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感觉到了。”老瞎子道:“杀气所有若无。”



就在这时,陆逸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。



危机很浓。



“这片木雕不简单。”老瞎子道。



陆逸盯着一望无际的木雕,他很感觉出来,杀气就是从这些木雕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

“孟教授,你对历史文化很有研究,你能看出,这片木雕是什么来历吗?”陆逸问道。



“要是我没看错,这些木雕所雕刻的正是成吉思汗的亲兵——怯薛军!”孟平原激动地说道:“怯薛军是成吉思汗亲自组建的一支军队,由当时的贵族,大将等功勋子弟构成,唯有本领高强,相貌出众,忠诚可靠者,才能入选。”



“根据史料记载,成吉思汗为了巩固大汗至高无上的权力,曾下令把怯薛军从五百人扩充到一万人。这支军队,对成吉思汗的对外扩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


孟平原说:“怯薛军随成吉思汗南征北战,统一草原各部,征服了西达西亚,中欧的黑海海滨,建立了一个跨越欧亚非三大陆的帝国。”



“真没想到,成吉思汗死后,还把怯薛军用木头雕刻于此,守护他的陵墓。”孟平原激动地说道:“陆少,我能断定,怯薛军的出土,一定会震惊世界,甚至,影响力还会超过秦陵兵马俑。”



“孟教授,这是历史性的时刻,快拍照留念。”古玉镯催促道。



“对对对,要拍下照片。”孟平原忙从背包里掏出照相机,对着木雕快速拍了起来,他和古玉镯忙个不停,两人兴奋地好像年轻了二十岁。



“真是一对科学疯子。”邢元青咂嘴。



“难道你不认为他们很可爱吗?”陆逸说:“正是有了像孟教授和古大师这样的科学研究者,才让很多埋在历史长河中的古老文明重现世间,虽然有时候他们的思想确实过于迂腐,但他们的精神难能可贵。”



说完,陆逸问老瞎子:“接下来怎么走?”



老瞎子目视面前这片木雕,说道:“从这里穿过去。”



“师伯,会不会有危险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怕死你就滚蛋。”老瞎子没好气道。



“师伯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说,如果有危险的话,我们得考虑孟教授他们的安危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孟平原和古玉镯他们都是凡夫俗子,身上又没工夫,要是真遇到危险,绝对是凶多吉少。



陆逸道:“待会儿我在前面开路,要是遇到危险,老瞎子护住孟教授他们。”



老瞎子点头:“好!”



孟平原和古玉镯拍照完毕,又对陆逸和老瞎子道:“陆少,前辈,我有个提议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

“请说!”



“我建议,咱们一起合影,能找到成吉思汗墓,着实不易,合影以作留念。”孟平原眼巴巴的看着陆逸。



“是啊,成吉思汗墓的就在这里,合影太有历史意义了。”古玉镯也说。



陆逸看了老瞎子一眼,笑道:“好,大家来一趟也不容易,一起拍个照,等以后老了啊,拿着照片还能回忆今天。”



老瞎子也没有拒绝。



当下,当下站在木雕面前,一起合影。



拍照结束,再度启程。



“现在我们要从这片木雕中穿过去,大家小心点,要是发现不对劲,及时靠近我和老瞎子。”陆逸满脸严肃。



“这个地方很危险,大家千万谨慎。”老瞎子也提醒大家。



陆逸当先走了木雕群中,沿着缝隙前进,其他人紧紧跟着他。



杀气总在周边缭绕。



陆逸眼神扫向四周,提高了警惕。



“轰!”



突然,前面一具木雕动了,瞬间出现在陆逸面前,扬起手中的长矛,对着陆逸的胸口就刺了过来。



“陆少小心——”邢元青急喊。



锵!



陆逸一剑将木雕劈碎。



“轰!”



又一具木雕袭击陆逸,



“锵!”



陆逸毫不客气,再次一剑斩掉了。



“陆少,不能杀它们啊,他们都是文物……”孟教授急得大喊。



“孟教授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管他是不是文物,保命要紧。”邢元青没好气的说。



“这些木雕都是宝贵的文物,他们都记载了历史,是国宝啊,毁之可惜啊!”孟教授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

轰!



就在这个时候,地面一震,几乎所有的木雕都动了起来,它们从四面八方将陆逸他们包围,发动了可怕的攻击。



“老瞎子,护住大家,你们都跟着我。”陆逸说完,一步迈出,离地三尺,然后发动九转金身决,奋力一剑。



“轰!”



上百具木雕被劈碎。



“轰!”



他又冲上前,跟着又是一剑。



就这样,陆逸用强势手段在前面开路,老瞎子护着大家在后面疾跑,十五分钟后,大家终究跑出了木雕群。



刚才一路上,陆逸至少斩掉了几千尊木雕。



来到安全地段,孟平原说道:“陆少,前辈,我有一个请求,希望你们成全。”



“孟教授请讲。”



“是这样的,我想留在此地,研究一下这些木雕。”孟平原看着地面上碎裂的木雕,目眶里闪烁着泪花。



“我也有此意,要不,我陪孟教授一并留下来?”古玉镯说。



孟平原摆手,道:“我一人足矣!前面要是遇到学术问题,还要倚仗古大师。”



说实话,孟平原要求留下,这对陆逸来说,的确是一件好事,因为他们前行之路可以减少麻烦。但是,他又不得不考虑孟平原的安全问题。



“孟教授,只怕你此举不妥。”陆逸说:“这里危机四伏,而且墓里面除了我们之外,还有其他人,如果让你留在这里,万一遇到危险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

“是啊,孟教授,你随我们一起前往吧,不管怎么说,多少有个照应。”邢元青劝道。



孟平原摇头道:“我意已决,大家不要劝我,何况,我孑然一身,今天能来到这里,就算是死,我也死而无憾。”



“孟教授——”陆逸刚开口,孟平原就说道:“陆少,不用劝了,你们快走吧!”



“小孟!”古玉镯也想劝。



孟平原一脸坚决:“大家快走吧,晚了就被那群盗墓贼捷足先登了!”



唉!



老瞎子叹息一声,大步向前。



“好好保重,等我们回来!”陆逸说完,带着大家疾步离开。



孟平原目送大家远离,然后转过身,蹲在地上,小心翼翼地拾起一块有一块的碎裂木雕,拼凑起来,接着拿出笔记本做记录。



苍穹之下,他的身影显得异常渺小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