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瞎子把邢元青按在地上打。



“师伯,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”邢元青求饶。



“你个死小王八羔子,叫你瞎说,你他-妈才更年期到了,老子打死你。”老瞎子一边骂,一边打。



其他人目瞪口呆。



“陆少,这是什么情况?”李鸿儒问。



陆逸笑道:“老瞎子跟邢兄在玩游戏。”



游戏?不像吧!



因为邢元青已经被老瞎子打得鼻青脸肿。



“陆少,你还是劝劝前辈吧,要真把邢兄打坏了可就不好了。“孟平原说。



“是啊,我们接下来还要重要的事情要做呢。陆少,你跟前辈熟,你劝劝前辈吧!”古玉镯也说道。



“好吧,那我去劝劝。”陆逸说着,走到了老瞎子旁边,劝道:“老瞎子,别生气了,邢兄口无遮拦,你别跟他计较。”



“你知道这小王八羔子说我什么吗?”邢元青气愤不已。



“知道啊!”



老瞎子猛然抬头,愕然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
“邢兄告诉我说你更年期到了啊!”陆逸说。



什么!



老瞎子当即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大骂道:“你个王八蛋,竟然还把这事告诉别人,我打不死你。”



“陆少,救我——”



邢元青双手抱着头,委屈的快哭了。



看到邢元青确实被打得有些惨,陆逸便道:“老瞎子,别打了,把力气留着,前面还有麻烦等着我们呢。”



听到这话,老瞎子果然停下了手,站了起来。



邢元青也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

“你个王八蛋,算你走运,要是下次你敢胡说,我撕烂你的嘴,哼!”老瞎子瞪着邢元青。冷哼一声。



“师伯,对不起。”邢元青说话的时候,眼睛望着陆逸,似乎在说,陆少,你为什么要坑我?



陆逸装作没看到邢元青的眼神,笑眯眯的说道:“邢兄啊,这回长教训了吧,记住了,下次可千万别说老瞎子更年期到了。”





听到“更年期”三个字,老瞎子眉毛一竖,眼神不善的盯着陆逸,道:“小兔崽子,你也想挨打?”



“得了吧,不是我吹牛,现在的你真不是我的对手,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,免得被我打回去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老瞎子气极。



“好了老瞎子,你都一把年纪了,怎么还这么大的脾气。好好休息一下,待会儿咱们还要赶路。”陆逸说。



哼!



老瞎子甩开陆逸的手,坐在树下一边生闷气,一边啃饼干。



“邢兄,那个——”



“哼!”邢元青重重哼了一声,懒得理会陆逸,走到了一边。



我去,什么情况?



大家在原地休息了二十多分钟,然后继续赶路。



这是一片原始森林,古木参天,地上覆盖着厚厚的树叶,大家前行的时候非常小心,防止遇到危险。



随着逐渐深入,森林里时不时会传出动物的叫声。



“师伯,陆少,你们快过来,这里有脚印。”邢元青突然一声大喊。



众人快速围拢。



陆逸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,只见是军靴的印子。



“看来那些人就是从这里走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我们沿着他们的痕迹往前走,一定能找到他们。”老瞎子说。



其他人听得莫名其妙,不知道陆逸和老瞎子嘴中的“他们”究竟是谁,邢元青的好奇心最大,忍不住问道:“师伯,那些人是谁啊?”



“一群来自外国的盗墓贼。”老瞎子说。



“什么!盗墓贼?还来自国外?邢兄,给我把枪。”孟平原怒道:“我们国家的东西,怎么能让他们挖走,不行,我要毙了他们。”



“我们国家的宝藏绝对不能外流,这是底线。陆少,前辈,我还希望你们能出手,抓住那些盗墓贼,将他们绳之以法。”古玉镯正色道。



孟平原和古玉镯都是搞科学研究的,对盗墓贼破坏文物的事情深恶痛绝。



“我跟老瞎子现在也只是猜测那群人是盗墓贼,至于究竟是不是盗墓贼,我们也还不知道,所以我们要加快速度,争取追上他们,然后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

陆逸继续说道:“孟教授,古大师,你们放心,如果那群人真的是盗墓贼,你们不开口,我也会收拾他门。我们国家的东西,宁愿深埋地下,也不能让外国人偷走。”



“对!陆少说的对!绝不能让国外人偷走!”



“当年八国联军在我们国家搜掠了那么多宝物,现在我们国家强大了,绝对不允许外国人来窃取我们的宝藏。”



孟平原和古玉镯两人说道。



“好了,不废话了,赶紧赶路,争取早点追上那群人。”老瞎子说完,转身就在前面领路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

大家继续赶路。



走着走着,突然,孟平原一声惊叫。



众人吓得一跳。



“长虫,长虫……”孟平原脸色苍白,手指前方,颤声说道。



陆逸抬眼一看,只见前方那个不远处的一棵古木上,缠着一条十分罕见的白蟒,蟒蛇的头比脸盆还粗。



不仅孟平原,李鸿儒和古玉镯也都吓坏了,只有邢元青,无所谓的笑道:“孟教授,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,我告诉你,上次我跟陆少去通灵之都见到那条蟒蛇才大……”



啪!



邢元青话没说完,老瞎子就甩手一巴掌抽在他头上,瞪着眼骂道:“少叽叽歪歪,继续赶路。”



邢元青一看,只见陆逸再给他打眼色,邢元青这才明白过来,自己刚才又说了不该说的话。



“陆少,对不起!”邢元青道歉。



陆逸没有作声,他心里很奇怪,这个季节,蟒蛇不是在冬眠吗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

想不明白,陆逸只好安慰孟平原说:“孟教授,你不用害怕,想这么大的蟒蛇一般都不会伤人。”



“真的吗?”孟平原半信半疑。



“真的。”陆逸笑道:“你要相信我。如果它真的敢伤人,我一剑灭了它。”



孟平原神色这才有所好转。



紧跟着,大家继续前行。



那条白蟒还真的没有伤人,陆逸在队伍的最后面断后,走了一阵之后,陆逸回头,发现白蟒竟然不见了。



奇怪!



陆逸心里充满了疑惑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