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西林被陆逸一把从桌子下面拽了出来,他惊恐的尖叫:“别杀我……别杀我……你说了不杀我的……”



陆逸好笑:“我说的话你也信?”



“我信,我信。”李西林拼命的点头,他身材不高,又被陆逸一把提着手里,拼命的点头的样子甚是滑稽。



“信我就对了。”陆逸笑着,把李西林放在了地上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我刚跟你开玩笑的,别害怕。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守信,放心吧,我说了不杀你,就绝对不会杀你。”



陆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指了指对面的椅子:“坐!”



李西林不敢坐。



“我叫你坐你没听到吗?要不,我请你坐?”陆逸眼睛一眯,李西林吓得主动坐在了椅子上。



“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陆逸问。



李西林摇头。



“我是华夏人。”



华夏!



李西林紧张的望着陆逸,因为大东要布置雷达系统的原因,最近两个国家的关系闹得很紧张,双方人民也互相有些仇视。



这家伙该不是来杀我的吧?



李西林心里想。



“你……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李西林问。



“我不干什么,我就是觉得你这栋楼盖的不错,就上来转转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草你大爷。



上来转转就杀了老子那么多人?



李西林心里把陆逸八辈祖宗都诅咒了。



可李西林也是个聪明人,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得罪陆逸,否则的话,陆逸暴怒之下干掉了他,那就真悲催了,他只好陪着笑脸试着问道:“你觉得这里的风景如何?”



“还不错。”



陆逸说完,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,狠狠地抽了一口,才说道:“李西林,我有笔买卖想跟你合作,你有没有兴趣?”



“买卖?能赚钱吗?”



果然是个财迷,开口就问利益。



“当然。只要你真心实意跟我合作,我保证,你会赚到用之不尽的钱财,不出十年,你可以再创办一个居易集团。”



“真的?”李西林眼睛一亮。



“真的。”



李西林赶紧把椅子往前拉了一小段距离,靠近陆逸,这个时候,他甚至已经忘了陆逸刚才折磨他的手段。



陆逸看了看李西林血迹斑斑的手背,说道:“要不,你先去医院?”



“没事儿,这点疼痛我还能忍得住的,你说说,你要跟我合作什么?”李西林急着问道。



看到他的样子,陆逸心里在想,古人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不是没有道理,像李西林这种人,早晚会因为钱财而死。



陆逸本来对于合作没有这么大的信心,因为在他看来,李西林已经有了一个居易集团,手里掌握着千亿的商业航母,应该对赚钱的兴趣没有那么大了,可说出来之后,李西林竟然十分感兴趣。



陆逸一直在注意李西林的面部表情,当他说要合作的时候,李西林的脸上先是诧异,接着是慎重,当他说合作能赚大钱的时候,李西林的眼里一片火热,恨不得立刻让陆逸说具体的合作方式。



这是一个真正的财迷。



陆逸笑道:“如果我没记得没错的话,居易集团在我们国家开设了很多分公司,其中以超市为主,地产为辅,是吧?”



“是。”



“我只要一句话,你公司在华夏任何业务都会停止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李西林脸色一变,急道:“我……我没得罪你吧,我都答应跟你合作了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”



“我也就是说说。我的意思是,在合作的过程中,只要我发现你有异心,那么,我会随时解除我们的合作关系,到时候,你公司在华夏的任何业务都将开展不了,因为只要我一句话,官方就会全面封杀你,你在合作伙伴也会抛弃你,华夏人民的唾沫都会将你淹死。”



陆逸笑眯眯的说:“所以,你要想好,要么不跟我合作,一点合作,你就只能听我的。”



李西林一点犹豫都没有,说:“只要能让我赚钱,听谁的无所谓。”



真是一个没原则的人,难怪骨头这么软。



“很好,只要你听话,我会给你赚不尽的钱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不知道合作具体……”李西林很关心合作的内容。



“很简单,你把卖给大东官方的高尔夫球场收回来,然后在那里盖一栋楼,至于是写字楼,还是商品住宅,回头我们再商量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行不行……”李西林话说到一半,立刻停住了,因为他看到陆逸脸上出现了凶光。



缓了一口气,李西林才说:“我已经把那块地卖给了大东官方,现在我收回来,他们会弄死我的。”



“难道你就没有想过,你不收回来,我也会弄死你?”陆逸说着,手指间出现了一根金针。



李西林吓得一抖,“扑通”跪在了地上,道:“求你别杀我,别杀我……”



“行了,老子又没说要杀你。”陆逸很无语,这个家伙不仅骨头软,还怕死,那怪金秀拉愿意跟他合作,因为这个家伙太怕死了。



越是怕死的人越容易控制。



“你们协议签了没有?”陆逸问。



“签了。”



“是不是金秀拉跟你签的?”陆逸再问。



“是。”



“你不敢收回那块地,是不是因为金秀拉的原因?”



“她是元首,胳膊拗不过大腿,我要是不听她的话,我就派警卫抓了我……”



“如果她不是元首呢?”陆逸突然说。



啊!



李西林不可思议的看着陆逸。



“如果她不是元首了,你还怕不怕她?”陆逸问。



“不可能。她还可以当一任元首,就算中间出现了变故,只要她人不死,不进监狱,她永远就是实权人物……”



李西林话说到一半,就看到陆逸的嘴角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,李西林心里一惊,缠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该不会?”



陆逸嘴角一翘:“有问题吗?”



“没,没有。”李西林咽着口水,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,他严重怀疑坐在他面前的陆逸是个疯子。



竟然想杀元首,他疯了吗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