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瞎子告诉大家,吓死老伯的不是人,而是一具尸体,这让大家头皮发麻的同时,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

“师伯,你别开玩笑了,尸体怎么会跑出来吓人?”邢元青不信。



“是啊,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尸体吓死人。”孟平原也不信。



“前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古玉镯问。



老瞎子摇摇头,道:“有些事情,科学没法解释,总之,这个村子里的诡异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。”



“前辈,您是龙虎山的高人,不能查清诡异吗?不然村里这么多人,怕是有生命之忧啊。”李鸿儒说。



“是啊前辈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您就救救村民吧!”孟平原也道。



唉!



老瞎子长长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不瞒你们,我现在也心有余力而不足,我身体不好,命不久矣。”



什么!



孟平原和李鸿儒震惊的看着老瞎子,就连古玉镯,神色也极度惊讶。



邢元青忙说道:“我师伯身体出了问题,现在时间很紧,我们必须早点找到成吉思汗的陵墓。”



陆逸也道:“我知道你们的心情,但是我们这次任务很重,不能节外生枝,一切,等我们完成任务之后再说。天亮后我给有关部门打个电话,让他们来查。”



“这样也好。”老瞎子点头,同意陆逸的做法。



陆逸对邢元青道:“邢兄,天亮以后,你去村里找找村长,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村长,请村长帮忙处理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邢元青答应。



“大家先休息休息,等把老伯的事情处理好了,我们就启程。”陆逸说。



大家各自找地方休息,可是经过这么一闹腾,谁也没心情睡觉了,一个个心思沉重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
陆逸把老瞎子叫到了一边,小声问道:“老瞎子,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

“你指什么?”



“老伯究竟被什么害死的?”陆逸问。



“小兔崽子,听我一句劝,不管这村里有什么诡异,只要不惹我们,我们就不要掺和,不然会惹祸上身。”老瞎子满脸慎重。



“真的不管?”陆逸笑问。



“小兔崽子,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,否则我们真的会遇到大麻烦。”老瞎子接着说道:“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是找到传国玉玺,必须要找到传国玉玺。”



“行,我听你的。”陆逸答应。



老瞎子时日不多,只有找到传国玉玺,才能彻底让老瞎子放心,那个时候,就算真无力回天,老瞎子也不会有任何遗憾。



时间悄然流逝。



一个小时过去,东方渐白。



“鸿儒,你会开枪吗?”陆逸突然问。



“会!”李鸿儒点了点头。



陆逸打开背包,从里面掏出一把手枪递给李鸿儒,说道:“鸿儒,你陪邢兄去找村长,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村长,请村长帮忙处理。小心一点,要是遇到危险,可以开枪,任何后果我来承担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李鸿儒和邢元青快步出门。



堂屋里。



陆逸又仔细查看老伯的尸体,他发现,短短两个多小时过去,老伯的尸体竟然发生了变化。



按理说,一般人死后全身冰冷,可是老伯的尸体,竟然还有温度,而且还很烫,就跟火烧了似的。



奇怪!



陆逸忙问道:“老瞎子,你见过人死了之后,温度不降反升的吗?”



“陆少,你别开玩笑了,谁不知道,人死了之后温度会下降,最后全身冰冷。”孟平原说。



陆逸看着老瞎子。



老瞎子看了老伯的尸体一眼,然后沉声说道:“小兔崽子,不管你发现了什么,都不要好奇,否则真会引火上身。”



陆逸明白了,老瞎子肯定知道些什么,但老瞎子不想节外生枝,所以不愿把知道的告诉自己。



罢了,不管了!



陆逸站了起来,说:“等把老伯埋了之后,咱们就启程。”



老瞎子微微点头。



“砰!”



陡然,外面传来一声枪响。、



不好!



在枪响的瞬间,陆逸就像一道疾风似的掠出屋,迅速朝枪声响起的方向跑去。



“前辈!”古玉镯看着老瞎子。



孟平原变了脸色,说:“难道是老邢他们遇到事了?”



“走,去看看!”老瞎子站了起来,大步出门,谁都没有注意到,他的右手中捏住了一张符箓。



陆逸赶到了枪声响起的地方,那是一片树林,只见李鸿儒时双手握着枪,满脸紧张,邢元青趴在地上。

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陆逸忙问。



“陆少,你来的太及时了。”邢元青从地上爬了起来,说道:“刚才有一道黑影追我和李兄。”



“我是没办法才开枪的。”李鸿儒神情惊慌。



“只要你们没事就好。”陆逸说完,眼神扫向四方,什么都没看到,但是空气中却飘着一股恶臭味。



“陆少,这地方太邪门了,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!”邢元青说。



“我叫你找村长的,你找了没有?”陆逸问。



“找了,可是我不知道村长住在哪里啊。”



“你傻啊,村里这么多人,随便找个人问问就不得了。”陆逸没好气地说。



李鸿儒赶紧说道:“陆少,你有所不知,我们敲了很多农户,没有一家农户开门。”



“是吗?”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邢元青又道:“时辰太早了,人家肯定都还在睡觉。”



“昨天闹丧事的那家你们去看了没有?那里肯定有人。”陆逸提醒道。



“是啊,我先怎么没想到?”邢元青大喜道:“鸿儒,走,跟我一去看看。”



“我陪你们去。”陆逸怕邢元青他们再遇到黑影,便跟了上去。



三人来到闹丧事的农户家,说也奇怪,硕大的院子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,平静地有些出奇。



“什么情况,怎么一个人都没有?”邢元青诧异。



“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。”李鸿儒说话的时候,只见陆逸大步朝堂屋里面走了过去。



堂屋里面,停放着三口大红棺材。



陆逸眼神落在最中间的大棺材上,过了一会儿,他忽然往前一步,猛然一脚将棺材盖砸飞了。



“陆少,你干什么?”邢元青觉得陆逸有些莫名其妙。



“你自己看。”陆逸手指棺材。



邢元青抬眼看去,只见棺材里面空荡荡的,根本没有人影。



“卧槽,死人去哪了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