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眸光一闪,没想到紫禁城还隐藏着秘密。



“首长,您们进去吧,我在外面守着。”陈老让到旁边,说道。



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一号首长说完,对陆逸道:“随我进去吧!”



陆逸跟着一号首长走进了拱门,然后,前面出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,这条通道全是石头砌成,弯弯曲曲。



每隔二十米,石墙上就会出现一盏古朴的桐油灯。



通道很安静,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。



“首长,我们这是去哪?”陆逸问。



“带你去见一个人,让他看看,你有没有资格去东北。”一号首长说。



“首长,您的意思是说,我还没有资格去东北?”陆逸问。



一号首长笑道:“老佛爷势力庞大,势力强横,所以我要慎重再慎重,以防万一,做万全考虑。”



陆逸的身份很复杂,他是陆无双的弟子,叶震天的孙女婿,龙王的干孙子,万一陆逸去东北出现了意外,一号首长也没法向陆无双他们交代。



而且,最麻烦的是赵清思。



一号首长有种感觉,如果陆逸去东北出现了意外,赵清思有可能一辈子都不原谅他。



综合考虑,所以他要万分谨慎。



“首长,您要带我去见什么人?”陆逸问。



“一个曾经跟老佛爷交手,而且没死的人。”一号首长说着,加快了脚步,没一会儿,走出了通道的尽头。



通道尽头,是一方朱红色的大门。



大门两边,贴着一副对联。



六梦还珠,窗外新月,夕阳心结千千,看一江春水怆然东去。八龙射雕,笑傲连城,西风白马飒飒,问六月流火谁主沉浮?



“咦,看这对联,这里的主人还是金庸大侠的铁杆粉丝啊!”陆逸刚开口,就遭到了一号首长严肃的呵斥。



“不得无礼!”



接着,一号首长走到门前,举手叩响了门,很快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冷幽幽的声音:“请进!”



咯吱!



一号首长推开了朱红大门。



大门打开,里面别有一番光景。


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院子。



院子里栽种着奇花异草,清香扑入鼻孔,令人心旷神怡。地上,是古朴的青石板,青石板上面,长着一层薄薄的青苔。



让陆逸很惊讶,他刚跟从一号首长进来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,通道是朝地下延伸而来,可是在这里,抬头竟然能看见天空。



在院子中央,有一颗巨大的银杏树,少说也有几百年了,两个人伸臂都难以合抱住。



银杏树枝繁叶茂,随风摇曳,叶子沙沙作响。



紧跟着,好闻的檀香扑面而来,陆逸闻香看去,只见银杏树下面,有一方石桌,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正在泡茶。



说也奇怪,大白天的,那个人头上戴着帽子,遮住了大半个脸,就连他泡茶的时候,手都缩在衣袖里面。



最让陆逸奇怪的是,银杏树下面还立着一把巨大的遮阳伞,将黑袍人笼罩在下方,硬是阻拦住了阳光,不让一缕阳光渗透下来。



这人很古怪!



陆逸心想。



“你好久没来了,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了?正好,这是我亲手摘的雨前茶,你来尝尝。”黑袍人一边泡茶,一边说话。



他没有朝这边看一眼。



“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。”一号首长笑着走过去,在石桌旁边凳子上坐了下来,端起一杯茶,轻轻喝了一口。



“怎么样?”黑袍人问道。



“好茶!”一号首长赞叹道:“天然香气,幽雅飘逸,入口清爽,回味无穷,比我那大红袍似乎更有味道。”



“无事不登三宝殿。说吧,来找我做什么?”黑袍人问道。



陆逸观察到,黑袍人说话的时候,还低着头。



“我今天带来了一个后辈,想让您看看。”一号首站说道。



“你应该知道,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。”黑袍人的语气很淡。



一号首长扭头看了陆逸一眼,然后才说道:“他不是陌生人,他是陆无双的弟子。”



“嗯?”



黑袍人嗯了一声,然后这才扭头,看向陆逸。



当看到黑袍人面孔的时候,纵使陆逸无比镇定,心里也掀起了滔天波浪,因为他看到黑袍人脸上竟然没有鼻子,而且脸色异常苍白,白的不像正常人。



陆逸深呼吸了一口气,躬身问好。



“前辈好!”



黑袍人看着陆逸,微微点头,道:“年纪轻轻,就如此淡定从容,不愧是陆无双的弟子,坐!”



陆逸看向一号首长。



一号首长微微点头。





陆逸这才挨着一号首长坐了下来,然后又抬头看黑袍人,此时他坐在黑袍人的对面,正好能看到黑袍人的面孔。



他观察了好一会儿,发现,黑袍人的鼻子更像是被人割掉了。



这个黑袍人到底是什么人?



陆逸好奇心大起,悄悄释放出一缕内劲,想要试探一下黑袍人的修为,他刚释放出内劲,就听到黑袍人说道: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陆无双在你这个年纪时候,都没有你这么高深的修为。”



陆逸心里大惊,没想到黑袍人竟然看出了他的修为。



“前辈,不知道晚辈该如何尊称您?”陆逸恭敬地问,他也看了出来,这个黑袍人不简单。



“林半子!”黑袍人道。



陆逸皱了皱眉。



这个名字比较古怪,要说,眼前这个黑袍人如果是成名的前辈,他应该听陆无双提起过,可奇怪的是,林半子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

“你不用感到奇怪,还记得我名字的人,不是埋进黄土之中,就是苟延残喘,快见阎王的老怪物。”黑袍人淡淡道:“我也算是苟延残喘至今。”



“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,当初要不是您力挽狂澜,燕京只怕也不会这么安定。”一号首长说到这里,对陆逸道:“陆逸,林前辈在五十多年前,曾经孤身入东北,跟老佛爷大战一场,击杀了三位先天境的高手。”



什么!



陆逸没想到,眼前这位黑袍人还有这般手段,心里震惊不已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