龙虎山的气运,无论如何,我要帮他找到玉玺。”



“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,补充一下体力,二十分钟后,我们继续赶路。”陆逸说完,就再原地坐了下来。



李鸿儒忙从背包里掏出干粮,给大家分食。



二十分钟转瞬即逝,大家再度启程。



继续前进。



深入了几公里后,耳边传来咆哮的声音。



陆逸走在最前面,抬眼望去,只见前面一条黄河穿过宫殿,奔腾而去,河水上面,弥漫着一层腐朽的气息。



大家沿河而上。



走着走着,突然,前面又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。



“阴兵来了,快蹲下!”邢元青急喊。



众人刚蹲下,就见到一队身穿黄金铠甲的阴兵走过,他们头戴金甲,手持长枪,腰间挂着金刀,每一步落下,就发出震天的声响。



“妈的,这里怎么又这么多阴兵?”邢元青小声骂道。



“这些阴兵早已没有生命气息,他们只是一群行尸走肉。”陆逸说。



阴兵离开之后,大家又往前走,不知道走了多久,终于,到了宫殿的尽头,放眼望去,众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。



“天啊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