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车刚停下,陆逸匆匆下车。



他实在受不了了,刚才这一路上,司机大叔讲的唾沫横飞,不停的向陆逸推销他家里的产品。



“小伙子,别急着走啊,我还没给你找零呢。”司机大叔大声喊道。



“不用了。”陆逸摆手。



“小伙子,记得把我的名片收好,需要的时候给我打电话,我二十小时随时*,保管你满意。”



听到这话,陆逸差点摔倒在地。



我草你大爷。



要是知道你卖情-趣用品的还好,要是不知道的,听到你这话,还会以为老子喜欢男人呢。



陆逸干脆快步跑了起来。



“我说你这小伙子,怎么比我年轻的时候还猴急啊,不就是睡个女人嘛,至于这么激动么?”



看着陆逸奔跑的背影,司机大叔满脸鄙视。



陆逸一边跑,一边打开手机,把定位打开,然后按照路线行走,转了几个弯,走进了一条粉红色的巷子。



还没进巷子,陆逸就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

因为巷子里的人很少,两边都是一些小门店,在小门店的门口,都摆放着一些小牌子,牌子上写足浴、保健、按摩之类的粉红字。



红灯区。



陆逸心里更加沉重,到底是什么人抓的邢元青,竟然把邢元青带到了这个鬼地方,对方多半是个心理变态。



深吸一口气,陆逸迈步走了进去。



他刚进去,小店的门口就出现了不少女人,她们年纪不小了,三四十岁,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,刺鼻的劣质香水味让陆逸很不舒服。



“小帅哥,进来玩会儿嘛!”一个满身肥肉,衣不蔽体的大妈在朝陆逸招手。



陆逸一阵恶寒。



“哥哥,来妹妹这里,包你满意。”一个年过三十的圆脸女人,穿着牛仔短裙,一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。



陆逸忙低头下头,匆匆往前走。



“哎呦,还是一个害羞的小帅哥,太有意思了,来姐姐这里玩吧,我不要钱,还让你爽翻天。”一个穿着旗袍的中年妇女喊道。



陆逸日了狗的心都有了,还没找到邢元青,他就差点被这群不要脸的女人给恶心死了。



滴滴滴!



突然,卫星手机上传来了滴滴的声响。



陆逸忙扫了一眼,只见卫星手机上面显示,他已经到达了目的。



邢元青就在这里。



陆逸眼神变得锐利起来,抬头看了看,前方三米的地方,就是巷子的出口,这里有一家小店。



店门口一个人没有,大门也关着。



陆逸从走进巷子开始,就一直在观察,他发现,每一家小店都开着门,有的门口站着女人,有的店里坐着女人,唯独面前这个小店,门关着,门外也没站人。



奇怪!



陆逸轻轻朝小店门口走了过去。



他把耳朵贴在门口听了听。



“啊……轻点……痛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屋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惨叫声。



这是邢元青的声音!



陆逸提高了警惕,然后轻轻地推开门,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,扑面而来就是刺鼻的香水味。



扫了一眼,只见客厅里摆放着陈旧的沙发,还有一些衣物毛巾高跟鞋等东西,总之,非常杂乱。



客厅没人,人在里面的房子里。



“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邢元青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,更加清晰,似乎非常痛苦。



陆逸握紧了拳头。



嗖!



陆逸的身影一下子就闪现在里屋,正要动手,整个人都愣了。





只见邢元青躺在一张床上,满脸享受的模样,他的身边有两个衣着暴露的女人,一个女人在帮邢元青按腿,另一个女人则帮邢元青揉肩。



怎么回事?



难道是对方故意摆出的计策?



就在陆逸愣神的时候,邢元青却开口了,邢元青忙从床上下来了,走到陆逸面前,笑呵呵的说道:“陆少,你这么快就来了。”



陆逸沉着脸,问邢元青:“绑架你的人呢?”



“绑架我?谁绑架我?”邢元青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陆逸。



“你没被绑架?”陆逸问。



“没有啊,我好好的,谁敢绑架我?”邢元青笑道:“谁不知道我是龙虎山的弟子,在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,谁敢动我?”



草!



陆逸脸色阴沉。



“你他妈没出事,还打电话给老子来救你?你知不知道,老子以为你出事了,从千里之外赶来燕京的。”



“陆少,抱歉抱歉,我真不知道你不再燕京,我打电话让你来救我,是真的要你救我。”邢元青一边道歉,一边说。



“怎么回事?”陆逸问。



“坐下说,咱们坐下说。”邢元青拉着陆逸来到床边。



看了一眼皱巴巴的床单和旁边两个眼神火辣的中年妇女,陆逸一阵恶心,甩开邢元青的手,说道:“我在外面等你,你快点。”



说完,转身出门。



邢元青掏出钱包,给两个女人扔了几张红票子,然后快步跑了出去,等他出来的时候,陆逸已经走出了巷子。



邢元青追了上去。



“怎么回事?”陆逸问。



“陆少,我遇到了麻烦,我觉得我快死了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陆逸看了一眼,只见邢元青神色凝重,不像在说假话,便问道:“具体怎么回事,你给我说。”



邢元青扫了四周一眼,见行人不是太多,然后这才把弯下身,把裤脚卷了起来,说道:“陆少你看。”



陆逸低头一看,目露奇怪。



邢元青的小腿上长着一根红色的汗毛,少说有十厘米长,而且有小拇指粗,就跟怪物似的。



“好好地,怎么会长这么一个东西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邢元青哭着脸说:“我在火焰上给师伯采百年血参的时候,不小心掉进了火焰中,说也奇怪,我不仅没烧死,反而平安从里面走了出来。”



“你怎么走出来的?”陆逸疑惑问。



“我就是像平时走路那样走出来的啊,连师叔给我的符箓都没用,不过从里面走出来之后,我的腿上就长了这么一根奇怪的汗毛。”



邢元青苦着脸道:“我请天师和师叔都看了,他们都没看出什么,让我来找你,陆少,你也一定要救我啊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