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一行人进了村子。



这个村庄很贫穷,都是土墙瓦房,看起来非常宁静祥和,根本就没有危险,可是,老瞎子和陆逸更紧张了。



“我说师伯,你别神经兮兮的,这个村庄没事儿,再说了,我们只住一晚就走。”邢元青大大咧咧的在前面带路。



“闭嘴!好好带路!”老瞎子呵斥道。



邢元青撇了撇嘴,带着大家往村庄深处走去,路上,遇到了几个村民,邢元青本想跟他们打招呼,还没开口,那些村民就走开了,仿佛见到了瘟神。



“马勒戈壁,老子长得那么吓人么?”邢元青小声骂道。



继续往前走。



终于,陆逸见到一家农户门口,摆放着几个花圈,有十几个忙活着,还有几个人披麻戴孝。



很明显,这里死人了。



邢元青小声说道:“就是这里,一家三口全死了,我先让村民打听他们的死因,村民不说,还叫我不要问,说知道了对我不好。”



“老瞎子,你怎么看?”陆逸问。



老瞎子扫了四周一圈,皱着眉头说道:“怪哉!这里左有青龙,右有白虎,后有靠,前有案,中间还有名堂,按理说,这是一处难得风水宝地,死人的这家,即便不能大富大贵,也能平安长寿,怎么一家三口全死了?奇怪!”



孟平原和李鸿儒都很好奇,因为他们知道老瞎子是个瞎子,可是这一路上,老瞎子看得比谁都明白。



高人!



两人心里对老瞎子肃然起敬。



“先别管那么多了,先住下再说。”陆逸说。



虽然这个村庄看起来像世外桃源,但是陆逸明白,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其实隐藏着诡异,他不想插手,因为他们这一趟的目的是找到成吉思汗陵墓,找到传国玉玺,他不想节外生枝。



“小兔崽子说的是,赶紧去住处,今晚在这里过夜,明早一早就启程,无论村庄里发生什么,我们都不要插手。要记住我们来这里的目的。”老瞎子道。



邢元青深深看了老瞎子一眼,心中明白,老瞎子也不想插手,因为老瞎子时日不多,已经没有精力管其他事情了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传国玉玺,镇压龙虎山气运,只要龙虎山没事,老瞎子才会死得瞑目。



“大家跟我来。”邢元青说着,快步在前面带路。



大家跟了上去。



在经过农户门口的时候,老瞎子往堂屋中间看了一眼,只见农户的堂屋中间,停放着三口大红棺材。



老瞎子脚步一顿。



陆逸就在他身后,见老瞎子停下脚步,他也停了脚步,顺着老瞎子的眼神往农户堂屋看了一眼。



“红色棺材,我还是头一次见。老瞎子,这个是不是有什么说法?”陆逸问。



“根据传统,一般病逝,或者是早丧等不吉利的死者,死后所用黑棺材。至于给死者用大红棺材,一般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年过八旬,无疾而终,称之为喜丧,所用大红棺材,至于另外一种……”



“另一种是为了镇压邪秽。”邢元青抢白道。



“邢兄你也知道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当然知道,师父以前给我讲过,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,就要用红色的漆里混上朱砂,以做辟邪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陆逸看向老瞎子,老瞎子微微点头,表示邢元青说的没错。



“奇怪,这一家三口全死了,明显就不正常,现在又用红色棺材,更是奇怪,这个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“小兔崽子,看一眼试试。”老瞎子压低了声音,没让其他人听见。



嗡!



陆逸开启天眼通,眼里两点金星流转,瞬间,他的视线一下子就穿破棺木,望到了里面。



只见三口棺材里面,分别躺着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女孩,男的年纪不超过三十,女的年纪在二十多岁的样子,小女孩只有三四岁。



三个死者身上都穿着大红的寿衣。



“看到了什么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等等!”就在陆逸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,他发现了异常,只见三个死者神色惊恐,死不瞑目,脸上是黑青色。



陆逸收回了眼神。



“是不是有所发现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嗯!”陆逸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三个死者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,他们面部表情惊恐,像是被吓死的。”



“吓死的?”老瞎子皱起了眉头,最后手中拂尘一甩,叹道:“算了,这次重任在身,没精力管俗事了。”



说完,让邢元青继续带路。



陆逸跟了上去。



走了七八分钟,来到了一家农户门口,邢元青正欲敲门,门却开了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伯。



“老伯,是我啊,我先给你说了,今晚在您这里借住一晚。”邢元青说着,从兜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老伯。



老伯顿时喜笑颜开,用土话说道:“晓得晓得,我认识你个娃,今个晚上就在我这里住,需要什么东西只管跟我讲。”



“我们什么都不需要,只需要借住一晚,明天一早我们就走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老伯点点头,热情的领着大家进屋。



进门,扑鼻而来一阵霉味,陆逸扫了一眼,只见屋内黑乎乎的,灯光很暗,堂屋里放着一张发黑的老式木桌和几把椅子,别无他物。



另外还有两个房间,一个是卧室,一个是厨房。



“师伯,陆少,村里的条件有限,大家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下。”邢元青说道。



老瞎子一句话都没说,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看他没意见,大家也都放下了行李,坐了下来。



老伯忙给大家泡茶。



邢元青开始跟老伯套近乎,过了一阵,邢元青才问道:“老伯,问你一下啊,我们来的时候,看到村里办丧事,是什么情况啊?”



老伯脸色刷的变了,压低了声音,满脸紧张的说道:“这事说不得,说不得,你别问。”



“怎么,问都不能问啊?”邢元青笑道:“你别紧张,我就是好奇而已。”



“娃,听我一句劝,你最好别问,不然你也会死的。”老伯说完,匆匆进了厨房,留下大伙儿一肚子疑问。



(五章更新完毕,谢谢大家支持!)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