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重的杀气!”



陆逸眼里金星流转,悄然开启了天眼通,目光望向地宫里面。



“天啊,这么多石雕,简直不弱于秦岭兵马俑,要是出土,一定会震惊世界。”古玉镯激动不已,根本不管杀气,朝地宫里面跑了进去。



“古大师——”邢元青出声的时候已经晚了,古玉镯早已跑了进去,他只好求助的看着陆逸:“陆少,古大师他……”



“没事!”陆逸道:“成吉思汗的铁骑曾经征战天下,勇猛非常,这些虽然是石雕,但身上却充满了杀伐之气,不简单。”



“陆少,你是说杀气是从这些石雕身上散发出来的?”邢元青震惊问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道:“幸好他们都是石雕,不是真正的蒙古大军,否则的话,我们还真会有危险。”



“那古大师不会有危险吧?”



“他不会有危险。”陆逸刚才他用天眼通仔细看了一眼,地宫里面虽然有杀气,但却没有危险。



“那我们也进去吧!”邢元青大步走了进去。



李鸿儒跟在陆逸身后进入地宫。



地宫很宽敞,占地至少有上千平方米,中间有一条汉白玉铺成通道,陆逸踏上了通道,邢元青紧紧跟着他。



四周很静。



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呼吸。



陆逸脸色平静,心里却充满了警惕,自从进墓以来就诡异重重,他不知道,前面还会遇到什么危险?



邢元青和李鸿儒同样提高了警惕,两人已经掏出了手枪。



只有古玉镯,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身处何地,忙着拍照做记录,对于其他的事情,他根本不在意。



陆逸他们踏着通道,走到了地宫最深处。



踏过九百九十步台阶,前方,出现了一个高高的看台,看台上面,停放着一口纯金打造的棺材。



“陆少,前面有一口棺材。”邢元青提醒陆逸。





“我看到了。”



“你说那会不会是成吉思汗的棺材?”邢元青又问。



“不知道。”陆逸摇头。



“要不我们把棺材打开看看吧!”李鸿儒说。



陆逸回头,看着邢元青,说道:“邢兄,麻烦你了。”



邢元青领会到陆逸的意思,点了点头,然后郑重的往前走了两步,蹲在地上,接着从包里掏出了三根蜡烛。



邢元青将蜡烛点燃,放在了东南方的石阶上,然后对着纯金棺材跪下,磕了三个响头,嘴里念念有词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

“陆少,老邢在干什么啊?”李鸿儒好奇的问道。



“他在做准备工作。”陆逸回答说。



“准备工作?”李鸿儒一愣。



“这是开棺之前必须要做的准备工作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用这么麻烦吧,我们三个人合力将棺盖推开就行了。”在李鸿儒看来,邢元青的做法是多此一举。



“这个墓很诡异,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。”陆逸说完,视线落在邢元青的身上。



邢元青磕头完毕,站了起来,回头对陆逸点了点头。



“邢兄你让开,我来看看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让到了一边。



陆逸轻轻地朝棺材靠近,他的步伐很慢,眼神扫向四方,防备会突然遭到袭击,然而,他一直走到了棺材面前,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。



见没有遇到危险,邢元青举步走到了陆逸身边。



“邢兄,你对墓葬文化研究颇深,你看看这口棺材,看能不能看出什么东西?”陆逸说道。



邢元青趴在棺材旁边仔细看了起来,李鸿儒好奇,也凑上前来,盯着棺材瞅个不停。



纯金打造的棺材,非常贵气,棺盖上面,雕刻着九条五爪金龙,栩栩如生,龙的眼睛都是用红宝石镶嵌而成。



棺身两边,都雕刻着古蒙文。



邢元青看了一阵,然后才说道:“这口棺材应该是宋末元初的东西,只是不知道里面埋葬着什么人。”



“可惜啊,孟教授不在这里,不然他一定能认出棺材外面的文字。”李鸿儒叹气。



陆逸道:“不管棺材里面葬着什么人,打开棺盖一看便知。”



“陆少说的是,打开棺盖就能知道里面是谁了,真希望是成吉思汗。”李鸿儒眉宇间有些兴奋。



“你们让开,我来开棺!”陆逸说。



“小心一点。”邢元青和李鸿儒后退了几步。



陆逸深吸了一口气,悄然运起九转金身决,然后轰然一巴掌拍在棺盖上,顿时,千斤重的棺盖缓缓地移开。



“陆少真是天生神力啊。”李鸿儒惊叹。



轰!



棺盖终于被挪开了。



陆逸伸头向前,准备一探究竟,可就在这时,背后陡然袭来阴冷的风,他匆忙回头。



什么都没有。



“你们小心一点。”陆逸提醒邢元青和李鸿儒,说完话,他回头准备再朝棺材里看去,耳边陡然传来李鸿儒的惊叫:“蜡烛灭了。”



嗯?



陆逸猛然侧头。



果然,东南方向石阶上的三根蜡烛已经灭了一根,还有两根蜡烛火苗渐弱,看样子很快就会灭掉。



“陆少,赶*上棺盖。”邢元青大喊的时候已经晚了,剩下的两根蜡烛灭了。



“不好,我们有麻烦了。”邢元青脸色大变。



“蜡烛灭了而已,能有什么麻烦?”李鸿儒感觉莫名其妙。



“这三根蜡烛,叫做命灯,盗墓的时候,如果蜡烛突然熄灭,那就是墓主对盗墓人不满,提醒不要拿东西,这个时候,需要立刻将原物放回,马上磕头,然后背道而退方可保命。”



邢元青说:“陆少只是打开了棺盖,并没有拿任何东西,墓主人就做出了如此警告,说明,这个墓主人身份很不凡。”



“邢兄,你这是在说废话啊,这是成吉思汗的墓。成吉思汗是什么人啊,他是一代天骄,肯定不凡啊。”李鸿儒说。



“你没明白我的意思,我是说葬在这口棺材里的人很不凡,希望现在挽救还来得及吧!”邢元青说完,扑通跪在地上,对着棺材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对陆逸说:“陆少,麻烦你赶紧帮忙棺盖合上。”



“好!”陆逸的手刚扶住棺盖,正准备合棺,忽然,感觉手背上一冷,他低头一看,只见他的手背伤搭着一只长满白毛的手掌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