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寒风。



看到来电显示,陆逸脸色就变了。



“怎么呢?”看陆逸脸色不对劲,叶天心问。



“估计出事了。”陆逸很了解李寒风,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,李寒风不会给他打电话,而且他知道,李寒风奉陆无双之命,正盯着秦纵横。



“那赶紧接吧。”叶天心说。



陆逸点点头,按下了接听键,说道:“寒风,什么事?”



“秦纵横跑了。”李寒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过来。



跑了?



陆逸一愣,问:“他跑到哪去了?”



“不知道。我进病房的时候,秦纵横已经把秦若白杀了,然后他就带着龙一跑了。”李寒风说。



“你说什么,秦纵横杀了秦若白?”陆逸急问。



“是的,秦若白已经死了,就在燕京军区总院,少主,你快来看看吧。”李寒风说。



“好,我马上到。”陆逸收起电话,快速下了床,站在窗边,摸出一根烟,含在嘴里,正要点燃,突然想到这是叶天心的卧室,又把香烟拿了下来。



“秦若白被杀了?怎么回事?”叶天心裹着浴巾,下了床,走到陆逸身后问道。



“还不知道。”陆逸眼里闪烁着冷光,他心里有些沉重,早知现在,当初在比赛场上就应该干掉秦纵横。



陆逸转过身,看着叶天心道:“天心,对不起。”



“我没事。”



“本来——”陆逸是想说,本来是准备今晚和叶天心共度春宵,可是没想到被李寒风一个电话给耽误了。



“我没事,你赶紧去看看,看到底出了什么事。”叶天心说。



“那我去了,你要困了的话,就早点休息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用担心我。”叶天心乖巧的帮陆逸拿来外套,给陆逸披上,临走的时候,柔情的对陆逸说:“小心一点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从别墅出来之后,快速来到了燕京军区总院,车子刚在停车场停下,一袭白衣的李寒风就出现在车旁。



陆逸下了车,看到李寒风一眼,只见李寒风右手垂着,软绵绵的,当下问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

李寒风道:“一点小伤,不碍事。我也没想到,秦纵横的身手竟然那么强,要不是我反映够快,只怕这条小命就没了。”



“你的剑呢?”陆逸又问。



“扔了。”李寒风苦笑道:“秦纵横太猛了,为了逃命,我只好把剑扔了。”



“做得对,只要人没事,一把剑无关紧要,等回头有机会了,我寻一把利器送给你。”陆逸说完,径直朝病房走去。



李寒风紧紧跟在他的身后。



病房里发生的事情,其他人还不知道,李寒风封锁了消息,也就是说陆逸进去的时候,病房还保持着原样。



陆逸走进病房,扫了一眼,只见整个房间里,只有秦若白一人,秦若白躺在地上,嘴角还在流血。



陆逸走到秦若白面前,蹲下身子,用手试探了一下秦若白的呼吸,果然,呼吸已经停止了。



他又给秦若白做了一个尸检,很快,就发现了秦若白的死因,长叹一声,陆逸站起身,说道:“我故意打残秦纵横,就是特意让他把秦若白引出来,没想到,秦若白没能干掉秦纵横,反而被秦纵横干掉了。”



只是让陆逸疑惑的是,秦纵横到底有什么手段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身体痊愈不说,还能干掉秦若白。



“寒风,你和秦纵横交过手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陆逸问。



“没有什么……”李寒风话说到一半,突然道:“少主,秦纵横跟我交手的时候,他的掌心出现了一枚青色的小剑,浑身都有很强的剑气。”



“青色小剑?”陆逸呼吸急促道:“你确定是青色小剑?”



“确定。”李寒风回答说:“我当时看得很清楚,秦纵横的掌心有一枚青色小剑,跟那晚紫禁城之战,穆天尊所用的剑气一模一样。”



青莲剑气!



陆逸震惊。



秦纵横怎么会青莲剑气,穆天尊的传人不是秦若白吗?



陡然,陆逸想到了一种可能,难道……



不可能。



秦纵横如果是穆天尊真正的传人,穆天尊为什么又会把青莲剑气传给秦若白,这太扯淡了。



除非——



陆逸想到了一种可能,如果秦若白和秦纵横都是穆天尊的徒弟,那穆天尊培养他们的方式就是二里挑一。



这是过去锦衣卫训练选拔人才的方法。



也就是一个师父带两个弟子,传授两个弟子一模一样的招式,到了一定的阶段,让两个弟子生死搏斗,最后胜利的那个即为合格者。



如果真是这样,穆天尊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这么做?



莫非穆天尊这么做还有其他的用意?



陆逸脑子里有些乱。



“寒风,走,去找我师父。”陆逸说完,就要走。



“少主,秦若白怎么办?”李寒风指了指地上死去的秦若白。



陆逸回头看了秦若白一眼,说道:“我来处理吧。”说完,掏出手机给叶天心打了一个电话,交代叶天心安排人厚葬秦若白,陆逸这才和李寒风匆匆去找陆无双。



半个小时后,陆逸来到了陆无双住处。



陆逸径直推开了大门。



他刚和李寒风进去,就见陆无双和龙王两个人坐在院子里,他们面前,放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茶。



“小逸来了啊,赶紧的,喝一口姜茶,暖暖身子。”龙王笑道。



“师父——”陆逸有些心虚的看了陆无双一眼。



“坐吧。”陆无双淡淡道。



陆逸这才放下心,在陆无双对面坐了下来,李寒风则快速给陆逸倒了一杯茶,然后立在陆逸身后,就像个保镖似的。



;“师父,对不起。”陆逸道歉。



“用不着给我道歉,我以前就告诉过你,对待敌人,无论什么时候,斩草除根,这下好了吧,砧板上的鱼竟然让它跑了。”陆无双有些生气。



“无双,别生气了,小逸之所以不杀了秦纵横,不是想把秦若白引出来之后,一起干掉吗,谁知道会出现在这样的变故,这也不怪小逸。”龙王打着圆场。



陆无双叹了一口气,自语道:“秦家怎么就灭不尽呢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