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跟老瞎子走到了一边。



“怎么了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们这一趟估计有危险。”老瞎子凝重。



“这不是废话吗?成吉思汗的陵墓,进去肯定有危险。”陆逸说。成吉思汗一代雄主,他的陵墓里面肯定是机关重重。



“我说的不是陵墓里面。”



“不是里面?难道是外面?”



老瞎子道:“我有预感,我们会遇到危险,但究竟会遇到什么,我不知道,除非,我算一卦。”



“别!”陆逸忙阻止,道:“不管有什么危险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你现在身体不好,尽量不要算卦,不然还没找到陵墓,你就挂了。”



“你丫的不咒我会死啊?”老瞎子翻白眼。



“就你现在这样,我不咒你,你也快挂了。”陆逸看着老瞎子,担忧道:“老瞎子,你一定要撑住,无论如何,我们要尽快找到传国玉玺。”



“嗯,找不到传国玉玺,就算是贼老天要收我,我也不会去的。”老瞎子咬牙道。



“行了,咱们先找到地方吃饭,然后抓紧时间赶路,争取天黑之前到达六盘山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好!”



随后,一行人找了一个餐馆吃了午饭,继续赶路,到下午五点的时候,终于,他们距离六盘山只有五公里的路程了。



邢元青看了看天色,对老瞎子道:“师伯,天快黑了,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过夜吧,明天一早去六盘山。”



李鸿儒也建议道:“我同意邢兄的建议,前辈身体不好,古大师年纪也大了,加上前面都是山路,我们人生地不熟,夜晚赶路确实不便。”



“行,就依照元青所言,找个地方过夜。”老瞎子扫了一眼,说:“往前走看看。”



大家往前走。



步行了差不多十分钟,前面出现了一个村落,四处都是低矮的瓦房,炊烟袅袅,一片安静祥和之景。



“师伯,前面有个村庄,我们晚上可以在那过夜。”邢元青高兴道。



“这个村庄距离六盘山很近,我们可以顺便打听一下去六盘山怎么走?”孟平原说。



老瞎子盯着村庄,面色严肃。



“师伯,赶紧走吧,要是天黑了,我们再去敲人家的门可就不好了。”邢元青催促道。



“元青,进去之后找个地方让大家住下,谨慎一点,收起你的好奇心,一切小心。”老瞎子叮嘱道。



“师伯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邢元青问。他跟在老瞎子身边这么久,了解老瞎子的脾气,要是没发现什么,老瞎子肯定不会这么慎重。



“听我的话,小心谨慎。”老瞎子说着,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箓递给邢元青,说:“这是火焰符,要是遇到麻烦,直接点燃它就行了。”



“师伯,村里究竟有什么啊?”看到老瞎子这么小心翼翼,邢元青紧张了。



“我不知道。我只是有种直觉,这个小村庄不寻常,总之你小心,找到地方了,我们留宿一晚就走。快去吧!”



“师伯,要不让陆少陪我去吧?\'



邢元青被老瞎子搞得有些心慌,想要陆逸陪他进去,毕竟,陆逸是一尊超级高手。



老瞎子眼睛一瞪:“别墨迹了,赶紧去!”



“师伯——”



刷!



老瞎子刚扬起手,正准备抽邢元青,邢元青就跑了.



“这个小混蛋!”老瞎子低声骂。



陆逸这才问老瞎子道:“你究竟感受到了什么?”



“死气!”



“你是说,这个村庄里死人了?”陆逸问。



老瞎子点点头。



“生老病死人之常情,前辈不用担心。”李鸿儒非常平静,他在监狱呆了那么多年,早就见惯了生生死死。



老瞎子看向村庄的方向,道:“这个村庄里有些不同寻常,死气很浓郁,说明,死了不止一个人。”



“前辈,我们会不会遇到麻烦?”孟平原问。



“既来之则安之,反正大家小心点,待会儿进村庄的时候,你们跟紧我和小兔崽子,不要走散了。”老瞎子说。



陆逸视线看向村庄,运起九转金身决,开启天眼通,看了一眼,瞬间,脸色就变了。



“发现了什么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死气!浓郁的死气!”陆逸皱着眉头道:“看来,村里不仅死了人,而且,应该还会死人。”



老瞎子微微点头,认同陆逸的话。



陆逸说道:“古大师,孟教授,李兄,无论走到哪里,你们都紧跟着我,千万别分散。”



“好的!”



大家在原地等了十几分钟,邢元青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。



“怎么样?”陆逸问。



“找到住宿的地方了。”邢元青不满的看着老瞎子,嚷道:“师伯,我说你以后能不能靠谱点,我先还以为会遇到什么麻烦,谁知道,进了村才发现,这里的老百姓很热情,听说我要住宿,好几个村民主动要求把房子给我住。”



“你就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哪有什么奇怪的事啊。”邢元青猛一拍脑门,说道:“对了,村里死人了,正在闹丧事。”



“你问了没,怎么死的?”



“人家的事情,我管那么多干什么啊,再说呢,师伯你先都说了,让我忍住好奇心,我没敢乱问。”



“不对吧,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多少应该打听出了什么?”老瞎子盯着邢元青。



“嘿嘿,还是师伯了解我。”邢元青嘿嘿笑道:“我打听了,死者是一家三口,至于具体死因,我问了好几个,都没人告诉我。”



“就这些?”



“就这些。对了师伯,陆少,村民让我交代你们一句,进了村之后不要乱说话,特别是不要惊扰人家闹丧事。”



“还用你说。”老瞎子瞪了邢元青一眼,然后看着陆逸道:“进去吧?”



“进去!”陆逸没有丝毫犹豫,此时天色已晚,必须找个地方落脚,不然夜晚寒气重,古玉镯他们肯定撑不住。



当下,邢元青带着大家进村,刚走去,陆逸就注意到,老瞎子握紧了手中的拂尘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

“小兔崽子,小心点!”老瞎子轻声提醒。



陆逸点点头,手里扣住了一枚金针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