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师伯,我说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啊,你这样会吓死人的。”邢元青捂着胸口,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

“在我面前别玩虚的,要是你只这么点胆子,你敢下墓?”老瞎子凑到邢元青面前,小声问道:“有没有发现?”



邢元青看了老瞎子一眼,问道:“师伯,你指的是?”



“我刚才观察了星象,按理说,大漠应该有大墓。”老瞎子说话的时候,回头看了陆逸他们一眼,见陆逸他们没注意到这边,又低声问邢元青:“你究竟有没有发现?”



“说来也奇怪,星象显示,这一片的确有大墓,可这一路上,我一直在观察,竟然没有半点发现。”



邢元青说:“而且我看过师父留下的一本手札,里面记载,大漠有一座大墓,至于具体地址,上面没有说明。”



“这么说来,大漠一定有墓,是吧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是的。”邢元青心里有些奇怪,以前只要提起盗墓,老瞎子必定会骂他,可是今天,老瞎子的表现有些反常。



老瞎子竟然对墓产生了兴趣,这让邢元青有点不可思议。



“元青,这一路上你注意点,我总觉得我们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,你多堤防,随时准备以防万一。”老瞎子叮嘱道。



“好的,师伯。”邢元青点头答应。



原地休息了两个小时,车子再度启程。



除了司机,大家都开始休息,等陆逸再睁开眼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



“到月牙泉还有多久?”陆逸问司机。



“快了,不到两个小时。”司机笑道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点点头,看向窗外,一眼望去,到处都是单调的黄色,甚至连一棵草都没有,就像永远走不出去似的。



车子一路前行,太阳越升越高,虽然不是夏天,但是温度也比江州要热,秋圆水月和小光他们也从梦乡醒来。



“还要多久到啊?”秋圆水月问。



“不到两个小时了。”陆逸说。



渐渐地,只见无边的沙海中,出现了一丛丛低矮的树木,给原本沉寂的杀害注入了生命的活力。



两个小时后,月牙泉到了。



司机停下了车。



大家下车,站在高处,看向下方。



“这就是月牙泉吗,太美了!”



“沙漠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,真是千古奇观!”



秋圆水月忍不住感慨道。



只见下方是一片绿洲,掩映在鸣沙山的怀抱,月牙泉就躺在绿洲里面,一汪清泉,如同月牙,静卧荒漠,别有一番景象。



泉边,有几颗粗矮的杨柳树,向四周铺开,还有一片不大的芦苇,绿莹莹的,在风中摇曳。



泉水清澈,如同明亮的眸子,在茫茫黄沙中,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

“好一处风水宝地。”邢元青注视着月牙泉,惊叹道:“这里是难得的大贵之地,要是作为阴地,后代必将贵为王侯。”



“咳咳!”老瞎子猛一阵咳嗽。



邢元青转头一看,只见大家都看着他,特别是徐毅和他的两个司机,眼神火热。他自知失言。



“邢兄,你说这里是大贵之地,何解?”徐毅问道。



“自古以来,上到王侯将相,下到寻常百姓家,都相信风水。风水风水,那便是藏风聚水之地,你们看,这四周都是茫茫大漠,唯独这里,有山有水,由此可见,这里是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。”邢元青侃侃而谈。



“元青!”老瞎子呵道,狠狠瞪了邢元青一眼,似乎在埋怨,这种隐秘的人怎么能轻易告诉别人。



没错,月牙泉的确是举世罕见的风水宝地,可是,要是被有心人占用,那就不是造福,而是埋下祸根,说不定还会有损阴德。



对于道家的人来说,最忌讳的就是阴德。



可是邢元青并没有理会老瞎子,继续说道:“古今往来,风水大地很多,比如双龙戏珠,凤舞九天,白鹤亮翅,金丝吊葫芦等等,不枚胜举。”



一个司机好奇的问道:“我曾经听家里的老人们讲,那些风水宝地都是龙脉,只要葬对了龙脉,必定会出大人物。”



“你说的没错,风水宝地归根结底就是龙脉。风水上讲,山有山脉,水有水脉,山水相连,必有龙脉。”



“这么说,这月牙泉就是龙脉?”徐毅语气中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。



“没错,这里不仅是龙脉,而且我可以告诉,这里还有龙穴。葬在龙头出天子,葬在龙尾出霸王,不过——”



说到这里,邢元青停了下来。



“不过什么?”徐毅迫不及待的问。



“不过这块宝地,不是一般人能用的。”邢元青道:“如果真有人在这里谋地,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他,十个有九个不仅找不到真龙穴,而且被葬者的后代还会家破人亡。”



什么!



徐毅脸色一变。



两个司机眼里也出现了惊恐。



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徐毅不解的问道。



邢元青呵呵一笑,道:“徐总,你是生意人,你应该清楚,在生意场上,高利润对应的是高风险。”



徐毅点头:“是的,利润越大,风险越高。”



“这跟风水是同样的道理。”邢元青指着月牙泉道:“面前虽然是宝地,葬对了地方,的确会出将相王侯,但是若葬不对地方,就会家破人亡。”



邢元青继续说道:“从古至今,那么多皇帝,那么多风水先生,他们曾经肯定也勘察过这里,如果真能点中真龙穴,只怕早就被人用了。”



徐毅点头赞同道:“邢兄说的没错,千百年来那么多大人物,真要是能用的风水宝地,他们早就用了,哪会轮的到我们。”



“行了元青,别扯没用的,赶紧收拾一下,先住在再说。”老瞎子催促道。



当下,众人重新上车,司机把车开到月牙泉旁边的旅店停下,然后众人在旅店住下,又大吃了一顿,这才各自回房休息。



这一路上,大家舟车劳顿,都很疲惫。



陆逸和秋圆水月一间房,他们刚进房间,小光就跑了进来,对陆逸说道:“哥哥,我感受到有东西在呼唤我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