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瞎子,我——”



“答应我。”老瞎子严肃的看着陆逸。



“好。”陆逸点头,看了邢元青一眼,然后说道:“老瞎子,我向你保证,如果邢兄以后违背了诺言,我替你清理门户。”

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老瞎子脸上出现了笑容:“我就知道,你小子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

“师伯,你别说话了,让陆少给你治疗吧!陆少,我求你了,你快给我师伯扎针吧!”邢元青哭道。



“没用的,没有谁比我更清楚我自己的伤势,没有谁能救得了我。”老瞎子看着陆逸,说:“陆逸,我希望你最后还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

“请说。”



“一定要帮我找到传国玉玺。”老瞎子道:“只有传国玉玺能镇压龙虎山的气运,龙虎山千年传承不能断。”



“这事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找到传国玉玺,毕竟,天师和你是为了给我治伤,才耗尽了龙虎山的气运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谢谢!”老瞎子道谢。



邢元青眼睛红红的,将老瞎子的手握在了手里:“师伯……”



老瞎子的视线从邢元青的脸上移到了古玉镯和李鸿儒的脸上,歉意道:“两位,我没办法陪你们往前走了,请见谅。”



“前辈!”



李鸿儒和古玉镯脸露悲伤。



“元青,扶我起来。”老瞎子突然正色道。



“师伯,你的身体……\'



“扶我起来。”老瞎子态度坚决。



邢元青无奈,只好和陆逸将老瞎子扶起。



“我一生算尽天机,现在要死了,我再算一卦,为你们测测前面的吉凶。”老瞎子说道。



听到这话,众人心里更加难受。



老瞎子抬手,从衣袖里取出了一个古朴的罗盘。



“嗡!”



罗盘悬在前方的空中。



老瞎子嘴里默念咒语,开始演算天机,他在调动内劲的时候,伤势越发严重,嘴角不停的溢血。



但老瞎子没有停下来。



这是他人生最后一卦,他必须坚持。



“嗡!”



罗盘上散发出璀璨的金光,然后一个个神秘的符号在空中排列组合,老瞎子嘴里咒语不停,他的身子摇摇欲坠。



邢元青扶住老瞎子的后背,眼角泪水如雨。



古玉镯和李鸿儒也在擦眼泪。



陆逸眼眶发红,老瞎子跟他的关系亦师亦友,而且老瞎子又是陆无双和龙王的兄弟,老瞎子死了,陆无双和龙王也会很伤心。



“嗡!”



空中的金光越来越璀璨。



老瞎子嘴角的血液越来越多。



“师伯,你快停下来……”邢元青哭得不行,他怕这一卦还没算完,老瞎子就会倒在地上。



老瞎子仿佛没听说,不顾嘴角的血液和摇摇欲坠的身体,继续推演天机,陡然,罗盘上面漂浮起一层白雾。



“这是——”



老瞎子脸色变了一下,然后快速咬破中指,逼出一滴精血落在罗盘上,只听“嗡”的一声,大地都跟着在颤动。



“怎么回事?”



“感觉大地都要裂开了。”



噗!



老瞎子嘴里喷出一大口血,然后他继续推演。



过了五分钟,悬在空中的罗盘“轰”地一声炸碎,老瞎子终于支撑不住,倒了下去,幸好有邢元青在后面扶着他,才没让他摔在地上。



“师伯!”邢元青泪如雨下。



“别哭,人之一生都要走这一遭的,我活到这把年纪,好酒喝过,好肉吃过,也见了大川大河,人生足矣!”老瞎子话说完,嘴里变大口的喷血。



“陆少——”邢元青大喊。



陆逸快速按住了老瞎子的背心,给老瞎子输送内劲,可没一点用,根本止不住老瞎子吐血。



“没……没用的……小……小兔崽子……元青……元青和玉玺……拜托你了……”老瞎子说着,想去抓陆逸的手,可是,他的手刚抬起来头,便猛然垂下。



溘然长逝。



“师伯!”邢元青抱着老瞎子,嚎嚎大哭。



李鸿儒和古玉镯眼角也出现了泪水,虽然他们跟老瞎子认识的时间尚短,但这几天,老瞎子颇为照顾他们,现在老瞎子死了,他们也很悲伤。



陆逸扭过头,不让大家看到他也落泪了,平复了一下悲伤的心情,他“扑通”跪在老瞎子面前,给老瞎子磕了三个响头。



这是对长辈的尊重,亦是对朋友的告别。



邢元青控制不住悲伤,哭个不停。



“邢兄……”



李鸿儒准备安慰,却陆逸制止。



陆逸看了邢元青一眼,小声对李鸿儒道:“邢兄跟老瞎子感情很深,让他和老瞎子单独待一会儿吧!”



过了半个小时,邢元青才止住哭声。



“师伯交代了,他死后就近寻找一地下葬,陆少,你帮我看着师伯,我去找一块风水宝地,咱们把师伯埋了,让他入土为安。”邢元青对陆逸说。



陆逸点头。



邢元青跟着从包里掏出罗盘,然后走进花丛之中,根据罗盘的显示,邢元青最后在一处洼地停了下来。



低洼之中,长着一朵奇特的花,它只有一根独枝,长得极细,犹如发丝,高达两米,异常笔直,上面盛开着一朵斗大的黄色花骨朵,含苞欲放。



邢元青凑上前嗅了一口花香,顿时浑身舒泰,所有的疲劳一扫而空,再嗅一口,只感觉飘飘欲仙,竟有成仙的感觉。



太神奇了。



邢元青仔细看了看,这朵花跟周围其他的花颜色虽然一样,但是它的枝干和花香都不一样,仅仅是花骨朵就比其他花朵都要大。



邢元青又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土在手里,查看了一下,然后他才折回去,对陆逸说:“陆少,我找了一块风水宝地,我们把师伯带回去吧!”



“嗯。”陆逸嗯了一声,抱着老瞎子走进了花丛。



刚进花丛,陆逸的眼睛就盯住了那朵黄色的花骨朵,问道:“这是什么花?怎么有提神的功效?”



“我也不知道。这花有点神奇。”



邢元青说完,大家一起动手,拔光了周围的野花杂草,唯独留下了那朵奇特的花骨朵,然后邢元青和李鸿儒刨了一个土坑,将老瞎子埋葬了。



接着,大家一起磕头。



“这里有鲜花相伴,想必你也不会寂寞。老瞎子,我走了,下次我带师父来看你。”陆逸说完,带着邢元青等人离开。



他们离开不到半小时,那朵花骨朵悄然绽放,金黄的花色夺目耀眼,醉人的花香传遍三十里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