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

老瞎子忙问。



陆逸收回了目光,说道:“一群外国人。”



“外国人?”老瞎子一愣,不解道:“外国人跑到深山老林来干什么?难道是来探险的?”



“我看更像是盗墓的。”



嗯?



老瞎子抬头看着陆逸,神色凝重道:“小兔崽子,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?”



陆逸微微点头,说:“他们一共五个人,四男一女,为首的是个老头子,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地图。”



“地图?”老瞎子心里一惊,问:“莫非,他们也是在寻找成吉思汗的陵墓?”



“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

“他们应该就在前方不远,小兔崽子,你召集大家马上赶路,决不能让那群外国人先找到成吉思汗的陵墓。”老瞎子说。



“不用紧张,他们如果真的能找到成吉思汗的陵墓,对我们来说,未免不是一件好事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小兔崽子,你没糊涂吧,他们想盗取我国的宝藏,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?”老瞎子瞪眼。



陆逸笑道:“你想啊,成吉思汗一代天骄,他的墓里面肯定机关重重,如果那群人真的是盗墓贼,真的找到了成吉思汗的陵墓,有他们在前面探路,我们的危险便会降低。”



老瞎子一听,还真是这个理。



如果有人在前面探路,他们这一行人的确相对安全。



“还是你小子聪明。”老瞎子笑道:“小兔崽子,以你的天赋,要是上龙虎山修行,将来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圣人。”



“得了吧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骗我去龙虎山当道士,我告诉你老瞎子,你要再说这样的话,我就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我师父,看他揍不揍你。”



“无双去了修真界,等他再回来的时候,老子早就去了阴曹地府,他想打我也打不到。”老瞎子笑道。



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老瞎子的笑容,陆逸心里突然有些悲凉。



“老瞎子,你真的不打算想想办法,就甘心这么死了?你们龙虎山不是天下道家祖庭吗,难道没有救治你的方法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说了,救治我的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逆天改命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,也许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”老瞎子话说到一半,摇了摇头。



“也许什么?是不是还有什么办法能救治你?”陆逸追问。



“没错,的确还有另外一种办法能续我的命,但是,太不切合实际了。”



“什么办法?你说说看。”



“不说也罢……”



“说!”陆逸逼问老瞎子。



“说了也没用……”老瞎子话没说完,便被陆逸打断。



“不管有没有用,我都要知道。”陆逸想知道,老瞎子说的办法,他能不能帮上忙。



“除了逆天改命,神药也能救我,比如九阳还魂草,人生果等这些传说中过的东西。”说到这里,老瞎子看着陆逸道:“小兔崽子,我知道你想救我,只是那些神药都是传说中的东西,谁都没有见过,所以,你也不用浪费精力,这次你只要帮我找到传国玉玺,我就算死了,也会感激你。”



陆逸一只手搭在老瞎子的肩膀上,缓缓说道:“老瞎子,你放心了,你死了之后我一定会给你烧纸钱的,让你在阴间住别墅,娶女鬼,开跑车,逛青楼……”



“去你丫的!”老瞎子气得一巴掌朝陆逸的脑门抽了过来。



陆逸不是邢元青,当然不会轻易让老瞎子抽中,脚步移动,就躲开了,让老瞎子一巴掌抽空。



陆逸嘻嘻笑道:“老瞎子,我现在突然很好奇,你年纪这么大了,真要在阴间取个女鬼,能坚持几秒钟?”



“滚!”老瞎子气得七窍生烟。



陆逸懒得理会老瞎子,跑从邢元青面前抓了两块饼干啃了起来。



“陆少,我师伯怎么了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老瞎子年纪不小了,男人嘛,到了一定的年纪,脾气就会变坏,就跟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是一样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邢元青瞪大了眼睛,惊问:“陆少,你是说,我师伯更年期到了?”



陆逸微微一笑。



邢元青看了老瞎子一眼,眼里流露出了恐惧,他以前在电视剧中看到过,剧中说更年期的男人比更年期的女人更可怕。



想了想,邢元青抓起两块饼干,走到了老瞎子面前,把饼干递给老瞎子,说道:“师伯,你吃点饼干,我们待会儿还要赶路,得补充体力。”



老瞎子刚被陆逸气到了,此刻邢元青的话,正好安慰了他,他接过饼干,苦口婆心道:“元青啊,以后我不在了,你要跟着天师好好学本领,不能丢了我和你师父的脸,知道不?”



“知道知道。”邢元青敷衍的回答。



啪!



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,瞪着眼不满道:“老子跟你说正经的,别不当回事儿。”



“师伯,这事你都交代我几十遍了,我早就记住了。”



“怎么,老子交代你还有错?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师弟的徒弟,老子才懒得说你。”老瞎子说完,声音又低了下来,道:“不管怎么说,你既然入了我们龙虎山的大门,就是龙虎山的弟子,你要好好学习本领,这不是为了我,也不是为了你师父,而是为了你自己。”



“我走了以后,就全靠你自己了,你的本领越强,就会更安全。元青啊,一定要努力,别让我跟你师父在下面担心。”



老瞎子这话极度煽情,邢元青听了之后,心里感动不已,眼眶发红,泪水忍不住要流出来了。



邢元青哽咽道:“师伯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跟着天师好好学习本领的,一定不会让你和师父丢脸,更不会丢龙虎山的脸,你放心……”



啪!



邢元青话没说完,脑门上又被老瞎子抽了一巴掌。



“师伯,你干嘛打我?”邢元青愕然的看着老瞎子。



“一个大老爷们儿,说话怎么跟个娘们死的。”



卧槽!



邢元青气得不轻,突然,他想到了陆逸刚才说的话,他又忍住了怒气,对老瞎子说:“师伯,在这儿关键时期你可要注意脾气,你打我也就算了,要是打别人可就不好了。”



“什么关键时期?”老瞎子莫名其妙。



“更年期啊!”邢元青一本正经道:“你现在喜怒无常,不就是更年期最典型的表现吗?”



“谁他-妈告诉你老子更年期?我弄死你个小王八羔子!”老瞎子气得脸色都绿了,骂完就一脚把邢元青踹在了地上,扑了上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