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一号首长的脸色,陆逸心里一跳,猜测着,该不是真有什么重要任务需要自己执行吧?



不行,不管什么任务,都要拒绝。



这次去东北差点挂了,陆逸已经变得谨慎多了,何况,接下来陆逸还要解决东方世家的事情,要找到传国玉玺,事情很多。



“首长,您有何吩咐?”陆逸嬉皮笑脸的问道。



“别给我嘻嘻哈哈,我现在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任务要交给你。”一号首长满脸严肃的说道。



“对不起首长,无论什么任务,我都不能接,我真有大事要办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的是大事,我的就不是大事了?”一号首长很不爽,义正言辞道:“陆逸,你别忘了,你是军人,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。”



“我可以退伍。”陆逸笑道:“正好现在我想逍遥自在,军人的身份反而束缚我,首长,要不这样吧,您马上开除我的军籍,只要您能帮我开除军籍,我一定请您喝酒感谢您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一号首长气急,可他又拿陆逸没办法,陆逸软硬不吃,让一号首长很不爽,却又无可奈何。



“首长,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,那我先告辞了,您也早点休息。”陆逸说完,又要跑路。



“站住!”一号首长喝道。



陆逸看着一号首长,苦着脸道:“首长,有事说事,没事我就滚蛋了。”



“我找你有事,坐下说话。”一号首长不爽,瞪了陆逸一眼,才指了指沙发,示意陆逸坐下。



“首长您有事赶紧说,我站着就好。”陆逸笑呵呵的说。



他很了解一号首长,一号首长要是对某个人好言好语,那肯定是有事情要你办,如果在某人面前展现首长权威,那说明,首长要敲打人了。



现在很明显,一号首长有事想求陆逸帮忙。



见陆逸不坐,一号首长瞪眼,过了好一阵,一号首长才长长喘了一口气,又和蔼地说道:“小陆,别见外,到了我这里,就当回到了家里,咱们坐下慢慢说,慢慢说。”



陆逸有些哭笑不得,看首长现在的样子,貌似遇到的麻烦的确不小,他只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

“首长,您赶紧说吧,到底是什么事?”陆逸问。



“这个事嘛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现在正让我头疼着。”一号首长看了陆逸一眼,压低了声音,道:“清思在生我气,我想请你帮忙劝劝她,让她原谅我。”



清思生气了?



陆逸脑子一转,瞬间明白,可他却不点破,故意装糊涂,问道:首长,清思为什么要生气啊?”



一号首长看着陆逸问:“你真不知道?”



“我都差点死了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



“咳咳……说起来,这事跟你有关。”一号首长不好意思道:“清思知道你出事了,又知道是我派你去的东北,所以现在正生我气呢,我回来后,就没跟我说话。”



“不会吧,我去东北,是组织上给我的任务,我是军人,当然得执行命令,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啊?”



“谁说不是呢,这的确跟我没关系啊……”一号首长话没说完,就见陆逸脸色有些不对,忙改口道:“也不是,这事啊,还是跟我有很大的关系,要不是我做主让你去东北,你也不可能出事。”



你还知道啊!



陆逸心里鄙视,他这次去东北,之所以出现意外,主要是因为一号首长给的情报十分有限,导致他不清楚老佛爷的实力,才耗损了巨大的实力,差点死于天道之下。



“这次你出了意外,是我对不起你,主要责任在于我,所以啊,清思现在怪我,不跟我说话,也不理我,现在还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也不出来。小陆啊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,所以才把你叫过来,想请你帮我劝劝清思。”



一号首长请求陆逸帮忙。



陆逸好笑,一号首长在国家大事面前以强硬著称,每次遇到大事也是镇定自若,从没想到今天为了一件小事,竟然让他低声下气。



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,一号首长的确很爱护赵清思。



“小陆啊,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,有什么要求你随便提,只要我能做到的,你尽管开口。”



“首长,不是我不帮忙,是我不相信您啊!您言而无信。”



“我什么时候言而无信了?”一号首长眼一瞪。



“首长,我去东北之前你承诺我了,只要我能灭掉老佛爷,解除东北之患,你就同意我和清思在一起,这事您还记得吧?到现在为止,您也没说同意让我和清思在一起啊!”



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了,你们自己去处理,你现在马上去帮我劝劝清思,让她不要生我气了。”



听到这话,陆逸眉开眼笑,忙站了起来,笑道:“首长,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我马上就去劝清思。”



“等等!”一号首长叫住陆逸,说道:“虽然我不管了,但是你要记住,清思是我孙女,你若敢伤害她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

“首长,您别担心,清思以后就是我媳妇儿了,我疼爱她还来不及,怎么会舍得伤害她呢,您就放一万个心吧!”陆逸说完,跑出了书房。



大半夜的,他才懒得跟一个老头同处一室。





陆逸直接来到赵清思的卧室外面,敲响了房门,过了好一会儿,里面才传来赵清思的声音:“我睡了!”



陆逸好笑,赵清思显然还在生气。



他把右手轻轻地放在了门锁上,使出一道暗劲,房门瞬间开了,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



陆逸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,看到赵清思背对着他,趴在床上看书,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进来。



陆逸嘿嘿一笑,轻轻关上了房门,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,直接扑在了赵清思的身上,有手顺势滑进了赵清思的裙子里面……



“谁?”赵清思回头想大叫,刚开口,嘴就被人堵住了。



当熟悉的气味扑进鼻孔时,赵清思先是一愣,继而满脸惊喜,正要说话,就感觉山峰被握住了,“嘤咛”一声,瘫软在陆逸的怀里。



(ps:这几天公司很多,每天都在应酬,码字时间非常有限,但今天还是努力写了三章,更新晚了,请大家见谅,狐狸在此给大家道歉了!)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