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看着秦纵横,脸色平静。



秦纵横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,然后,他长长吐了一口气,让自己体内沸腾的血液逐渐平静下来。



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。



他想杀陆逸。



一直都想杀陆逸。



曾经,他无数次的想杀陆逸,而且用了很多方法,可是都没有凑效,他最大的一次机会,就是紫禁城那次。



紫禁城那晚,秦天和秦若白联手,想杀掉陆逸,秦纵横也想杀陆逸,可在关键时刻,他退缩了。



因为他没有把握。



秦纵横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做事一般都是小心翼翼,等到有十足把握之后,他才会出手。



等了这么久,今天是个好机会。



因为陆逸跟龙九打了一场,消耗了不少力气,而且先前陆逸给龙九治病,还耗费了不少的内劲,身上有内伤。



趁你病,要你命。



就是这个道理。



秦纵横想趁着这个机会,干掉陆逸。因为他很清楚,今天一旦错过,他此生再也不会有机会杀陆逸。



因为这是在比赛场上。



一旦出了基地,他要再杀陆逸,不仅陆逸身子会恢复到巅峰状态,就连陆无双也会出手帮忙。



要是跟陆逸一个人单打独斗,秦纵横自认为还有希望,可是如果面前陆无双,秦纵横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。



所以,今天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他必须杀陆逸。



秦纵横心里很激动,但是他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,要淡定,千万不能激动,要平心静气,好让自己把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

看着秦纵横的脸上因为兴奋而出现的潮红逐渐消失,陆逸暗暗点头,这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。



“我知道你受伤了,你还能打吗?如果不能打的话,我们可以到此为止。”调整好状态后的秦纵横假惺惺的说道。



“行了,别虚情假意了,如果你真不想跟我打,你就不会上台,既然你现在已经上台,就说明你肯定想跟我打。”陆逸看着秦纵横笑道:“要不这样吧,你直接认输,怎么样?”



“你开玩笑了,我秦纵横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输这个字。”秦纵横傲然道。



“好巧,我的人生里也没有输这个字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秦纵横打量了陆逸一眼,看见陆逸脸色苍白的可怕,突然心一狠,笑道:“陆兄,敢不敢跟我玩大的?”



“你想怎么玩?”陆逸眯着眼睛问道



“我们不赌输赢,只赌命。”秦纵横的话,就像是一块巨石砸进了平静的湖面,掀起了巨大的波纹。



所有人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。



什么,赌命?



秦纵横想干什么?



“老子就说了,秦纵横那小子没安好心,他趁着陆逸身上有伤的时候,发起这样的挑战,摆明的就是想杀陆逸。”



“秦纵横真是个小人。”



“不仅是小人,还是个伪君子。”



“妈的,要不是陆逸身上有伤,秦纵横哪会这么嚣张?”



“就是,秦纵横臭不要脸。”



“这样的人竟然是军人,真是丢我们军人的脸。”



“以前怎么没发现秦纵横这么阴险?”



“他奶奶滴,都怪我实力不够,我要是能挡得住秦纵横,我非要上去揍他一顿不可,太不要脸了。”



“龙魂小队和第九小队都隶属于龙王不死营,两人同属一个阵营,又都是军人,秦纵横想赌命,太过了。”



“是啊,这样做不太好。”



“我估计裁判不会答应。”



“裁判要是答应,我非揍裁判不可。”



“看吧,看看裁判怎么说。”



所有人都看着评委席。



评委席上,众位将军面面相觑,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办。



“特种兵比武大赛是我军举办的一场非常有意义的比赛,重在参与,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,赌命这个绝对不能允许。”



“说得对,他们两个人都是共和国不可多得的人才,这样的人死在比赛场上太可惜了。”



“可要是不答应的话,只怕秦纵横不会同意。”



“怎么,还要照顾他一个人的感受?”



“那倒不是,因为一旦打起来,就不受我们的控制了。”



“还真是个麻烦。”



“总不能真答应让他们两个人赌命啊,要真这样,说不定以后的比赛都会出现在这样的情况。”



“那怎么办啊?”



评委们一时间也拿不准注意。



“天行,你说说看,怎么办?”有评委问战天行,顿时,大家都看向了战天行。



“对,天行你说说,你是龙王不死营的政委,擂台上的两个人都是你的下属,你说了算。”



“是啊,我们也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至于怎么做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

“天行你赶紧拿个主意吧。”



瞬间,评委们都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战天行。



战天行心里骂这几个家伙狡猾奸诈,都怕承担责任,所以干脆就把这个难题扔给他,战天行也为难了,他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

“虽然我是不死营的政委,也是他们的领导,但是这种事情,还是要大家斟酌,毕竟,这是比赛场地,而不是生死较量的舞台,大家都集思广益,我听你们的。何况,这是我第一次当大赛的评委,什么都不懂,我还要向你们多多学习。”战天行笑道。



听到这话,其他几个评委气得不轻,本来,他们以为可以把麻烦踢给战天行,谁知道,战天行也够聪明,把这个麻烦又踢了回来。



几个评委你看我,我看你,大眼瞪小眼,一时都没主意。



战天行知道不能拖下去,因为擂台上的两个人就要交手了,只好提议道:“既然大家都觉得棘手,我看要不这样,咱们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上面,看上面怎么说。”



无奈,评委只好打电话给上面,一名中将把这里的事情如实汇报给了上面,上面的回复只有简单的一句话:不准出人命,其他随意。



战天行这才对陆逸和秦纵横说:“上面有命令,这是比赛,所以不能死人,其他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”



不能死人?



陆逸皱了皱眉,他有些郁闷,他正准备答应秦纵横赌命的要求。



秦纵横同样也不爽,因为他想趁着这个机会杀掉陆逸。



陆逸和秦纵横几乎同时抬头,两人视线相撞,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,然后都笑了。



看到他们的表情,战天行心里叹息,完了,这两个疯子要违抗上面命令,开始赌命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