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……”



赵清思吓得一跳,忙打掉陆逸的手。



“别胡来。”赵清思瞪眼。



“我哪胡来了,我很正经的。”陆逸说着,又把手放在了赵清思的大腿上,因为赵清思穿的是裙子,手感更好。



“你再胡来的话,我就喊非礼了。”赵清思红着脸说。



“喊啊,最好大点声音喊,让大家都知道,你是我媳妇儿。”陆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让赵清思彻底没招了。



“去哪?”陆逸问。



“你想去哪?”赵清思反问。



陆逸嘿嘿一笑,道:“宾馆!”



“流氓!”赵清思脸蛋比红苹果还红,她早知道陆逸没安好心,当下假装生气,板着脸道:“去王府井!”



“听老婆的。”陆逸嘻嘻一笑,开着车来到王府井。



找到车位把车子停下之后,陆逸陪着赵清思逛街,趁赵清思不注意的时候,他眼睛在街上的美女身上瞄。



虽然年关已过,但现在气温还很低,路上的行人都穿着长风衣,最让陆逸感兴趣的是,有不少漂亮的美女外面套着一件长风衣,里面只穿着短裙或者裙裤,露出长长的美腿,赏心悦目。



“看够了没有?”就在他盯着一个美女大腿看的时候,耳边传来赵清思的声音。



“看啥?我啥都没看。”陆逸忙收回视线,一把搂住了赵清思的细腰,赵清思越是反抗,他便搂得越紧。



赵清思红着脸,把头埋在陆逸的怀里,这一举动,让街上那些惊叹赵清思气质的性口们愤怒不已。



两人一边逛街,一边前行,在街道的一个转角,陆逸看到有电视台的人正在采访一个遛狗的老奶奶。



陆逸和赵清思停了下来,听着采访。



记者问奶奶:“奶奶,我们是xx电视台的,欢迎您接收我们的采访,我的第一个问题是,如果你有两栋房子,你会无偿赠送给国家一栋吗?”



“会!”奶奶毫不犹豫。



记者脸上出现了笑容,又问道:“奶奶,如果你有五百万,你会分两百万给国家吗?”



“肯定会!”



奶奶这么配合,记者脸上的笑容更浓了,继续问道:“奶奶,如果你有两头猪,你愿意给分给国家一头吗?”



奶奶忙摇头,道:“不愿意不愿意。”



记者脸上笑容一僵,不解道:“奶奶,你可以把车、房子、钱都分给国家,可为什么不愿意把猪分给国家呢?”





老奶奶不高兴道:“因为我没房没车没钱,只养了两头猪,而且街道办事处的人天天来找我,说这是天子脚下,不准我养猪。”



记者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忙挥手示意摄像师别拍了,然后脸上挤出笑容说道:“奶奶,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,祝您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”



记者匆匆结束了采访。



陆逸站在一旁,目睹这一幕,心里有着深深的叹息,想要全民富裕,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

“这个老奶奶很有意思。”赵清思笑道。



“是有点意思。”陆逸说话的时候,记者又开始新的采访。



这次记者采访的是一位捡垃圾的老太爷。



“大爷,我是xx电视台的记者,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您幸福吗?”



大爷一愣:“你说啥?”



记者提高了声音:“我问您幸福吗?”



大爷道:“我听不见。”



记者用力大喊:“您幸福吗?”



大爷茫然道:“我还是听不见。”



记者对摄影师摇摇头,无奈的离开。



陆逸和赵清思正准备离开,却听到大爷自言自语道:“早他娘的听见了,累死你个龟孙子,那么多新闻你不报道,拧个破几把玩意儿满大家问人家幸不幸福,我快八十了还在捡破烂,你说老子幸福吗?”



听到这话,陆逸感觉心里很沉重,在社会全面奔向小康的同时,他觉得,自己身为一个公司的掌控人,应该为社会做一点贡献。



赵清思似乎看出陆逸心情不好,紧紧挽住了陆逸的手臂。



两人谁都没说话,继续逛街。



陆逸陪着赵清思买了两件衣服,当他们从服装店出来之后,在门口遇到了一个乞讨的小男孩。



现在天气还很冷,小男孩只穿了一件脏兮兮的短袖,脚上是凉拖鞋,他的手里,捧着一个铁腕,冻得漱漱发抖。



赵清思心里一痛,从包里掏出了所有零钱,走到小男孩的面前,将零钱全部放在了碗里,听着小男孩的感谢声,赵清思笑了笑,回到陆逸的身边。



可是,陆逸一脸冷漠。



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”赵清思有点生气。因为她看了出来,陆逸似乎对她做好事不仅没有欣赏,反而还有点嘲弄的意味。



“你说我应该有什么表情?欣赏你?还是该同情他?”陆逸表情很淡。



“我一直以为,你心地善良,你是一个好人,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可理喻。”赵清思瞪了陆逸一眼,然后扭过头,想要挣脱被陆逸握住的手。



可右手被陆逸握得紧紧地。



陆逸开口道:“不是我瞧不起穷人,相反,我很欣赏那些在踏实苦干的农民工,甚至是捡破烂为生的那些人,我对他们,心里有着深深的敬意。因为他们靠自己的劳动所得来养家糊口,很不容易。”



“一个孩子,像他这种年纪,应该在学校读书,接受教育,虽然他外表看起来很穷,但如果真穷,他穿得起阿迪的袜子?那双凉鞋你看见了没有?是范思哲限量版。还有他那件看起来脏兮兮的短袖,是纪梵希的新品,至少值两万。”



陆逸冷漠道:“这个社会,物竞天择,很残酷,压力无处不在,我有同情心,但我极度厌恶拿着别人同情心践踏的骗子。哪怕他只是一个孩子。”



赵清思还想辩解,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小男孩捧着碗跑到了陆逸面前,可怜兮兮地说道:“哥哥,我好饿,给点钱吧!”



陆逸嘴角一笑,道:“我出来从不带钱,我一般都是手机支付。”



“没事,哥哥你可以转我支付宝。”小男孩说着,从兜里摸了一个手机。



最新版的苹果。



赵清思脸色僵硬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