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就算死,也不会告诉你传国玉玺的下落。”博尔木虽然已经无反抗之力,但是他很有骨气。



“不说也无所谓,反正我能找到。”陆逸说完,轰然一脚踢在博尔木的头上。



“轰!”



博尔木的脑袋成了齑粉。



“这就死了?”邢元青和李鸿儒跑了过来。



“邢兄,鸿儒,你们四处找找,看有没有发现?”陆逸说。



博尔木曾经是成吉思汗最贴身的护卫,陆逸相信,这个地宫里面一定会留下对他们有用的东西。



邢元青和李鸿儒找了一圈,都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

“陆少,什么都没找到。”



“这个地宫就跟一个摆设似的。”



“妈的,早知道就不下来了,这个地宫里面什么都没有。”邢元青大骂。



这个时候,古玉镯跑了进来,当看到地上断壁残垣,古玉镯吃惊地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,你们没事吧?”



众人无语。



“古大师,你幸好来的晚,你要是早点过来,你会没命的。”李鸿儒说。
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古玉镯问。



“也没什么,谁就有鬼。”



“有鬼?”古玉镯吓得一跳,忙躲到了陆逸身后。



李鸿儒和邢元青哈哈大笑。



“行了,你们别吓古大师了。”陆逸回头对古玉镯笑道:“古大师,你的科学研究做得怎么样了?”



“没有鬼啊。”古玉镯瞪了李鸿儒和邢元青一眼,然后才说道:“陆少,谢谢你带我来这里,我这趟收获很大。我相信,这个墓要是出土的话,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排名前五的奇迹。”



“古大师,要是这个墓这能出土,你功不可没啊。”



“这功劳是陆少和前辈的,要不是你和前辈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如此宏伟的大墓。”古玉镯诚恳道。



提到老瞎子,众人难免又是一阵悲伤,特别是邢元青,眼眶红了,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悲伤。



“老瞎子生前最担心的就是龙虎山的传承,所以这一趟无论如何,我们要找到传国玉玺,告慰老瞎子在天之灵。”



陆逸扫了地宫一眼,道:“既然这里什么都没有,那咱们还是往前走看看,看能不能有所发现。”



“别啊。”见陆逸要走,邢元青指着博尔木的棺材说道:“陆少,这口棺材是纯金的,而且还是宋末元初的东西,我们要是搬出去,可以卖不少钱。”



“这是文物,岂能卖掉?”古玉镯十分不悦。



“是啊,这个是文物,我们不能卖,就算是搬出去,也要上交给国家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还是小邢的思想觉悟高。”古玉镯赞赏道。



李鸿儒在一旁翻白眼,别人不知道邢元青老本行是干什么的,但是他清楚,鄙视了邢元青一眼,李鸿儒又道:“你们都误会我了,我的意思是说,这口棺材上面有文字,我们看不懂,可以带回去给古文字专家看,也许能找到传国玉玺的踪迹。”



“有文字?”古玉镯疑惑的我看了李鸿儒一眼,走到了棺材面前,蹲在身子一看,果然有文字。



他拿出老花镜和放大镜仔细看了看,过了好一阵,他才起身,摇了摇头,无力道:“这是古蒙文,我不认识,可惜啊,老孟不在。”



“不过这口棺材倒是好东西,要真拿出去了,绝对是国宝级的存在。”古玉镯说道。



“我就说嘛,这口棺材是好东西。”李鸿儒跑到了棺材旁边,笑道:“也许棺材里面还有陪葬品呢。”



他伸头朝棺材里面一看,顿时张嘴结舌。



“陆……陆少……棺材里……快看……”李鸿儒说话结结巴巴。



陆逸忙走过来一看,也大感意外,只见棺材底部,竟然是一条地道。



“这里竟然有一条地道,是通往哪里的?”古玉镯疑惑。



“这条地道如此隐秘,通往的地方一定很不简单,否则成吉思汗的替身护卫也不会出现在此。”邢元青分析说。



陆逸眼皮一跳,道:“邢兄分析的有道理,博尔木亲自坐镇于此,看来就是为了防止有人进入地道,由此可见,地道通往的地方很不寻常,而且,极有可能是通往成吉思汗的主陵。”



“那还等什么,我们赶紧进去吧!”邢元青有些迫不及待。



“走!”陆逸率先跳进了棺材里。



邢元青和李鸿儒扶着古玉镯进了棺材,两人也跟着跳进去,三人紧紧跟随在陆逸的身后,进入了地道。



地道很暗,刚进去,一股阴冷的风就袭遍全身。



“大家小心点。”陆逸提醒道。



众人跟在陆逸身后,踏着台阶,小心翼翼的前进。



十分钟后,他们从地道走出来之后,面前,是一座庞大的古墓,气势恢宏,九龙盘柱,汉白玉的地板上雕刻着两只神雕,栩栩如生,所有布局非常考究,宫殿一座接着一座,全是蒙古包的样式。



“嘶!”



突然,一声凄厉的鹰叫,一座大殿中冲出来一道乌光,朝陆逸等人扑了过来,速度快如闪电。



这是一只凶猛的巨鹰,双翅张开后,宽约四五米,锋利的爪子有两尺多长。它浑身长满了鳞片,牙齿如同刀锋,闪烁着寒光。



“咻!”



陆逸出手就是六脉神剑,剑气穿透巨鹰的咽喉,瞬间,巨鹰在空中化成一团雾气,地面上洒下了一团黑血。



“这么大的鹰,只怕活了上千年吧!”李鸿儒惊叹。



邢元青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,说道:“这座墓里充满了诡异,我们现在所呆的地方,应该是成吉思汗陵墓的核心,大家小心一点。”



说完,邢元青拔出了手枪,李鸿儒也拿出手枪,拉开了保险栓,古玉镯被他们护在中间,陆逸在前面探路。



沿着汉白玉的地面一路前行,走了好几里之后,冷风越来越冷,没有遇到任何生物,安静的可怕。



“陆少,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。”邢元青小声说。



“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太安静了。”陆逸话音刚落,瞳孔紧缩,只见前方,走过来一排阴兵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