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!”



紫雷劈在程小婉的身上。



“啊……”程小婉发出了凄厉的惨叫。



陆逸回头一看,只见老瞎子带着邢元青几人站在不远处。



“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陆逸问。



“这女人很诡异,寻常手段杀不死她,只能用五雷正法灭她。”老瞎子说道。



天雷不止,轰在程小婉的身上,最后,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,陈晓婉的身体被轰成了灰。



终于灭了。



陆逸吐了一口气,问老瞎子:“你知道这女人什么来历吗?”



“老子又不是神仙,怎么会知道。”老瞎子接着又道:“不过幸好这女人没有伪王者的实力,否则我们只怕有大麻烦。”



“说也奇怪,这墓里的诡异还真是不少。”邢元青道。



“大家小心点,还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。”老瞎子说完,转身就走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

陆逸回头看了一眼程小婉被轰成灰的地方,然后大步离开。



奈何桥很长,不见其岸,众人走在上面,耳边冷风呼啸,下面是奔流的血河,浓郁的血腥味刺骨,让人心里很不好受。



“老瞎子,你们刚才走完这座桥没有?”陆逸问。



老瞎子还没回答,邢元青便道:“这座桥太长了,刚才那一会儿怎么可能走完,师伯看到那女人很难对付,就又折了回来。”



陆逸微微点头。



古玉镯边走边道:“这座墓里诡异重重,甚至比秦陵还要诡异,也不知道孟教授现在怎么样了?”



“希望孟教授没事吧!”李鸿儒叹气。



“孟教授吉人天相,自然不会有事。”陆逸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也很担心,孟平原只是一个普通人,要是遇到麻烦,还真是生死难料。



众人一致往前走。



走了半个时辰,都还没有看到奈何桥的尽头。



“真是大手笔啊,无论是黄泉路,还是奈何桥,建造的都非同一般,可见,陵墓的设计者也是一位有大气魄的高人。”老瞎子赞叹道。



“这座陵墓是丘处机所设计的,丘处机是南宋最有名的道士,他的名气比他的师父王重阳都还要大,也只有他才能设计出如此恢弘大气的陵墓。”古玉镯佩服不已。



邢元青点头表示赞同,道:“成吉思汗是一代天骄,丘处机也是一位神人。”



“还是走吧,我怎么感觉这座桥也充满诡异,大家快点。”陆逸催促道。



众人快步向前。



“希望接下来不要有诡异。”李鸿儒小声嘀咕。



“也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诡异?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管他有没有诡异,希望我们不要再遇到诡异。”古玉镯也祈祷。



“嗯,千万不要遇到诡异。”



“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闭嘴?乌鸦嘴。”老瞎子瞪眼,他是道士,非常忌讳这样说。



“不好!”陆逸望向前方,脸色突然一变。



“怎么了?”老瞎子脚步一顿,也往前方看去。



虽然这是在墓中,但是天空弯月高悬,星空璀璨,如同白昼,只见前方,奈何桥变窄了,只仅够一人通过,稍微远点,就朦朦胧胧,看不真切。



“嗡!”



陆逸当即开启天眼通,看了过去。



他的视线穿破朦胧,只见前方三百米的地方,就是桥头,也就是说,只要再走三百米,他们就正式走过了奈何桥。



突然,陆逸瞳孔紧缩。



只见对岸桥头上,立着一道身影,正朝这边望过来,有神光环罩,如同一尊神王站在那里,如真如幻,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。



当然,也看不见那个人的面孔,也不知道是男是女。



“高手!”



相距三百米,陆逸就敏锐的察觉到,那个人是高手。



“小兔崽子,你看到了什么?”老瞎子忍不住问道。



“还有三百米,就到桥头了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什么,马上就到桥头了?太好了,走了这么久,终于要走完这个鬼地方了。”邢元青脸上出现了喜色。



陆逸看了邢元青一眼,道:“你别高兴地太久,桥头有一位超级高手等着我们,也不知道是敌是友。”



什么!



众人变色。



“陆少,你说的超级高手有多厉害?与你相比,孰强孰弱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那人比我厉害。”陆逸道。



卧槽!



邢元青吓得一跳,满脸不可思议:“不会吧!陆少你别唬我,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高手,怎么可能还有人比你身手厉害?”



“要是他比陆少还要厉害,那我们岂不是危矣?”李鸿儒变色。



“这不是还有我吗?”老瞎子道:“管他是什么牛鬼蛇神,我跟陆逸联手,他肯定扛不住。”



“可师伯你的身体……”邢元青担心。



“老子的身体不要你担心。”老瞎子瞪了邢元青一眼,这才问陆逸道:“那人是什么境界?”



“不知道。”陆逸道:“那人用手段在隐藏自己,看不清楚面容,也不知道是男是女,更看不到境界,不过从那人散发出来的气势中我知道,他比我要厉害。”



“不管是什么东西,只要敢挡我们的路,就斩杀不误。”老瞎子说。



陆逸点头,现在已经走到了这里,不可能回头,狭路相逢勇者胜,只有一往无前,才能看到希望。



老瞎子盯着前面窄窄的桥面,沉声道:”奈何桥突然在这里变窄,只怕有古怪。”



“你也有这样的感觉?”陆逸一惊。



“莫非你有同感?”老瞎子问。



陆逸点头,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眼看到桥面变窄的时候,我心里就有点不安,而不安到底来自于哪里,我不知道。”



“要不我算一卦吧!”老瞎子说完,就要掏出铜钱卜算,却被陆逸制止,陆逸道:“别算了,无论前路是吉是凶,我们这都要走,不是吗?”



“你说的有理。”老瞎子哈哈大笑:“不管前面有什么,我们都要往前走,神挡杀神,魔阻杀魔。”



两人相视大笑,带着众人踏上了奈何桥。



桥面很窄,走在上面,耳边是呼啸的冷风,桥下是深不见底的血河,直让人浑身哆嗦,双腿打颤。



“大家小心点,眼睛看着前方,不要看脚下。”陆逸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声惨叫,回头,只见李鸿儒急速血河里坠落。



“鸿儒!”陆逸大惊,一步跃了出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