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脸色一变。



“怎么呢?”秋圆水月见陆逸神色异常,忙问。



“没事。”陆逸说完,拨通了一号首长的电话,电话响了好一会儿,那头却没人接听。



奇怪,首长怎么没接电话?



就在陆逸奇怪的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一个座机号码,开头的区号是燕京的号码。



陆逸赶紧接通电话。



“喂——”



“陆政委你好,我是首长的秘书。”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。



“首长找我有什么事?”陆逸开口便问。



“首长让我转达你,火速进京。”



“首长呢?”



“首长在开会,现在不方便接电话。”秘书说。



“好,我知道了,我正在江州机场,我马上就进京。”陆逸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

他电话刚挂断,老瞎子问道:“燕京那边又出问题了?”



“不知道,不过看样子,应该是有事。”陆逸对秋圆水月道:“水月,你跟老瞎子先回去,顺便告诉云姐一声,说我进京了。”



“嗯,小心一点。”秋圆水月提醒道。



陆逸点点头。



“老瞎子,在江州多呆一段日子,想喝什么酒,告诉云姐,让她给你安排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好。”老瞎子大笑,然后手伸到袖口里面,掏出一张符箓,递给陆逸,说:“这是天罡五雷咒,威力比五雷正法符箓更大,是龙虎山先辈所画,你带着防身。”



“卧槽,这么好的东西你不早点拿出来,害得老子在月牙泉底差点被那老太婆干掉了。”陆逸大骂。



“你不是还没死么。”老瞎子叮嘱道:“使用方法十分简单,只要在心里默念咒语就可以了,小兔崽子,我可叮嘱你,不到危急关头,可别把符箓浪费了,要知道,整个龙虎山就只有三张天罡五雷咒。”



“放心吧,我不会浪费的。”陆逸说完,忙将符箓揣进了兜里,他还真怕老瞎子反悔。



然后,陆逸打了一个电话出去,很快就有人给他送来了飞往燕京的机票,接着他跟秋圆水月和老瞎子告别。



目送陆逸离开,秋圆水月问道:“前辈,他有危险吗?”



老瞎子笑道:“你不用担心他。我早说了,小兔崽子命格非凡,即便遇到危险,也会化险为夷。”



“可是——”



“水月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你要相信小兔崽子,他命硬着呢。”老瞎子说完,转头看着秋圆水月道:“你师父和陆无双的关系你知道吗?”



“陆前辈应该喜欢我师父。”秋圆水月说。



“喜欢?”老瞎子面色古怪,道:“真的只是喜欢吗?”



“难道他们还有什么?”秋圆水月问。



老瞎子明白,秋圆水月并不知道自己是陆无双的女儿,既然陆无双没有告诉秋圆水月真相,他也不能说。



“水月啊,无论陆无双和你师父是什么关系,现在你既然和小兔崽子在一起,他的师父就是你的长辈,以后该怎么孝顺,就要怎么孝顺,知道吗?”



“前辈放心,水月晓得。”



“如此甚好。”老瞎子哈哈大笑,快步离开。



陆逸到达燕京,刚从机场出来,就见战天行靠在一亮军用吉普车头,朝他挥手。



陆逸快步走了过来。



“陆逸,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?”战天行指着车门笑道。



车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青年,身着迷彩服,魁梧高大。



“大雷!”陆逸先是一愣,继而惊喜。



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王大雷,当初在江州医院,陆逸救治了被王大雷的爷爷,同时也改变了王大雷的命运。



“大哥!”



王大雷虎目含泪,快步走到陆逸面前,紧紧拥抱住陆逸。



“你小子,长壮实了。”陆逸放开王大雷,问道:“怎么样,在军营在适应吧?”



“适应,适应。”王大雷脸上有着憨厚的笑容。



“陆逸,你还不知道,大雷现在可是东北军区最优秀的军人之一,刚刚接受上面的嘉奖,等他这次回去,估计就要授衔少校了。”战天行说。



“是吗?不错啊。”陆逸问战天行:“战神,你什么时候把大雷送到东北军区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

“这个你别埋怨我,是大雷不让我告诉你的。”战天行道。



王大雷忙道:“大哥你别怪战神,是我自己要求去东北的,而且爷爷也说了,大哥很忙,不能什么事都麻烦你。”



陆逸问道:“爷爷还好吗?”



“爷爷很好。”说到这里,王大雷看了战天行一眼,说道:“我要感谢组织上的安排,帮我把爷爷接到了东北。”



“等有机会了,我去看看爷爷。”



陆逸话音刚落,战天行就道:“估计你马上就有机会了。”



“什么意思?”陆逸问。



“上车说。”战天行说完,钻进了车里。



王大雷忙帮陆逸打开车门,等陆逸坐进了车里,王大雷麻利的坐在驾驶室上,熟练地发动了车子。



“去金秋园!”战天行说。



“是!”王大雷应了一声。



陆逸这才问战天行:“首长急着叫我进京,到底什么事情?”



“若是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东北的事情。”战天行道:“东北那边出了点问题,情况很严重。”



“具体什么事?”陆逸又问。



“我不知道。”战天行脸色严肃道:“这事只有最高层的首长们知道,我也是昨天听龙王随口提了一句,说东北出事了。”



陆逸没再说话。



“首长叫我进京的事情,龙王知道吗?”陆逸问。



“龙王要是不知道,我怎么会来接你?”战天行说:“龙王让我转达你,尽力而为,不要勉强。”



嗯?



陆逸心里一紧。



以前,要是国家有事,龙王一定会交代他,不惜一切代价,全力以赴完成任务,然而这次却叫他不要勉强,很显然,事情不简单。



车子刚行驶到金秋园门口,还没进去,陆逸就看到了一号首长。



只见一号首长身穿中山装,戴着金丝边眼镜,站在门口,在一号首长身后,跟着一个穿着麻衣,弓着背的老头子。



先天境!



陆逸眼睛一眯,他看了出来,一号首长身后的老瞎子是先天境高手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