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的!”



邢元青拿着纸条匆匆打电话去了。



他一走,陆逸就在老瞎子的旁边坐下,问道:“老瞎子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成吉思汗陵墓的位置?”



老瞎子摇头。



“你不知道,还让我们后天出发?”陆逸无语。



“这么多年山川一直在变化,不到实地我怎么会知道。”老瞎子说。



“这么说,大概位置你确定了?”



“也没有。”



“这也没有?”陆逸真不知道说什么好,现在连大概位置都没确定,老瞎子就让大家后天出发,这往哪走?



“不过小兔崽子你不用担心,我很快就能找到大概位置。对了,你给我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,我有用。”



“行。”陆逸爽快答应,接着担忧的看着老样子,问道:“老瞎子,你自己可要多注意身体。对了,这次你来燕京,见龙王吗?”



“不见他了。我这幅模样,见了只会让他徒增伤感。”老瞎子洒脱道。



陆逸心里有些难受,老瞎子和龙王都是一辈的人,两人又是兄弟,现在老瞎子这样了,龙王肯定很担心吧!



“好了小兔崽子,你去忙你的吧,我也要休息了!”老瞎子道。



“那行,你早点休息,我先出去了……嘟嘟嘟!”陆逸话没说完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电话是战天行打来的。



陆逸按下了接听键,问道:“战神,有事吗?”



战天行声音沉重地说道:“陆逸,万司令走了!”



“万司令?那个万司令?”



“燕京军区的一把手。”



啊!



陆逸震惊,去年他去香江执行任务之前,还在一号首长的办公室见过万老,而且执行任务回来,一号首长给他授予守护者勋章的时候,万老也在场。



当时万老精神还很好,可怎么突然牺牲了?



“怎么回事?”陆逸问。



“医生检查了,说万老是因劳累过度,猝死的,可惜了,共和国又少了一位铁血将军。”战天行叹气。



“那追悼会什么时候召开?”陆逸问。



“根据万老生前立下的遗嘱,不召开追悼会,遗体也不进革命公墓,不举办任何仪式,遗体火化之后,骨灰洒入长江。”战天行道。



陆逸鼻子一酸,老一辈的党员,身上就流淌着淳朴的特质,他们是真的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,是真正的人民公仆。



万老从一个农村小子,成为共和国的上将,几十年来,把自己的青春,汗水,甚至生命,都奉献给了祖国。



像万老这样的人,生前应该享受光荣,死后,也应该召开国家级的追悼会,并将遗体放进革命公墓,接受后人的祭拜。



然而,万老并没有。



陆逸心中崇敬。



这个时候战天行又说话了,战天行道:“刚才龙王给我说了,万司令的家属在家里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,陆逸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陪我一起去送万司令一程吧!”



“你把万老家的地址发给我,一会儿我们在万老家门口汇合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好!”战天行挂断了电话。



这边,陆逸刚挂断电话,老瞎子就问道:“小兔崽子,老万死了?”



“嗯,猝死。”



唉!



老瞎子重重叹了一口气,说:“老万是个好将军啊,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,小兔崽子,你去了之后帮我给老万敬一杯酒。”



陆逸点了点头,然后快步上楼,换上了笔挺的军装。



这一次,他要是以军人的身份,送别万老。



“老瞎子,有什么需要的话,你告诉家里的保安,或者给我打电话就行,你自己要注意身体。”陆逸出门之前,叮嘱老瞎子。



“你放心去吧,我没什么事儿。”老瞎子笑道。



陆逸这才转身出门。



他刚走,老瞎子就进了房间。



陆逸从车库取了一辆低调的奥迪,然后根据战天行发给他的地址,驾着车朝万老的住所而去。



十五分钟后,陆逸开着车驶进了一个陈旧的小区,要不是看到战天行站在小区门口,他还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。



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难民区,很难想象,这里住着一位国和国的上将。



陆逸停下车,摇下车窗,问战天行:“战神,万老住在这里面?”



“嗯。”战天行点头,对陆逸道:“陆逸,这个小区里面没有停车位,你把车子停在外面。”



陆逸把车子开到小区门口的空地上停下,下车之后便跟战天行走进了小区,陆逸边走边问:“这个小区有点年头了吧,万老可是燕京军区的一把手,还住在这里?”



像万老这种级别的将军,一般都由部队提供军区大院的房子居住,相关配套设施也非常完善。



战天行脸色严肃道:“万老的两个儿子也都是军人,多年前牺牲了,万老现在住的这个小区,还是八十年代他夫人单位所分配的房子。我以前听龙王说,上面也想万老住进军区大院,毕竟有专人照顾,安保措施也好,但被万老拒绝了,万老说他和老伴两个人,住别墅太浪费了,坚持要住在这个老小区。”



“老一辈的革命传统精神,在万老他们这一代人身上得到了具体体现,可惜啊,现在这社会,大家都往钱眼里钻,一切向钱看,向厚赚,像万老这种军人不多见了。”陆逸叹息。



“别说像万司令这种人少,就是像你这种军人也少。”战天行道。



陆逸摇头,说:“相比万老,我做的还不够。”



两人边走边聊,没一会儿,就到了万老居住的小楼栋,战天行带着陆逸上楼,敲响了门,一位白发苍苍戴着老花镜的老妇人打开了门,听战天行说明来意之后,让两人进了屋。



进门,陆逸就发现了不对。



因为屋里除了老妇人,就只有万老的遗体。



很显然,这个老妇人就是万老的夫人。



万老的遗体安卧在床上,神色安详。



陆逸和战天行立正敬军礼,然后鞠躬,行礼完毕之后,陆逸才介绍自己给老妇人,当得知面前年轻人是陆逸后,万夫人的脸上出现了笑容。



“你就是小陆啊,我常听老万年提起你,他说你是一个好军人,祖国的未来就需要像你这样的军人。”



“万老过誉了,我们祖国能有今天,离不开像万老这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前辈。对了奶奶,为什么我没看到其他人来送万老?”陆逸问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

顿时,只见万夫人脸上出现了怒容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