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腥味扑鼻。



陆逸皱了皱眉头,抬眼看去,只见下边是一条很窄的通道,黑乎乎地,要不是他目力过人,根本就看不见地上躺着一具尸体。



死者是一个黑人。



黑人趴在地上,后颈上插着一支竹箭。



“邢兄。你让大家把手电都拿出来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点点头,大声道:“大家把手电都拿出来,下面很暗。”



陆逸也掏出了手电,走到黑人尸体面前蹲了下来,看了一眼,只见竹箭射穿了黑人的后颈。



“力道很大,那家伙的身手不弱。”陆逸说。



先前那群人中,只有那个身上裹着兽皮的守陵人手里拿有一张纯金大弓,不用说,这个黑人一定是他干掉的。



“大家小心点,千万要注意机关。”陆逸提醒道。



通道很窄,最害怕不是有人攻击,而是机关。

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小心翼翼的往前行走,往前走了差不多一百米的样子,又一具尸体出现在面前。



这次是一个金发白人。



他死的很惨,全身被飞刀扎烂了,惨不忍睹。



陆逸停下脚步,往两边的墙壁各自看了一眼,只见墙壁上有一些小圆孔,可见,飞刀是从小圆孔里面射出来的。



短短两百米,就已经死了两个人了。



“幸好听了陆少的话,不然的话,我们肯定也喂了飞刀。”孟平原心有余悸,额头上冒着冷汗。



“这么大的墓,天知道还有什么机关,大家小心点。”邢元青脸色严肃。作为盗墓的老手,他很清楚,这才刚开始,真正的危险还在后面。



“大家都小心点,邢兄,你照顾鸿儒。老瞎子,你护好孟教授和古大师,我在前面领队。”



陆逸说完,带着大家继续往前走。



前进了五十米,转了一个弯,又往前走了二十米,一条台阶直通地下,深不见底,黑幽幽的冒着冷气。



陆逸查看了一下,只见台阶上有着很清晰的脚印,一直通向下方。



“大家跟我来。”陆逸说着,率先走下了台阶。



其他人紧跟其后。



这就是像是一座地宫,兜兜转转,走了不知道多少台阶,也不知道过少通道,总之,温度越来越冷,呼吸也越来越困难。



“陆少,不能在往前走了。我们现在在地下,太过于深入的话,大家会因为缺少氧气。”邢元青提醒道。



陆逸停下脚步,看着面前直通地下不见底的台阶,心里有些犹豫。



刚才这一路下来,起码深入了七八百米,如果再继续深入地下,的确会因为缺少氧气而出现变故。



因为现在孟平原和古玉镯脸色发白,呼吸都开始有些困难。



可是,就此折回的话,他又不甘心。



因为他们这一趟的目的就是找到成吉思汗陵墓,找到传国玉玺,此刻已经在墓里面了,如果就此回去,白来一趟。



陆逸回头,问老瞎子道:“老瞎子,你怎么看?”



“继续往前走!”老瞎子态度很坚决,说道:“不找到那件东西,誓不返回。”



老瞎子能接受死亡,但不能接受龙虎山传承断绝。没有传国玉玺,龙虎山千年传承便会断绝,所以必须找到传国玉玺。



“师伯,下面的氧气越来越少,如果继续深入,孟教授和古大师马上就会出现在缺氧反应。”邢元青道。



“我不怕,若是真的死在成吉思汗的陵墓里,对我来说,也是一种荣幸。”孟平原脸上毫无惧色。



“我也不怕,陆少,别耽搁时间了,赶紧往前走吧!”古玉镯说。



陆逸想了想,对老瞎子道:“老瞎子,你算一下,看前面有没有生机,要是没有生机的话,就让大家返回,我跟你下去。”



“好!”老瞎子点头,长袖一甩,顿时,三枚铜钱从袖口里飞了出来,接着,在空中旋转不停。



十秒钟过后,三枚铜钱落在老瞎子的掌心。



“怎么样?”陆逸问。



老瞎子沉吟了一会儿,才道:“前面有生路。“



陆逸松了一口气,正要说话,老瞎子又道:“但是,九死一生。”



什么!



众人变色。



“陆少,这可如何是好?”邢元青问道。



“邢兄,你带大家返回吧,我和老瞎子下去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行!”邢元青不愿意,说:“陆少,你和师伯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

接着,邢元青又对李鸿儒道:“李兄,麻烦你带着孟教授和顾教授原路返回吧,你们在上面等我们。”



李鸿儒道:“陆少喊我来是帮忙的,我怎么能没帮忙就原路返回呢。孟教授,你和古大师回去吧!”



他也不愿意回去。



孟平原正色道:“我不回去!我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何况,已经下墓了,如果半途而废,我会终生遗憾,哪怕是死,我也死而无憾。”



古玉镯也道:“我跟孟教授的态度一样,宁死也要死在墓里。”



孟平原和古玉镯都是搞科学研究的,像他们这种人,搞了一辈子的科学研究,都想找到一座大墓,何况,此刻已经来到了成吉思汗陵,他们就更不愿意回去了。



“陆少,你不要犹豫,你放心吧,若是我和古大师真的出了意外,我们绝不会埋怨于你。”孟平原说。



“陆少,如果你怕我们死了,让你有麻烦,我们可以马上写下生死文书。”古玉镯说。



“孟教授,古大师,你们别误会,我只是担心你们的安危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陆少,时间不早了,赶紧往前走吧,不然就追不上那几个盗墓贼了。”孟平原催促道。



陆逸见他们都没有返回的意思,也懒得再劝,便吩咐邢元青说:“元青,你照顾孟教授和古大师,要是有什么不对劲,及时喊我。”



邢元青回答道:“陆少放心吧,我和李兄两个人都会照顾孟教授和古大师。”



陆逸点了点头,然后果断迈步,踏上了台阶,然后顺着台阶,直通地下,台阶走完,前面再无通道,只有一块巨大的石板。



众人刚踏上石板,“轰隆”一声,石板掉了下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