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情过后,陆逸又休息了会儿,等他再醒来的时候,韩雪把早餐都快做好了。



厨房里。



陆逸从后面搂着韩雪,嗅着韩雪脖颈间的芬芳,轻声道:“小雪,谢谢你。”



韩雪微微一笑,问:“这次出去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

“还不知道呢。”



“那我想你了怎么办?”韩雪低声说。



“想着,等我回来再喂饱你。”陆逸笑着,手伸到了韩雪的面前,握住了那只高耸的山峰。



“别闹……”



“叫我老公。”陆逸霸道道。



“老公!”



啵!



陆逸韩雪脸上亲了一口,这才放开她,柔声道:“小雪,你自己要保重身体,不要太累了,待会儿我们走了之后,你再睡一觉。”



韩雪红着脸点头,昨晚折腾了三次,早上又折腾两次,这会儿她浑身都没力气,膝盖到现在还疼。



“请你转告天心,叫她也要保重身体。”陆逸说。虽然这次没见到叶天心,但他心里很挂念。



“我会转告的。”韩雪说着,把早餐端上桌。



这个时候,老瞎子和邢元青也都起床了,经过一晚的休息,老瞎子气色好了很多,苍白的脸上出现了血色。



“前辈,元青,吃早餐吧!”韩雪笑着招呼。



“小雪,这两天给你添麻烦了,我这个瞎子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,临别之际,送你个小玩意儿,不要嫌弃啊!”老瞎子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月牙形的玉坠,递给韩雪。



“前辈,您别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,您要是送我礼物,那就见外了。”韩雪不接受。



陆逸扫了一眼,只见老瞎子手中的玉坠朴实无华,成色甚至没有市面上那些吊坠好看,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,吊坠上散发着一层莹莹的白光。



法器!



陆逸眼睛一亮,忙从老瞎子手中一把夺过来,递给韩雪,说道:“老瞎子很抠,他既然送给你,你就别推辞。不要白不要。”



“这……”



“拿着吧!”陆逸将玉坠塞到了韩雪手里,然后这才问邢元青:“你找的人什么时候到?”



邢元青看了一眼手表,说:“他们快来了。”



话音刚落,保安就进来,告诉陆逸说外面来了几个人,来找邢元青的,邢元青一听,忙道:“肯定是他们来了,我去迎接他们。”



说完,快步出门。



陆逸和老瞎子也没急着吃早餐,等了一会儿,就见邢元青带三个人进来,其中一个是孟平原,另外一个是李鸿儒,还有个驼背老头,陆逸不认识。



“陆少,又见面了,谢谢您。”李鸿儒热情的向陆逸打招呼,脸上有着感情之情,要不是陆逸把他捞出来,这会儿他都还在秦城监狱。



“客气什么,大家都是自己人,”陆逸笑了笑,然后问孟平原:“孟教授,昨晚休息的可好?”



“不瞒陆少您,我昨晚一宿都没睡,想到马上就要去寻找成吉思汗陵墓,我太兴奋了。”孟平原像打了鸡血似的,满脸兴奋。



“孟教授,您这可就不对了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,而且我们这一路上又是长途跋涉,您更需要养足精神,大伙儿还都指望着您呢。”



“陆少放心,我一定不会掉链子的。”孟平原拍着胸口保证。



陆逸微笑点头,然后视线才转到那个驼背老头的身上,只见驼背老头穿着一件老式的迪卡衬衫,头上只有几根白发,面色严肃,一副老学究的样子。



“邢兄,这位老师是?”陆逸问。



“陆少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古玉镯古大师。”邢元青介绍道:“古大师是考古界的权威,参与过曾侯乙、海昏侯等无数古墓的挖掘和保护工作。你不知道,古大师还亲自参与了秦岭兵马俑的挖掘。”



“古大师,欢迎欢迎。这次我们的考古之行,有您的加入,想必一定能马到成功。”陆逸笑着伸出手,准备跟古玉镯握手。



谁知道,古玉镯根本就没有握手的意思,而是问陆逸:“我听邢元青说,你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六盘山?”



陆逸一怔,看向邢元青。



老瞎子狠狠瞪了邢元青一眼。



邢元青自知理亏,偷偷望了一眼老瞎子,然后才对陆逸说:“我刚告诉古大师,我们要去六盘山。”



陆逸点头道:“没错,我们要去六盘山。”



“你们认为成吉思汗的陵墓在六盘山?”古玉镯语气有些冷。



陆逸笑道:“难道古大师还有其他的想法?”



“胡闹!”古玉镯很生气,说:“成吉思汗陵墓根本就不可能在六盘山。”



“何以见得?”陆逸问。



“公元前一千二百二十六年,蒙大大军从草原出发,浩浩荡荡的前往西夏,这支队伍由成吉思汗亲自统帅,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出征,谁也想不到,成吉思汗从此再也没有活着回到他心爱的大草原。”



古玉镯缓了一口气,向众人讲解:“就在这个冬天,年过花甲的成吉思汗在征途中,外出打猎,在一个名叫阿尔不舍的地方,遇到了成群的野马疾驰而过,成吉思汗的坐骑受到了惊吓,成吉思汗从马背上摔了下来。”



“这段历史我知道。”孟平原接着说道:“据说这是致命的一跤,成吉思汗从马背上摔下之后,全身疼痛,高烧不退,战争进行到中途,他又患上了当地的流行病,导致他的病情加重,虽然蒙古大军最后攻克了西夏,但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”



“成吉思汗死后,具体葬在哪里,就成了秘密。”古玉镯接着说:“百年来,无数人都在寻找成吉思汗的陵墓,因为有传说,成吉思汗的陵墓里面可能藏有大批宝藏,甚至有专家断言,成吉思汗陵墓里的宝藏可能比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马俑还要壮观。”



“我也这么认为。成吉思汗生前东征西讨,从二十多个王国搜刮而来的无价之宝甚多。”古玉镯停顿了下来。



陆逸笑道:“古大师,你说了这么多,还没告诉我们,你认为成吉思汗陵墓到底在哪里?”



古玉镯抬起了头,又扫了老瞎子和邢元青,接着看着陆逸,突然道:“你们是盗墓贼吧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